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母親的矛盾,我是女兒、媳婦、員工、伴侶,什麼時候我可以是我自己?分享《媽媽不只是媽媽》裡的溫柔心聲—— 無論是在職場也好,還是在家裡也好,我是員工也是媽媽,我就是我,是全然「完整」的我。

終究是「我」的人生

「如果我沒有當媽媽,現在的我會怎樣呢?」

偶爾,我會在心裡想像。假如我不是媽媽,我就可以假日睡到自然醒,想睡多久就睡多久。吃東西只要管自己有沒有吃飽就好,不用忙著上演餵食秀,搞得吃飯跟打仗一樣。不必在黑白色調簡約風設計的家裡,擺滿了五顏六色的育兒用品。把手伸進外套口袋時,也不會摸到兒童維他命錠和碎掉的餅乾。也不必為了配合孩子放寒暑假,在旺季時出門旅行面臨人擠人的窘境。下班回家應該是悠哉地坐在沙發上喝啤酒放空,不需要匆匆忙忙趕回家接小孩。做任何決定前,也不用老是顧慮孩子,一顆心總是繫著孩子。

如果沒有當媽媽,我的生活可能就跟還沒生小孩之前一樣,愛去哪裡就去哪裡,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生活無拘無束沒有任何牽絆,過著平凡安逸的人生。

然而,如果沒有當媽媽,我可能就不會有機會認識「真正的自己」。常聽人家說當人生走在到懸崖邊上時,會爆發出連自己都不知道的潛能。對我來說,當了媽就像是「走在人生的懸崖邊上」,每一步路都走得戰戰兢兢。


圖片|來源

有了孩子之後,自己彷彿變得好渺小,開不開心變得不再重要,就連生病去醫院看醫生,護士不是直接叫我的名字,而是叫我「小潔媽媽」,當了媽之後有時侯會覺得離自己越來越遠,遠到似乎快看不見自己。

很多媽媽都對此感同身受,在媽媽論壇網站裡,經常可以看到媽媽們會寫下「當了媽之後我好像失去了自己」這類的心情。雖然很努力想當一個好媽媽,但常常覺得自己似乎被「榨乾」了(Burn-Out),而我也是一樣。(延伸閱讀:【母親手信】賴芳玉:做母親,首先要做自己

還沒仔細思考好自己的人生到底應該要怎麼活,就莫名其妙當了媽媽。也因為多了媽媽這個身分,認為自己有責任必須要更努力才行。每當遇到瓶頸時,總認為是自己不夠努力,但事實並非如此,不是因為自己不夠努力,而是在於努力沒有方向。

努力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找到人生真正的目標,朝著目標努力,而不是汲汲營營於每天的生活。如果不希望人生跌入懸崖的谷底,並不是踩在懸崖邊上努力,而是要先轉身離開懸崖。


圖片|來源

精神分析學家詹姆斯.霍利斯(James Hollis)認為一個人會經歷兩種階段的成年期。

第一階段的成年期是從結束青春期後的十二歲到四十歲這個階段,這個時期會把自己定位成是誰的兒子女兒、誰的爸爸媽媽、哪間公司哪個部門的主管。幼兒時期是沿襲父母為人處世的方式;長大後,則會依照認同的社會價值觀行事。

霍利斯認為當這個時期內心深層的「自我感」(Sense of self)不夠強大時,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把自我價值依附在他人身上,透過這樣的方式建立自我感。換句話說,第一階段成年期的「我」並非「真我」,而是「假我」,「假我」是一連串選擇下的產物。

然而,如果某天在心裡問自己:「拿掉這些外在的角色和身分後,我到底是誰?」會發現一直以來所認識的自己,其實都只是假我而已,內心會感到一片空虛。

霍利斯所謂的第二階段成年期,其實指的就是「中間轉捩點」(Middle Passage)的開始。進入第二階段的成年期,是重新找回自我定位和蛻變成長的機會,也是成長的必經之路。

當面臨人生的中間轉捩點時,會重新去思考人生的意義。重新定義自己的人生。因此,對我而言,成為母親就是我人生的「中間轉捩點」。在第一階段的成年期時,我遵循著社會上所謂的「好女兒」、「好學生」、「好員工」這條路走,但生完小孩當了媽之後,當我也想成為一位「好媽媽」時,卻發現這個角色跟其他角色之間產生了衝突。

我無法同時是一個好員工又是一個好媽媽,光是因為一面帶孩子一面上班,就會被別人說是「自私的母親」,飽受旁人的指指點點。只有卸下員工的身分,決定全心全意當一個「好媽媽」,別人才會拍手鼓掌叫好。但在當了媽之後,我無法再像從前一樣認同別人說好就是好。

關於未來的路該怎麼走,我決定不再詢問別人的意見。雖然還是會想要尋求他人的建議,但只會把建議當成是參考而已,不一定會「聽話照做」,重新好好檢視自己,從自己的內在找尋答案。(延伸閱讀:25歲女兒寫給母親的一封信:我多希望,把你消失的人生還給你

現在,我不再只是把自己劃分成「員工」和「媽媽」兩種角色,不再把自己一分為二,劃分成職場上的我和家裡身為母親的我。無論是在職場也好,還是在家裡也好,我是員工也是媽媽,我就是我,是全然「完整」的我。

人生,終究是屬於自己的人生。人生的方向盤是掌握在自己手裡,唯有握緊方向盤,決定好自己要往哪裡走,最終才能抵達我想要去的目的地。

有段時間裡,會覺得當了媽之後的我彷彿失去了自己,心裡感到委屈難過。但現在我並不這麼認為,我反而很感謝自己能成為母親,因為當了媽之後,才有機會讓我重新找到真正的自己,變得更堅強茁壯。

當我還處在第一階段成長期時,我一點也不好奇十年後的我會是什麼樣子,認為自己十年後的樣子,大概就跟現在大我十歲的人差不多,我只要好好認真努力生活就好。但當進入第二階段的成年期後,現在的我,雖然同樣會對未知的未來感到擔心害怕,但心裡會開始描繪自己十年後的樣子,並且對未來的人生充滿了無限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