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歲孟加拉女孩 Nusrat 指控校長對她性騷擾,引起反彈聲浪。某天,一群人將她騙到學校頂樓,威脅她撤回對校長的控訴,否則就放火燒她。最後, Nusrat 全身燒燙傷面積高達 80 %,不治身亡。

近日,在孟加拉,一起性暴力事件引起社會關注。 根據《 BBC 》報導,19 歲女孩 Nusrat Jahan Rafi ,出面指控校長 Siraj-Ud-Daula 對她性騷擾;兩週後,同學將她帶到頂樓,威脅她撤回對校長的控訴,但 Nusrat 不從,於是他們放火燒她,最後 Nusrat 送醫不治。


圖片|來源

Nusrat 來自孟加拉國首都達卡的小鎮費尼 (Feni) ,她在一所伊斯蘭學校上學。2019 年 03 月 27 日, Nusrat 指控,校長 Siraj-Ud-Daula 把她叫到辦公室,對她性騷擾。 Nusrat 報案後,警察逮捕校長。然而,卻有一群人聚集在街頭,要求釋放校長,這個抗議活動,是由兩名男學生號召組織而成,也不乏當地政界人士的參與。漸漸地,人們開始責怪 Nusrat ,而她的家人們則相當擔心她的安全。

04 月 06 日, Nusrat 去學校參加期末考試。當時,她的哥哥 Mahmudul Hasan Noman 為了妹妹的安全著想,打算陪著 Nusrat 進去學校,但卻被阻止。

“I tried to take my sister to school and tried to enter the premises, but I was stopped and wasn't allowed to enter. If I hadn't been stopped, something like this wouldn't have happened to my sister.”
「我想帶我妹妹進入校舍,但我被阻止進入學校。如果我沒有被阻止,我妹妹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

暫時獲救的 Nusrat 回憶事發經過:一個女生和 Nusrat 說,她的朋友被打,於是 Nusrat 跟著那個女生到學校頂樓。當 Nusrat 到頂樓後,四至五名穿著蒙面長袍的人將她團團圍住,向她施壓,威脅她撤回對校長的控訴。 Nusrat 拒絶後,這些人便放火燒她。

當地警察 Banaj Kumar Majumder 表示,犯罪者想將這個案件偽裝成自殺。所幸 Nusrat 在犯罪者逃離現場後獲救,導致這個盤算破滅。

不幸的是,當 Nusrat 被送到醫院後,醫生發現她全身燒燙傷面積高達 80% 。當地醫院無力治療,於是將她送往達卡的一家醫院。在救護車裡, Nusrat 覺得自己可能無法順利獲救,於是用她哥哥的手機錄了一段聲明。

"The teacher touched me, I will fight this crime till my last breath."
「老師確實摸了我。就算只剩最後一口氣,我也會奮戰到底。」


圖片|來源

04 月 10 日, Nusrat 在醫院去世了。成千上萬的人到費尼參加她的葬禮,進行哀悼。這件事,也廣泛引起孟加拉媒體的注意。

根據《 bdnews24 》報導,04 月 14 日,兩名和 Nusrat 同校的男同學 Nuruddin 和 Shamim,向警方認罪。警察局長 Taherul Haque Chauhan 說,根據陳詞,他們是聽從校長 Siraj-Ud-Daula 的指示來進行犯罪。

Shamim 坦言, 先前 Nusrat 曾經多次拒絕他的示好與求愛,這件事成為他參與犯罪的強烈動機。(延伸閱讀:【性別觀察】社會急需的性別教育:被拒絕是理所當然,被接受不是

警方表示,目前已逮捕了 15 人,其中有 7 人和這個案件有關。被指控性騷擾的校長 Siraj-Ud-Daula 則仍處於羈押狀態。

孟加拉總理 Sheikh Hasina 見了 Nusrat 的家人,她承諾會將涉及案件的每個人都繩之以法。

"None of the culprits will be spared from legal action.”
「沒有任何罪犯可以免於法律懲治。」

這起事件引發了強烈的抗議活動,成千上萬人透過社群媒體,表達對孟加拉國性侵受害者困境的憤怒與擔憂。

根據女性權益組織 Bangladesh Mahila Parishad 統計, 2018 年,孟加拉發生 940 起強暴案件,而研究人員認為,真實的數字可能還要更高。

「當一名女性試圖想為性騷擾伸張正義時,她必然會再次面對騷擾。案件會一直影響她,社會為此羞恥,而警方缺少調查意願。」人權律師 Salma Ali 說,「如此一來,導致受害者放棄尋求正義,犯罪者老是倖免於罰,因而不斷犯罪。」

