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誠實,為什麼他要說謊?其實要圓一個謊,對孩子而言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在責備以前,先理解他的理由吧。

恭喜你,孩子說謊了!

在你睜大眼睛看著標題時,請先別急,讓我用幾分鐘解釋一下為什麼要恭喜你。

說謊,其實比你想像得複雜又困難。一個人能夠說謊,還能夠說出一個好的謊言,就大腦來說,絕對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首先,他必須具備兩個重要的核心能力:

1. 心智理解力。能夠了解並推論他人的心理狀態,並進一步預測或解釋對方的行為。

2. 自我控制力。能好好控制自己的身體語言、情緒、面部表情... ...等等的能力。

這兩個能力都跟社會適應的品質有關係,所以換句話說,一個越能夠說出複雜謊言的孩子,他所需要具備的心智理解力以及自我控制力的能力越好。


圖片|來源

為什麼他們全家人都胖?

有關於自制力的重要,我想起了一個經驗。

有一次我和孩子一起搭電梯,遇到鄰居全家人。由於鄰居全家人都是比較福泰的身材, 因此當時才小學一年級的孩子, 當著大家的面不解地問我:「爸爸,為什麼他們全家人都那麼胖? 」

當時聽到孩子的問話,整座電梯瞬間陷入完全的寂靜,我當下恨不得馬上就衝出電梯,好在鄰居爸爸很豁達且友善的自嘲了一番,替當下困窘的我們解圍。事後我試著和孩子解釋一個人胖的可能原因,以及我們盡量會避免在他人面前形容有關個人身材有關的特質(這又是另一種層次的說謊訓練)。

沒過多久,我和孩子又在電梯中遇到同一家鄰居,這次小朋友可是記取了先前的教訓,電梯升降之中保持著沉默,等到了樓層,鄰居全家人跨出電梯,門正準備關起的那一剎那,兒子拉拉我的衣角說:「爸,我這次很乖吧,我都沒有在他們面前說他們胖耶。」

現在你可以知道,如果自我控制力不好,很多事情就會功虧一簣。

因此,心智理解力和自我控制力,是說謊的兩大基礎能力。這也是為什麼罹患自閉症跟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的孩子,通常在說謊上會有困難或品質不佳的原因,因為自閉症孩子的心智理解力比較弱勢;而注意力不足過動的孩子,在自我控制力上常常存在困難。

再來,具備以上二種能力,只代表你能進入說謊擂台的資格賽,但不代表你就能夠說出一個好品質的謊言。因為要說出好品質的謊言,還必須透過大腦其他區域相互合作,執行說謊的任務。

其中,在大腦皮質裡,還有一個重要的部位對說謊貢獻卓越,就在大腦前額葉這個區塊。人類大腦的前額葉,就位在額頭後方的區域,這一塊組織對人類來說, 是非常重要的區域, 就因為這一層薄薄不起眼的組織,讓人類跟地球上的其他物種,走上截然不同的命運。

一個「好品質」的謊言

大腦前額葉主要負責語言、溝通、計畫與訊息彼此之間的協調等等。簡單來說,大腦前額葉就像是一家公司的執行長,負責訂定營運方針、管理各部門的運作、執行營運計畫、組織相關的資源, 是一個相當重要的角色。一家公司營運得好不好,很大程度決定於執行長的經營能力,而大腦前額葉就是我們每個人的執行長。

那執行長的能力好壞, 又跟說謊的品質有什麼關係呢? 在我解釋之前,先請爸媽做一個簡單的實驗:

實驗 1

現在請用一分鐘的時間,說出一個完整的故事,這個故事內容要包含:「車子」、「行政院」、「機票」、「圓規」。這四個東西在故事中都必須是重要且彼此有關的角色,不能只是憑空出現。故事必須有頭有尾且合理。請開始。

實驗 2

現在請用一分鐘的時間,回想並且說明從昨天晚上到現在,生活中發生的任何一件事情。

爸媽可以試著自己說說看,並且比較一下,哪一個實驗對你來說比較輕鬆? 哪一個比較困難呢?

大部分的人應該會覺得第二個實驗比較簡單,而且簡單很多(如果你的狀況是相反過來,第二個實驗反而對你比較難,這可能暗示你的創造力比起你的記憶力厲害非常非常多,或者是你的記憶力... ...),當你在進行第一個任務時,是不是覺得要很聚精會神,東拼西湊的把腦海中的訊息,用有意義的方式組織起來,有一種絞盡腦汁的感覺,真是費神。

現在請你記得剛剛兩個實驗中的差異,並且容我和各位爸媽說明。

簡單來說重點就是,一個人要編造出一個不存在的故事,所要耗費的「 認知資源」 , 比起說實話要多。編造的故事越合理, 耗費的資源就越多。

「認知資源」,指的就是你主動投入並且專注處理一個特定任務時,所需要用到的大腦功能,好比注意力、組織能力、記憶力、整合能力... ...等等不勝枚舉。而這些資源一旦被拿來應付不熟悉的新任務時,就很難同時好好處理其他任務。

編造一個合情合理且能被接受的假事件,要花費很多認知資源,因為你必須要把事件的前因後果、事情發生的一致性進行非常嚴謹的組織,而且還要做到就算從被欺騙對象的角度來看也要合情合理才行。所以對於一個說謊的人來說,他其實要花很多的認知資源跟時間,來建構以及組織這個謊言,讓整件事情符合現實中的條件,並減少令人起疑的部分。同時,認知資源除了拿去編造故事跟處理細節以外,還有一部分要監控自己說謊時的狀態,包含語氣、表情、姿勢等等,這些配合一致,才有辦法增加謊言的可信度。

所以,要說一個頂級的好謊言,可不是這麼簡單的!

