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TSNA 執行長卓君澤,或許大眾更熟悉「卓卓」這個稱呼。從緯來體育台到 Fox 體育台,做過記者、主播,角色變換之大,遇過性別歧視與質疑,她都始終記著台灣第一代木蘭女足隊長——母親黃映雪說的話:「堅持所選的路,擁抱各種阻礙。」

走進卓君澤位在永和的辦公室,彷彿走入台灣體育的時光隧道裡。櫃子裡收藏著各式的棒球帽、棒球,牆上貼著台灣體育選手的報導,紙張泛黃,榮耀不減,這些都是 TSNA 創辦人曾文誠的收集,而現任老闆卓君澤完全不想更動布置,因為這也是她的所愛。她敞開雙手,自在地向大家打招呼,笑容燦爛。

卓君澤,TSNA 執行長,或許對大眾來說,更熟悉「卓卓」這個稱呼。在女性從業人員為少數的體育新聞領域,她從緯來體育台到 Fox 體育台,當過記者、主播,2017 年成為體育新聞媒體的執行長,角色更迭,不變的是對體育及新聞媒體的熱愛。坐定,專訪開始。卓君澤眼神真摯,正如她身為媒體人的堅持,對待任何新聞絲毫不馬乎,一如往昔。

我的目標一直很堅定

父母體育老師的背景,加上一直嚮往主播台上自信、專業的形象,讓君澤很早就埋下走入體育新聞界的種子。

看準目標,君澤有著選手般的爆發力和持久力。高中選大學時期,身旁一眾人說國立好、哪些科系穩,她早就找到屬於自己的最佳路徑:「我要挑選在業界裡最多人念的學校,世新就是了。」說話的時候,她眼神有方向,自信且堅定:「我很清楚,我要做這件事(新聞媒體),一定要透過這些管道。」

大四在緯來實習結束後,君澤毫不避諱的展現企圖心,她想留在電視台延續業界經驗。她在公司不缺工讀生的情況下,毅然決然表明能無薪打工,「我要做到讓自己在這個地方不可或缺。」

直到大學畢業,君澤同樣得通過層層關卡,才能成為正式記者。她自信夠勝任各個工作。但是她對新聞工作的執著與堅持,卻引來外人的質疑。

我不為我的企圖心道歉

「在我擔任女主播的期間,遇過滿多前輩對女性在這個領域工作,有些不屑。」君澤開始回想:「像是說『卓卓你幹嘛那麼認真,新聞 ctrl C、ctrl V 就好啦 』⋯⋯覺得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坐上主播台開心播報就好了。讓自己過得那麼辛苦,也對身邊的人都造成威脅,好像大家都必須跟你一樣認真。」她不解說著。

再有一次,是參加一場講座,現場整桌都是男性。當時一位老闆級的人物先是關心她的生活狀況,接著對她說:「台灣因為有你這樣的女性,生育率才會這麼低。」

歧視是真切存在的。當女性被掛上「女強人」封號,似乎就代表她生活某方面有問題,既然能在工作上有所成就,勢必無法顧及個人私生活,質疑你的交友狀況、單身與否、婚姻是否幸福美滿。這不僅是對女性能力的輕視,更是將對「完美」家庭的期待全權放在女性身上。

「某一部份太突出的特質(工作能力),對他們來說是威脅。」君澤說:「但對我來說,其實都是一樣的,男生企圖心強,ok 很好,我喜歡。但我企圖心強,你不能怪我啊,如果你感受到了我的企圖心,就代表你不夠認真。如果你跟我一樣認真,你就根本感受不到我的企圖心。」面對歧視與攻擊,她攤手一笑。

進入體育媒體圈八年,君澤也觀察到不少女性在體育圈的限制與困境。譬如主管曾直言找女孩子來就是要跑棒球新聞,只因認為選手比較喜歡跟女生聊天;或者是 12、13、18、19 時段的女主播,挺著七、八個月大的肚子仍坐在主播臺,因為害怕待產後位置被取代;甚至是在正式棒球賽上始終不見女主播、女性球評。

