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娘愛最大》講述一段追尋第二春的故事,女主角葛蘿莉亞就這樣挾著豪爽不羈的個性和及時行樂的人生觀,找到磁場契合的亞諾,再次體會感情中的甜蜜與拉扯,開啟愛的下半場。

文|王則穎 Luke Wang

你對「理想人生」的定義為何?有車也有房?事業有成,婚姻美滿?還是只要終結單身再配上主流價值觀的外表,就是最勝利的人生?電影《老娘愛最大》(Gloria Bell)裡赤裸的扣緊這個議題,影后殿堂級演員茱莉安摩爾所飾演的女主角葛蘿莉亞,任職於理賠公司的主管,一對兒女都各自有家庭與各自要面對的生活,但自從與丈夫離婚後,她再次成為「單身女性」——渴望愛情再次滋潤的那種。晚上的俱樂部是她唯一也最投入的娛樂消遣,每次藉由飲酒與狂歡,試圖尋覓磁場最合的那個獵物。(延伸閱讀:自由不等於放縱:在北歐,夜店不是不良場所!

葛蘿莉亞的豪爽不造作在每個生活細節表露無遺,開車總是自信爆棚的大聲歌唱,與老同事不需修飾的互吐苦水,還有面對愛情的直爽坦蕩,是不假思索地,也可以說是人生淬煉出來的精幹,準確的知道自己要什麼、不要什麼,撇開世俗價值的枷鎖,不滅她渴望愛的內心。

可能是長年在理賠公司任職的關係,她總是認為要及時行樂,一場與女兒的對談,「明天可能你我就會死」,是對女兒與未來女婿的擔憂,也是她人生的座右銘。好不容易單身了,怎能不放手再接受一次愛情的洗禮,明天可能就會翹辮子了耶!不禁會為葛蘿莉亞的言行感到莞爾與敬佩。而當女主角在一次俱樂部遇上了一樣面臨離婚的中年男子亞諾。兩人的一拍即合討喜可愛,夜晚小心翼翼的激情纏綿是彼此不曾設想過的再次的愛戀,你很難不被這對生活中互相都缺少一塊重心的男女主角所產生的化學效果而吸引,亞諾有他專屬的浪漫,葛蘿莉亞似乎也接收到了。

電影中出現大量的手機對話橋段,像是亞諾在與女兒、前妻的對話、或是葛蘿莉亞與樓上崩潰鄰居的申訴,縱使觀眾接收不到電話另一頭的對話內容,但卻能依稀透過男女主角的單方對談,推敲彼此的唇槍舌戰也好,苦口婆心也好,像是一大塊拼圖,有趣的讓觀眾去拼湊,就跟我們每天生活中的日常一樣,其實都在拼湊中釐清些什麼,然後在彼此的對談中取得些平衡。(也推薦你:關係心理學:如何建立深度交流的親密關係?


圖片|《老娘愛最大》劇照

而事情也絕非一帆風順,亞諾總是在女兒打過來的呼叫電話後,拋下葛蘿莉亞,這對葛蘿是衝突的舉動,她的一對兒女已經不再需要她的叮囑與照料,她怎能忍受亞諾每次對自己已經成年的女兒百般呵護的舉動呢?愛情是複雜難解的,這些說嚴重不嚴重的生活摩擦,就像年輕情侶時不時上演的鬥嘴情節,真實貼切地反映著愛情來臨時所面臨的各種面向,讓觀眾感受到他們對彼此是付諸真感情的,不是典型迎合商業愛情片的步調,反而多了幾分深獲觀眾共鳴的轉折。

茱莉安摩爾不愧是歐洲三大影展大滿貫的影后,游刃有餘的演技很流暢的把觀眾吸引進了這段追尋第二春的旅程,在充滿平淡日常的戲碼下,依舊展現她細膩的處理手法。有失落、有雀躍、有期待、也有瘋狂,高低潮的葛蘿莉亞在她的詮釋下,立體而生動,深深抓住觀眾眼光。尤其是最後一段在舞池中一鏡到底的心境轉折,從失意與困惑到最後的灑脫奔放,像是對人生的告解,也是對自我勇敢追逐理想的敬佩與歡騰。(看看更多:你毋須討好任何人!茱莉安摩爾:「當我年歲漸長,我只想做自己」

這個世界往往對女性有多了幾分高標準,女星有點皺紋就說是歲月不饒人,同樣的狀況發生在男星,就被形容為多了一分成熟魅力。在一個相較壓抑的族群,導演試圖打破框架,直白地揭露何謂勇敢去愛,那是不分性別與年紀的莽撞,不管是幾歲都有追逐你想要的愛情篇章。就像葛蘿莉亞在電影後半段拿起的漆彈槍,表面上是朝亞諾與他的房子發射,其實就像是發射她的主導權,沒有誰可以掌握自己的生活步調與價值觀,唯有自己才能突破心牆,扣下人生的板機。


圖片|《老娘愛最大》劇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