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韓社會,無人不知《82 年生的金智英》。當爆出勝利事件時,此書再次成為大家的討論焦點。早前韓國男演員孔劉更確認將會出演電影版。讓我們來回憶這本書說的是什麼樣的「韓女日常」。

在南韓社會,無人不曉這本名為《82 年生的金智英》的小說。《82 年生的金智英》甫推出後即創下50萬本的銷售量,成為去年最暢銷的書籍之一。媒體爆出勝利事件後,這本小說再一次成為大家的討論焦點。早前男神孔劉更確認將會出演電影版《82 年生的金智英》,大家不容錯過這本小說。(同場加映:【性別觀察】BIGBANG 勝利事件:「老司機群組」與被縱容的強暴文化

當世上讀書的人愈來愈少,為何這本薄薄的小說可以大賣,並且成為大眾討論話題的焦點?


圖片|來源

單從小說的封套來看,不少人都會以為《82 年生的金智英》是一本溫馨的小說。然而,這本小說卻是藉著女主角金智英的故事,訴說出南韓種種性別不平等的普遍現象。

作者趙南柱之所以選擇以「金智英」作為女主角的名字,皆因「金智英」是8、90年代南韓最普遍的女生名字,就如香港的「嘉欣」一樣。作者藉著如此普通的名字,想要說出這個時代幾乎所有南韓女生都經歷過女主角的命運。

活在重男輕女的家

南韓是出了名的父權國家,重男輕女、公開的性別歧視、甚或性侵都是公開的秘密。金智英與不少女生一樣,生在一個重男輕女的家庭,母親一連生下兩個女嬰,讓長輩以及丈夫極度失望。其後她的母親再度懷孕,經照聲波一照,發現又是懷上女嬰。就是因為不是一位男孩,這個嬰兒就被他們放棄了。

她的母親在墮胎後非常自責(不是因為墜胎,而是因為懷不上男孩子而自責),亦常常發惡夢,但為了生活,她仍咬緊牙關生活下去。幾年之後,她終於懷上了男嬰。這個遲來的男丁想當然就成為了家中的寶貝。金智英與姊姊不單自小就要對他百般遷就,而且更要肩負起不少家務責任。相反,弟弟與父親回到家後只需安心休息,奶奶更是下令不讓弟弟做家事。

被性騷擾都是因為自己不夠檢點

國中時期,金智英補完習坐車回家,結果遭到一位自稱跟她報讀同一班補習班的男同學騷擾及跟蹤。她非常害怕,在公車上緊急借了一位小姐的手機,傳訊給爸爸叫他來公車站接她,到站之後智英沒看見爸爸,那位男同學卻跟著一起下了車。幸好,同車那位小姐突然出現,卻拯救了智英。當時那位男生罵了一聲:「兩個臭婊子!」之後跑走。經歷了如此可怕的事,不單得不到父親的慰問,甚至被父親訓斥:「為什麼要去那麼遠的地方補習、為什麼要跟陌生人說話、為什麼裙子那麼短!」

「女生不用太優秀,賢淑即可。」

金智英不單在家裡承受重男輕女的不公,學校裡的校規亦明顯對女生比較嚴謹,對男生則為寬鬆。校方本應對所有學生一視同仁,視每個學生都是來學習的個體,而不是以「性別」作為單位,藉以衡量他們的行為。可是事實卻是無論學校抑或是企業,都認為女生不應太優秀,行為舉止恰當得體,像個賢淑的女生即可。

女孩子太聰明,公司也會覺得有壓力,像現在也是,妳看,妳知道自己給人多大壓力嗎?

而這種既有觀念同時亦反映在就業市場上。金智英大學畢業那年,也就是二○○五年,在一個求職資訊網站上針對韓國百大企業進行了問卷調查,結果顯示女性錄取率只有百分之二十九點六;然而,光是這樣的數值在當時就已經表示女性的社會地位提升。同年,該網站又針對韓國五十大企業的人資部門主管進行了問卷調查,題目是「如果面試者的資質相同,請問會選擇男性面試者還是女性面試者?」結果選擇男性的回答占百分之四十四,選擇女性的回答則是零。

她本人亦因為是位女生,就算工作積極投入,工作表現比同一時候進入職場的男生優秀,但當上司挑選核心成員時,亦直接將她排除在外。他們認為女生到差不多30歲時,就會因為結婚生子而離開公司,當初投放的培訓成本亦會因此而毀於一旦。

不少人都會認為這是個不爭的事實,然而現代女生不一定結婚生子吧。再者,夫妻雙方理應共同照顧家庭及小孩,不應理所當然就把女性放置在照顧者的角色上。另外,不少女性都可以好好地兼顧家庭與事業(當然亦衍生出現代女性要肩負上雙重身份的社會問題)。因此,在女性投身職場便認為「她們定必會離開,功績就最後一定不如男性」的想法,其實就是對女性的歧視。

妻子與母親的責任

即使在結了婚之後,她的人生亦不好過:婆家對於「好媳婦」的期待,把她壓得喘不過氣來,不單要幫忙張羅大小事,還要應付親戚對於生子規劃的提問。生了小孩後,好不容易終於抽出時間來,帶著小孩外出喝一杯 45 元的咖啡,亦被旁邊的男性上班族嘲笑是位「媽蟲」(意指拿著老公賺的錢悠閒度日,連蟲都不如的女性)。(延伸閱讀:家庭主婦心聲:家是工作場所,不是放鬆的地方


圖片|來源

不少南韓女子對《82 年生的金智英》都有深刻的共鳴感,然而這本書同時引來極多反對者。

韓國 K-POP 女子組合「Red Velvet」人氣成員Irene在節目透露自己在讀《82 年生的金智英》之後,即引來不少男性粉絲不滿。有些男生在她的個人社交網絡平台上,留下中傷她的惡意評語,另外更有男生在網上上載焚燒疑似 Irene 的照片。

其實如果事實不如書中所描述的糟糕,又何必如此反感與恐懼?以恫嚇來使人噤聲,其實就是獨裁者在做的事,即使最後真的成功,亦不會得到別人的尊重與敬佩。因此,與其繼續用這種手法維持表面的和平,不如做好自己,然後以理服人吧。(延伸閱讀:《82 年生的金智英》:韓國去年最暢銷的架空小說,也是我們的真實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