其實,早在十年前—— 2009 年,孟加拉的最高法院就要求所有教育機構都必須建立專門處理性騷擾的部門或中心( sexual harassment cells ),讓學生能在那裡投訴,但卻很少學校付諸行動。現在,孟加拉當地倡議者要求應該確實執行這件事,並將其納入法律,以保護學生。

暴力,是讓女性恐懼的創傷

從這起事件,我們可以觀察到兩件事:一是性別暴力常成為一種「復仇」手段;二是不友善的社會氛圍,讓性暴力受害者不斷受到譴責,因而更不敢發聲。

報導中,對 Nusrat 性騷擾的校長,在被逮捕後,並沒有進行反省,而是找來一群人恐嚇 Nusrat ,對其施予暴行; Nusrat 的同學 Shamim 則因求愛被拒 , 同樣選擇用暴力手段來打擊 Nusrat 。當一個男性想對女性「復仇」時,想的、做的,常常都是身體的暴力。

在臺灣,根據行政院衛福部統計, 105 年度,臺灣婦女遭受親密關係暴力統計資料調查,施暴者的生理性別,多達 98.9% 為男性,1.1% 為女性。

而根據聯合國調查,全世界有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女性,一生中曾遭遇過暴力的威脅。無論是強暴或家暴等等,都被心理學家和性別學家評為比死亡更令女人恐懼的創傷。

2014 年,一名伊朗少女因抵抗強暴的自衛行為被判處死刑;2015 年,一名土耳其大學女生被巴士司機強暴,她拿出辣椒水狂噴司機的臉,司機因被激怒而拿出刀械與鐵棒,攻擊她直至死亡; 2016 年,一名阿根廷少女遭毒犯多次輪暴,再以尖物穿刺,致使心臟衰竭不治;2018 年,一名 8 歲印度女孩遭四名警察輪暴,而後殺害。

性別暴力,從未消失。它可能遠在他鄉,也可能在你我的生活周遭。性別暴力議題,不是「他們」的事,而是「我們」的事。只要結構尚存,性別暴力就無所不在。

說出來不會更好:被譴責的性暴力受害者

許多人討論:為什麼在 Nusrat 被襲擊後,整件事才引起社會大眾的關注?這個案件會改變孟加拉民眾對性暴力事件的看法嗎?

因為害怕遭到社會大眾或家人羞辱,許多孟加拉女性都選擇將性騷擾或性侵害事件保密。 Nusrat 做了勇敢的決定,她選擇挺身揭發這一切,然而,起身反抗的結果,卻讓她遭逢更痛苦的悲劇。

我們會發現,當社會氛圍對性暴力受害者不夠友善,甚至充滿敵意時,這些受害者的處境將更加艱辛。許多時候,發生性暴力事件時,大眾常常習慣先審視或檢討受害者——你是不是穿得太暴露?你是不是獨自一人去不良場所?或者,你對加害者說了什麼挑釁的話嗎?

一名孟加拉民眾 Anowar Sheikh 在 《BBC》孟加拉語的臉書發表看法:「許多女孩在類似事件中,都因為恐懼而沒有反抗。蒙面長袍,甚至是用鐵製成的衣服,也無法阻止強暴犯。」

在這種譴責性暴力受害者的社會氛圍中,對受害者而言,把自身經驗說出來,事情不但不會變得更好,甚至會引來更多遭受暴力對待的風險。

"This incident has shaken us, but as we have seen in the past, such incidents get forgotten in time. I don't think there will be a big change after this. We have to see if justice gets done." 
「這起事件,讓我們感到震撼。但正如我們過去所看到的那樣,這些事會隨著時間流逝被遺忘。我不認為,在這個事件過後,會造成什麼大的改變。我們必須在意,是否有確實伸張正義。」
—— Gayen ,達卡大學 (University of Dhaka) 教授

我們從小就應該要培養孩童對性暴力的認識,而這件事需要家庭與學校共同努力。在此同時,社會也須重視受害者經驗,除了警方確實執法,大眾也應該給受害者足以安心說出性暴力經驗的氛圍。

性暴力受害者,除了得忍受生理上的折磨,更常有揮之不去心理陰影與精神壓力。請對性暴力倖存者溫柔以待,陪伴他們走在傷口復原的漫漫長路。(推薦閱讀:正視性侵:寫下你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