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大選競選已開跑,我們也看見許多針對女性不友善的政治言論。 從郭台銘說妻子是後宮,「後宮不要干政」,到吳祥輝直指蔡英文「政治淫婦」,我們在在看見,打壓女性,從不需要原因。畢竟最簡單的兩種論述策略,就是「女性噤聲」與「性羞辱」。

2020 年總統大選在即,不過隨著各黨初選的討論激烈,我們也看見許多針對女性不友善的政治言論。包括(但不限於)投入國民黨黨內初選的郭台銘要求妻子「軍國大事,後宮不要干政」、吳祥輝於臉書直指蔡英文是「政治淫婦」。

在政治語言中,女性的聲音時常被打壓。從今天的新聞,我們剛好能看見,打壓女性最常見的兩種論述策略,就是「女性噤聲」與「性羞辱」。

政治中的女性噤聲:當郭台銘說「後宮不要干政」

經濟日報自由時報等多家媒體報導,日前表示有意願參選 2020 年總統大選的郭台銘,在 25 日 TVBS 的專訪中表示,妻子反對自己投入選戰,「已經離家出走了,(中略),晚上回家還要當奶爸。」他並呼籲妻子趕快回家,「軍國大事,後宮不要干政」。(延伸閱讀:【性別觀察】「軍國大事,希望後宮不要干政」且看世界女力領導趨勢

「我的太太比我小 24 歲,她不懂得這些,她不曉得未來和平的重要性。」在東森新聞的採訪中,他這麼說。


圖片|來源

郭台銘的「後宮干政」說,立刻引起爭議。根據維基百科,後宮指的是「一夫多妻制國家中君主或貴族妻妾於皇宮或貴族府第的住處,後來又借指妃嬪。」他的言論不僅自比皇帝,更將妻子比喻成嬪妃。

與此同時,我們也看到在「後宮不要干政」說,隱藏著非常清晰的性別分配秩序。男性在外主導秩序,處理大事、而女性則在私領域帶孩子的。或許有人辯護,這只是郭台銘與妻子的家務分工,和整體社會無關,不應「放大檢視」。然而,作為一個總統候選人,言論自有其公共影響力。此話一出,就是在持續鞏固僵化家務分工中的性別秩序。

「給我閉嘴」女性在歷史中,永遠是被噤聲的一群

英國劍橋大學教授、歷史學者瑪麗‧畢爾德(Mary Beard)在《女力告白:最危險的力量與被噤聲的歷史》一書中,便曾經提到,女性在歷史中,長期就是處於「被噤聲」的位置。(延伸閱讀:聽不見的女聲:我想抗議,他們卻說賤人閉嘴

我收過的一則推特訊息寫著:「我要把妳的頭砍下來強姦。」一名美國記者的威嚇者選取的推特名稱則是「無頭母豬」。另外還有一名女性收到的推特訊息寫著:「應該要拔掉妳的舌頭。」

畢爾德寫道:「首先,身為女性,妳的立場並沒有太大的差別,只要踏進傳統的男性領域,就一定會遭辱罵──重點不是妳說了什麼,純粹因為妳張開嘴巴講話。相當常見的一句話是:賤人,閉嘴。要不然,就是誓言消除女性的言語能力。」

不要干政。不要多嘴。女人不懂政治。我們在成長經驗中,曾經多少次經歷過這樣的痛苦?而這一句話,理直氣狀地從一位「總統候選人」口中說出來。

Vivian Wu 曾於〈少數女性成功,不代表多數女性得以發聲〉一文中寫道:

當女性的「無聲/無語」被視為一種天然的、「非如此不可」的現象,嘗試突破藩籬而發聲的女性彷彿成為入侵者,破壞了某種現有的、安定的階序,而她們所受的各種打壓和攻擊也因此變得合理。

一旦女性的安靜,被視為理所當然、天生如此,只要有女性試著作點事情、替社會發聲,很容易立刻遭到攻擊。而且攻擊往往不是來自對她的能力評價,而僅僅是因為性別、因為她是個女人。

這個例子,就在下面。

政治中的性羞辱:當吳祥輝說,蔡英文是「政治淫婦」


圖片|來源

無獨有偶,作家吳祥輝於昨晚在個人臉書描述總統蔡英文是「政治淫婦」:「政治淫婦蔡英文的定義如下:公然出賣黨提名的同志,公開和黨的競爭對手勾搭,十足的政治通姦者」。[1]