大腦功能必須要彼此協調,才能說出一個好品質的謊言佳作。很多父母也會慢慢發現,孩子的謊言從一開始的單純、簡單且完全沒有技巧可言,一直到後來複雜、有條理且合情合理的境界。因為謊言的品質,是由大腦功能來決定的。而一個人的謊言,如果幾乎天衣無縫令人找不出破綻,往往也可能代表說謊者的認知功能相當強大。


圖片|來源

成長,就是說謊的開始!

在前文,我們有了兩個重大發現:

1. 原來說謊或欺瞞的能力,是建立在能夠正確理解他人信念跟我們不一樣的基礎上。

2. 這是一種涉及高級認知功能的行為,而這項能力也跟同理心的品質有關。

有時,同理跟說謊是同時出現的,我稱之為「體貼的說謊」。

體貼跟說謊,有時是同一件事情,為了同一個對象,為了展現體貼而選擇說謊,因為說謊能夠避免造成傷害或對方的感覺。要能夠說出體貼的謊言,某種程度上孩子是需要同理能力的。什麼是同理的能力呢? 就是孩子能夠站在對方的立場去思考他的需求、感受、觀點,然後做出符合對方狀態的回應。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在吃飯時有一道菜相當好吃,這時你忍不住嘖嘖稱讚,而當你夾給孩子吃時,他跟你說:「不用了,我吃飽了,你多吃一點吧。」這時候你覺得孩子是因為吃飽了,還是因為他想要把機會讓給你吃呢?

同樣是說謊,孩子的這種體貼謊言,是不是也要納入處理範圍呢?

因此,當我們再回過頭思考說謊這件事時,或許該問的並不是如何要求不說謊,因為那是人類為了生存而發展的能力,我們更該追問的是,人為什麼要說謊? 人在什麼情況底下會說謊? 這個問題,將會引導我們在面對孩子的說謊時,更貼近孩子的狀態。

孩子為什麼要說謊?

事實上,在生活環境中,孩子常常有練習說謊的機會。

比如玩捉迷藏就是一種說謊或欺瞞的遊戲形式。可別小看這個簡單的遊戲,一個孩子要能夠把捉迷藏玩得好,就要具備前一節所說「錯誤信念」的能力。

因為在躲起來的過程中,孩子必須要找到一個不會被發現的地點,這個過程要具備:「我知道一些他人不知道的訊息,而我同時也知道他人會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訊息」的心智理解力。也就是我知道你知道得跟我不一樣,這樣躲起來才有意義。要是我知道你知道我躲在這,這就不叫做捉迷藏了,頂多就是「假裝捉迷藏之沒在捉迷藏的亂跑亂叫遊戲」而已。

孩子在幼兒園從活動、說話、應對, 以及觀察中開始發展心智理解力, 隨著入學年紀到來, 這群天生的小小心智理解者進入小學階段。然而,也就在孩子進入小學後,說謊的形式跟內容,開始會跟遊戲中的欺瞞不一樣,這時他們說的謊會開始跟生活環境有關。

所以, 通常只要遇到入學後孩子說謊的狀況, 我就會問生氣中的大人,你知道孩子為什麼說謊嗎? 通常大人給出的答案比較有限,多半是不知道。我會接著詢問,孩子在什麼時候說謊? 說謊的對象是誰? 說謊的內容是什麼? 他的意圖是什麼呢?

如果往這些面向細細去看,你會發現說謊是個非常複雜,以及許多原因的綜合結果。而這往往又跟孩子所處的環境、他的動機,以及他的企圖有關。

孩子一說謊,大人就生氣?

不過,即便我們可以理解說謊牽涉到許多複雜原因,但是很多家長一旦發現孩子說謊時,仍然會氣到火冒三丈、七竅生煙,因為我們會有一種錯覺:過去天真無邪的孩子,開始出現了﹁說謊﹂這種邪惡不當的行為。這樣的孩子長大之後,可能就會帶著一個人格的「污點」生活著。

光想到這,就足以讓大人憂心忡忡,而在憂心的背後,是因為大人傾向把說謊看作是孩子人格的一部分。

這種想像一旦開始就會帶著憂慮出現,反而孩子的其他行為,像是熬夜、不運動、滑手機、默不吭聲、沒有個人意見,都不見得是我們會馬上擔心或生氣的,這是一個有趣的現象。或許背後的原因,就是擔心說謊會成為孩子的人格之一。

同時,另一個會讓大人生氣的原因,是因為一種隱約的不適感,來自於說謊往往會損害另一方在彼此關係中的信任感。當有人說謊時,通常意味另一個人的信念或認知,被說謊者刻意錯誤的引導,這將直接挑戰我們對人際關係的基本假設:人與人的關係,是建立在信任上的。

建立在信任上的關係,才表示我們彼此在對方眼中是有價值的、被看重的,所以說謊讓我們感到自己在關係中的價值被貶抑、被破壞了,這種感受會危害到一個人在關係中的安全感。而這種貶抑跟威脅的不舒服感受、這種安全感的破壞,在親子關係中更是明顯而直接,畢竟我們都希望在關係中是坦誠而無私的。然而矛盾的是,說謊既然是人性,孩子終究會說謊的,尤其是青春期的孩子,面對父母立場跟自己的需求對立衝突時,很容易用謊言作為屏障,一方面保護自己的隱私,一方面避免和家人的進一步衝突。

因此,當你發現孩子說謊時,其實你有兩層情緒:

1.  一個是對孩子的擔心。

2. 一個是你感到自己在關係中的價值被傷害了。同時你也會逐漸發現,自己被孩子用說謊的方式拒在門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