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在談如何實踐夢想,但跨出第一步實踐後,我們該如何持續在他人的酸言酸語下,持續保有「希望」?

開始實踐夢想以前,我在學習面對恐懼;開始實踐夢想以後,我在學習面對盼望。

你有過為了夢想奮不顧身的經驗嗎?大多時候,年輕的我們會看好多熱血電影、小說、漫畫,因為這些故事總是不斷激勵我們要勇於跨出舒適圈,去實踐我們心中的夢想。年輕時,我們遇到的挑戰往往是恐懼,害怕失敗,害怕未知與陌生的不安全感,於是總需要多一股力量推我們跨出第一步。(推薦閱讀:一場跨國演講的震撼教育:沒有搭配行動的夢想,稱不上夢想

但是,跨出第一步實踐以後又會遇到什麼困難呢?我想,其中一個艱鉅的挑戰便是要學習如何面對希望。

當我們開始走上自己選擇的路,殘忍的是──我們好像失去了逃跑、抱怨的權利。畢竟是自己選擇的路,走得不順、走得顛簸,也就是自己的責任,再也無法任性地說──做這些事情又不是我樂意的。但是,那些不順遂、顛簸卻也是事實。

我曾經在前兩年看見創業圈裡的一位很堅持、勇敢的朋友,在一次分享中說起這樣一段故事。

「其實創業過程中有好幾次,我騎機車回家的時候,我開始假想若是我騎得再快一點、再猛一點,然後,可能就會不小心發生一起車禍,而我或許就會這樣走了。那這樣的話,我就是『非自願』地放棄了自己的夢想吧。」我聽著她的分享,心中一酸,因為同樣的想法我也曾經有過。

走了一條自己選擇的路,我們不想面對別人酸言酸語說「早就告訴你不該這樣了吧」,我們也希望打造出自己理想的生活與世界,於是,好多小小的盼望便在生活的每一刻、每一處冒了出來。這些盼望源自於內在最深層的動機,是熱情、使命之所在,因此,這些盼望對於我們自身來說,也特別有影響力。


圖片|來源

有盼望的人生理當是好的,每天被夢想叫醒的人生,是多麼值得期待呀。但是真實的情境常常是,我們被夢想叫醒了,卻在失望中入睡了。更糟的是,我們常常沒有真的睡著,睡夢中,依舊是我們擔憂著我們會做不到自己期盼的目標。

該怎麼辦呢?前幾天,我遇到年過花甲的 F,他告訴我──要對人生有盼望,但也不執著於盼望。我說我實在不懂要怎麼擁有卻不執著,F 便說了一個例子解釋給我聽。

「假使我現在罵你,你會感覺到莫名且憤怒,對嗎?」他問。

「是呀。」我答。

「你離開我的辦公室以後,回到家中,你可能還是會再次回憶起我罵你的這段話,於是你又再繼續感受到憤怒。但是我已經不在那個現場了,是你自己選擇把『我的怒罵』帶了回家。」他說。

「嗯⋯⋯。」我開始有些懂了,但又有新的疑惑冒出來,「那我要怎麼不感到憤怒呢?」

「練習把你自己的精神狀態與外在世界切割開來。是的,你聽到我罵你了,你有了情緒反應。就像是膝跳反應一樣,我們其實會有一些感覺不受控制的情緒自動回饋外在世界。但是,你可以試著透過練習,內觀正在憤怒的自己,你可以選擇要帶著這樣的憤怒度過多少時刻。憤怒是如此,失望亦如此。你可以擁有對人生的盼望,但你可以選擇在世事不如己意時,把那些情緒來源變成一件件外在於自己的事物,『選擇』你要執著地帶著那些負面情緒走多遠。」他慢慢說道。(延伸閱讀:專訪蘇絢慧 X 張西:每個人都有傷口,偶爾不愛自己很正常

「此外,你為什麼會擔心做不到那些目標?」他追問。

「因為我希望我的人生能活成我想要的樣子。我對自己有期待,也就希望可以完成這些目標。」我回答。

「你對自己的期待與目標又各自是什麼呢?」他溫和地笑了笑,把問題留給我自己思考。

「我希望我可以成為一個溫暖的人,永遠保有對人的好奇心與同理心,永遠不放棄用日常生活的每一個決定,帶給世界好一點點的影響。」我想了一下自我期待以後,我突然恍然大悟了一件事情──我往往會因為工作上的失敗而覺得自己沒有達成目標,但我其實不需要失望,因為我就算在某些目標上失敗了,我也一如我對自己的期許般,繼續堅持著用我認為理想的方式面對世界與人生的種種挑戰。

像是《半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的情境一般,那天,我帶走了兩個深刻的學習──

一是,人生的每一秒鐘其實都是可以分開來的,我可以在每一秒鐘都去選擇我要不要繼續帶著我從世界中接受的「回饋」、心中設定的「目標」、產生我的「情緒」與「思考」;

二是,我們的人生,並不是由夢想目標所組成,而是用我們如何面對生活的每一個時刻而組成。大多時候,我真正的擔心其實是我並沒有把自己的人生活成「理想的樣子」,但其實,就算我沒有達到我心中盼望的目標,在這條逐夢的路上,只要我活得清醒,我就是活成了自己選擇的樣子了。簡單說,當我們把對人生的期待設定成「生活的方式」,而不是「生活的結果」,我們終究是不會因為外界的回饋不如己意而辜負自己了。

當然實踐夢想的路上,「面對盼望」不是唯一的挑戰,但卻是我們終其一生,必須得不斷實踐的一項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