「我問為什麼沒有女生,長官們也答不出來,對他們來說長久都是這樣子,沒想過要去嘗試,或者覺得女孩子可以做到。女生從不在他們的選項當中。」但卓君澤說,性別現況逐漸在改變,越來越多女生加入體育新聞行列,作為圈內人能做的,就是樹立 role model,讓女生對體育新聞領域有所想像。

處在體育界的性別框架之下,我問她都如何面對,她神情自在:「做好自己就好,不需要特別去改變自己。」例如不會刻意為了打進男性為主的體育領域,就壓抑自己的特質,去和其他人稱兄道弟,展現剛強的一面。而這份面對困境的坦然,承襲自母親黃映雪——也是台灣傳奇人物,第一代木蘭女足隊長。

母女倆的課題,就是學習放鬆

卓君澤的母親黃映雪,是台灣第一代木蘭女足隊長,被稱「王牌掃把腳」。有一位運動員母親,她說有許多性格、處事方法都遺傳到媽媽。「堅持所選的路,擁抱各種阻礙。」便是母親灌輸的觀念:「在眾多運動員當中,媽媽身材並不突出,也沒有特殊天份,她有的最大武器就是堅持與主動。就像我去爭取自己想要的工作一樣。她覺得,要達到目標,就要堅持。」

除了堅忍的性格,君澤笑說自己也和目前擔任體育老師的媽媽一樣,都是工作狂,對工作有許多要求及標準。這也讓君澤作為媒體人,不是外面跑就是辦公室久坐。所以對她來說,能抽出時間運動特別重要:「若要很投入在一項運動當中訓練自己,其實時間很難騰出來,tokuyo的書桌健身車有種一兼二顧的感覺。」她認為這種運動方法,很適合不浪費每分每秒的自己。君澤滿足道:「工作與運動結合超棒!」

但也因為工作狂性格,使得她們兩人很難挪出空閒時間,好好放鬆自己:「我跟她相處這三十年來,我覺得她跟我一樣,生活上有個很重要的課題,就是學習放鬆。」

這次君澤也正好接受 tokuyo mini 玩美椅PLUS的邀請體驗,她在使用過 tokuyo mini 玩美椅PLUS後,直說這張按摩椅是最適合送給媽媽,因為身為足球員,母親年輕時也做過不少特殊的動作,例如倒掛金鉤,現在運動的舊傷全都找上門,時常為傷勢所苦。現在除了當老師又兼行政,壓力真的不小。

君澤說過去對按摩椅的印象,都是老舊、按皮不按肉且相當占空間,拳拳打不到核心的感覺,但 tokuyo mini 玩美椅特別適合亞洲女性PLUS,貼合嬌小身形,每個觸點都能按到核心,力道穩定,尤其是小腿的部分,貼合腿形、力道適中的氣壓按摩,特別舒服。這對長期肩膀緊繃、過度使用腿的母親十分有用。她笑:「也適合平常在工作上衝來衝去的媒體人,洗好澡,坐在那裏,按摩 15 分鐘,就會覺得被療癒。」

你有多喜歡新聞,才會有多喜歡體育

從記者、主播到 TSNA 執行長,是非常大的挑戰,君澤說自己很能調適每次的角色轉換,以前當記者主播性格有尖刺,現在做老闆面對他人懂得轉換態度。她笑說,就像是為五斗米折腰:「我很願意被人『洗面』(編按:挖苦)。因為如果你沒有那麼好,別人質疑你,很 ok 啊!那就證明自己好得讓別人可以信任。」

將新聞視為歷史的一部分,君澤的肩上,有使命。但她甘之如飴,帶著 TSNA 體育新聞團隊,她畫著夢,還有藍圖:「在台灣,我們的體育文化這麼深厚,卻只關注籃球棒球。所以當媒體有力量,就要抓住影響力去談。」

對於想進到體育媒體領域的人,她也給一個建議:「最重要的是你對新聞執著,你有多喜歡新聞,就會有多喜歡體育。」還要活在自己的時區裡,學習認識自己。當你認識自己,就不會害怕別人的看法。

君澤說著,那雙眼裡始終有方向,或許也因為如此,她從不害怕遠方有阻擋。

相信體育新聞的重要性不亞於政治、社會新聞,在媒體快速變動的洪流中,有一位卓君澤,她始終不忘身為媒體人的堅持,那就是向社會傳達正確、公正的消息,發揮影響力,創造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