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月初,9 度入選《時代雜誌》百大人物的歐普拉,回顧爭取同工同酬的辛酸史。她說,曾有主管只願給她加薪、卻不給她同樣努力的女製作人獎賞,並說「她們只是女孩而已。」於是歐普拉做了個深呼吸,對主管說:「要嘛你替她們加薪、要嘛我就坐在這裡,不主持了!」

在全球一片 #metoo 的反性侵性騷擾運動外,近來有另一種爭取尊重女性、重視女性貢獻的聲音也在悄悄沸騰。5 月初,9 度入選《時代雜誌》百大影響人物的美國脫口秀名人歐普拉回顧她爭取同工同酬的辛酸史。美國女足代表隊更以性別歧視將足球聯盟告上法庭,藉由司法途徑解決女性在體壇長期遭受的不公平待遇。

「媒體女王」歐普拉(Oprah Winfrey)出身清寒,靠著自己的努力和天分成為美國史上酬勞最高的電視節目主持人,榮登 20 世紀最富有的非裔美國人,也是美國知名的慈善家。5月初,好萊塢記者協會把史上第一座「賦權獎」(Empowerment Award)頒給歐普拉。


來源|歐普拉 IG

她在得獎致詞時提到,她以前在巴爾的摩一家新聞機構工作時,公司高層拒絕給她和相同職位男性一樣的薪資。

「我的新聞主任和總經理告訴我,因為我是沒有房貸、沒有孩子的單身女性,所以雖然我做的工作和我隔壁座位的男同事一樣,但我沒有資格領取同樣的工資」,歐普拉致詞時,情緒激昂地說。「他們不知道我的價值,但我知道我的價值。」

歐普拉也在致詞時提到,1980 年代她在芝加哥主持《歐普拉脫口秀》時,雖然老闆幫她加薪,但她的女性製作人們卻沒有得到相同待遇。

「我提到我的製作人們,很巧合地,她們清一色都是女性。我要求也要給她們加薪」,歐普拉說。但製作公司的男性長官劈頭就拒絕她的提議,脫口說:「她們只是女孩(girls)而已。她們要那些錢做什麼?」。

回憶這段經驗,歐普拉在致詞時語重深長的對現場的來賓們說,「你知道嗎,我們需要經過學習才知道如何為自己發聲,但一旦你有能力為自己發聲,你最好善加運用它。」於是,在 1986 年的那個當下,歐普拉做了個深呼吸,對主管說:「要嘛你替她們加薪、要嘛我就坐在這裡,不主持了!」(延伸閱讀:歐普拉: 12 歲開始,我就知道我的演講該收費


圖片|來源

金牌女足隊站出來爭取同工同酬

男女不同酬不只發生在演藝圈,體壇的女性運動員也長期遭遇不公平待遇。就在勞動節前一周,破記錄拿下 3 屆世界盃冠軍、4 面奧運金牌的美國女足國家代表隊,全員 28 人向法院提出性別歧視官司,控告美國足球聯盟,展開同工同酬的另一場長期抗戰。

這些女球員不只是抗議酬勞,還包括比賽場地、出國比賽的交通、醫療待遇,甚至連她們的教練人選和訓練方式,都存在「制度上的性別歧視」。為了更健全的足壇環境,她們決定為自己和球隊發聲,爭取她們應得的待遇。

運動界的男女不同酬,當然不只是足壇的問題。所有項目的女運動員都深受其害,而且已經有很多重量級人物挺身而出。其中以女子職業網球的抗爭歷史最悠久、成果最豐碩,代表人物首推傳奇女將比莉珍金(Billie Jean King)。1970 年比莉珍在義大利一場網球賽奪得女單冠軍,她只獲得 600 美元獎金,但男網優勝獎金卻是 3500 美元。比莉珍向主辦單位提出正式抗議。

比莉珍說:「每個人都認為,當我們女人分到蛋糕屑時應該狂喜,但我希望女人得到蛋糕、淋上糖霜,上面還要有櫻桃。」

網球名將大小威廉絲姊妹也爭取同酬不遺餘力

澳網公開賽在 2001 年同意,男女優勝者將獲得同額獎金。另外美國網球名將威廉絲姐妹、大小威廉絲(Venus Williams & Serena Williams)也在爭取男女同酬上不遺餘力。

大威廉絲 2005 年拿下溫網冠軍的前一晚,她向主辦單位爭取同酬失敗。2006 年,她投書《倫敦時報》,標題是「溫布頓給我的訊息:我只是二流冠軍」。但一年之後,她的努力奏效了,2007 年大威廉絲再度拿下冠軍,終於獲得 140 萬美元獎金,和男單冠軍費德勒(Roger Federer)金額相同。


來源|《倫敦時報》官方網站

但當今網壇世界球王喬科維奇(Novak Djokovic)的一番話,讓爭取平權的女運動員難免氣餒。「統計指出男子網球比賽時,我們吸引較多觀眾入場」,他在 2016 年說。「我認為這或許是為什麼我們應該獲得更多獎金的原因之一。」

經常和喬科維奇同場較勁、6 屆溫網冠軍得主的英國網球明星莫瑞(Andy Murray)不諱言和網壇同儕不同調。他不但公開力挺比莉珍金的平權行動,甚至不顧反對聘請 2005 年溫網女冠軍莫里絲茉(Amelie Mauresmo)擔任教練。他的法國女教練不但協助他拿下第一座紅土冠軍,兩人的關係更為男性支持平權樹立典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