學會被自己的弱點不斷打臉,學會在不斷失敗,摔落,沒辦法完成的過程中,重新認識 「 前進的定義 」。

時間是下午兩點鐘,我聽見人體跌坐在軟墊上的碰撞聲。一身輕裝,長褲短袖,赤腳,手提岩鞋、粉袋與白貼,付了門票後,我一步步朝彩色石頭牆面走去。


圖片來源

抱石,一個 20 世紀初方才興起的運動,一開始還是為提供室外攀岩者一個室內的訓練場所,逐漸在 1998 年後擁有自己的國際賽事。不同於攀岩,抱石是指攀登者在無繩索的狀態下,攀登不超過 5 米高的岩牆。攀岩,無論室內,上攀岩場,亦或室外攀岩,則是有輔具的狀況下,攀登超過 5 米的岩牆。相對於攀岩,抱石所需的裝備較少,高度低,也相對親民,一個人,有簡單的運動服裝,就可以前往附近抱石場進行抱石,岩鞋都可租借,岩場也有專業抱石教練,協助初學者安全體驗。

臺灣近年抱石風氣越盛,除了它親民的特質外,有人說向上攀爬是人類最基礎的本能,而抱石正是一項能透過自身力量向上攀爬,獲取成就感的運動。如何抱石?說起來簡單,其實就是在滿滿人工石頭的牆面上,找出貼有相同膠布顏色的石頭,透過穩定而平衡的動作,向上攀爬,以雙手觸碰最頂端石頭以示完成路線。而我接觸抱石至今,不過四個月,卻也慢慢能體會抱石這項運動,與其他運動不同而迷人之處。


圖片來源

一開始抱石時,會有所謂的「 興奮期」,石頭來了就一股腦地抱上去,總覺得用拼的,也能拼到最上方,好比血脈噴張的青年,終於有宣洩力氣的地方,熱血沸騰的,用盡全力的,拚命向上。然而抱一陣子後,便會遇上所謂的瓶頸,我稱它為「打臉期 」,每個人因性格不同,弱點不同,被打臉的地方也不盡相同。有些人太急躁,容易失去平衡,沒站穩就急著跨出下一步。有些人則是肌力不足,站得穩,卻沒力向上。

在打臉期,我常覺得抱石練得不只是身體素質,更是心理素質,抑或說,是身體與心理合一的素質鍛鍊。這個時候,抱石著實成為一項鼻青臉腫的運動,不只是實質身體與牆面及石頭間的摩擦,更是被其他高手,以同一條路線,完美的姿勢,在你面前爬完的自尊心打臉。


圖片來源

也是學會被自己的弱點不斷打臉,學會在不斷失敗,摔落,沒辦法完成的過程中,重新認識 「 前進的定義 」。在抱石中,前進不是不斷往前,而是學會在每一次墜落中,誠實面對自己,有時候是身體協調性出了問題,有時候則是心理自信心作祟,唯有了解並誠實面對自己的身體與心理,才能在每一次的摔落後,獲得成長與前進的動力。

最後,抱石最令人著迷,甚至上癮的地方,就是在失敗了數十次,終於完成的成就感。抱石讓每一個人相信,墜落,也是前進的動力,只要相信,總會有路可走,不一定要和別人一樣,畢竟每個人的強項與弱點都不同。然而只要願意嘗試,願意練習,願意面對摔落:

Trust Me, there will always a way out. 相信自己,用我的方法,抱出屬於自己的一條路,就是抱石帶給我最大的喜悅與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