「淫婦」、「通姦」這樣的語言作為一種政治隱喻,無疑是直接針對性別進行攻擊。和她實際上做了什麼、她是誰,都沒有直接關係。畢竟──假如蔡英文是一位男性,還會被指控是淫婦嗎?(延伸閱讀:被攻擊外表,蔡英文回應:用性別質疑能力,只是模糊焦點


圖片|來源

並且我們知道,所謂「失言」,當然不是第一次。

2017 年 1 月 5 日,他即曾於臉書發文:「女人當總統,行政院長找個真正的男人吧,有肩膀有魄力,敢砍敢殺的。」

當他談《磅礡美國》、《驚艷芬蘭》、《驚喜挪威》。我們也相當好奇,美國的人權精神、北歐的性別平等,吳祥輝是否看見?

對此,立法委員林靜儀今日也發文提醒:「每一次民主選舉也是每一次價值的選擇。每一次民主選舉都是對未來生活模式的選擇。性別平權就是人權。長期主張自由民主與人權的前輩們,請不要當性別盲。」


圖片|來源

美國經驗:長期的政壇性別歧視,能被改變嗎?

身為女性,參與公共事務,似乎永遠是種原罪。我們理解,更多女性參與政治,不全然等同於政治更「性別平等」(延伸閱讀:V 太太專文|少數女性成功,不代表多數女性得以發聲)。不過至少,當越來越多女性經驗能於公共論域現身,就有機會能改變。

以美國為例,2018 年底,美國剛經歷國會改選,當時,甚至由 Women's March 組織自主發起「打給姊妹」(#CallYourSister)運動,鼓勵女性出門投票。最終共有 113 位女性議員進入國會。


圖片|來源

這樣的結果,確實漸漸替兩黨都帶來更好的性別改變。

29 歲的民主黨眾議員歐加修-寇提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被認為是黨內最接近社會主義的伯尼‧ 桑德斯(Bernard Sanders)接班人,也被譽為美國的政治新星。5 月 1 日,Netflix 即將上映她與其他三位女性議員的紀錄片「擊倒國會」 (Knock Down the House),描述她們如何替美國政壇帶來影響:更左派的經濟與醫療改革、更多性別友善的政策。


圖片|來源

甚至,連通念認為較保守的共和黨,其現任參議員、美國首批女飛官瑪莎·麥莎莉(Martha McSally),也於今年三月,呼應 #Metoo 運動,說出自己在軍隊期間曾遭長官性侵的經歷(延伸閱讀:【性別觀察】驚奇隊長如果活在真實世界,她甚至可能遭軍隊性侵),直言軍隊需要立即的性騷擾改革。

「我們得修補這整個軍隊文化扭曲的地方,他們以為自己受到默許,能使用性暴力對待女性,當然,也包括男性。但我們得確保所有指揮官都被教育不能放任此事,我們也得確保他們知道如何採取合法行動。而如果指揮官本人就是問題的來源,他們必須被革職。」


圖片|來源

「女性噤聲」與「性羞辱」,厭女的台灣政壇應該改變

蔡英文上任以來,我們甚至能夠表列出她曾經歷過多少由於性別招致的攻擊,作為選民,除用選票表達意見之外,我們更應審慎檢視,檯面上的政治人物與他們的幕僚,都說出怎樣的話?而當這些性別歧視言論被無視、視為理所當然,又會怎麼影響未來的討論風氣?

在政壇中,我們時常看到對女性的貶低與不信任,她們只能是安靜的妻子、乖順的女兒(延伸閱讀:【性別觀察】肉搜韓冰?老是被期待「輔選」的政治人物女眷),當然還有被代言的媽祖。

又或是,這些女性,往往是男性政治人物搞砸事情後的緊急救火隊。例如,今天表示妻子已經願意回家的郭台銘。


圖片|來源

這種厭女的台灣政治,我們必須抗拒。

畢竟,性別歧視、國族認同、轉型正義,每一個議題,都需要被關注,並且絕對彼此連動。

我們想要的是,作為一個女性,經驗、故事與聲音,真的被社會尊重。我們的意見確實被聆聽與討論。即使一次又一次,不斷重複一樣的話,我們也不會停止:

厭女的台灣政壇,需要被監督與改變。不分國家的政治環境,也需要開始尊重多元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