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臉迎人、充滿清新氣息的李欣芸闖蕩音樂界三十餘年,創作過許多精彩作品,更是華語電影百年第一位女配樂家。談及作品裡滿盈的在地性與張力,李欣芸笑道,「看起來很乖,就是我的叛逆啊!」

提到李欣芸,你的印象是什麼?跨界音樂才女、美國柏克利音樂學院高材生,華語電影百年來第一位女配樂家還是金曲獎、金馬獎雙料得主?永遠笑容滿面,充滿青春氣息,像是一直活在無憂的音樂世界裡,在她眼中的自己,到底又是什麼樣子呢?


《心情電影院》專輯獲第 28 屆金曲獎五項提名。圖片|GMA 第 28 屆金曲獎

看起來很乖就是我的叛逆

甫擔任 4/6 在凱達格蘭大道總統府音樂會的音樂總監(與柯智豪共同擔任),一結束,就緊接著 5/19 與台北市立國樂團合作的《有閒來坐-台北的十張椅子》的整場作曲,李欣芸老師跟先生還是抽空跟我們聊了一個下午,關於求學生涯,關於音樂與旅行,關於婚姻與叛逆。

我說:「欣芸老師看起來很仙氣,但其實您的作品在地性很強,而且還有一種邊緣性,蠻衝突的感覺。」

欣芸老師聽到這笑了,「看起來很乖,就是我的叛逆啊!」

很早就出道的她,在民歌年代的晚期,作品就獲得金韻獎跟大學城全國大專歌謠創作比賽的大獎殊榮。1992 年與林暐哲、李守信、金木義則幾位鬼才音樂人,一起創組「Baboo 樂團」那時創作了很多在當年相當前衛的新台語歌。從事電影配樂時,身邊的工作人員更是三教九流,像《少年吔,安啦!》、《雙瞳》、《軍中樂園》等,不只是男性導演,劇情本身也都是很陽剛的題材。李欣芸看過太多所謂「叛逆」或很有「主見」的人,但是她覺得真正有想法,是不需要用外在去表現,那好像是怕人家不知道她很叛逆或很強勢。尤其是女性,要在這個「江湖」求生存,也不是用很「陽剛」的形象,就能在這個以男性為主導的圈子裡,擁有更多的話語權。(也推薦你:演活我們的無懼年代!梅莉史翠普:「女人能夠柔軟也可以強悍」

她自陳:「因為我的名字啊!欣就代表快樂,芸是草字頭,我不必像大樹那樣強壯,也不用像花那樣艷麗,我雖然長在他們之中,但我不用像他們一樣,因為我就是一株快樂的小草啊!」一貫的清新柔弱,卻成為她最強烈的風格。


作品多元,風格清新的李欣芸,曾以電影《深海》的配樂獲得第 42 屆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音樂獎。圖片|李欣芸音樂製作有限公司提供

逃離圈圈

從小就讀音樂班的她,加上大學四年的修業,幾乎是「在古典音樂裡長大」。但是李欣芸卻不甘於此,她看著很多的同學或學姊,以學好琴、培養氣質,認為是以後嫁做醫生娘的好條件。也有的人,擁有很好的技巧,但是不看著譜,就沒有辦法彈出任何一個音。她一直想要逃離這樣的「圈圈」,不管是只能頌揚古典樂的優美而輕視其他音樂風格,或是女性的才華只能成為婚姻的一種陪襯、女人終究還是要以走進家庭作為第一目標,這類的想法都讓她感到窒息。好像女人生來應該為家庭服務,而非創作。

直到了美國求學之後,她才發現在那裡,不會有人特別稱她「女」配樂家,因為在那裡,你是什麼性別、你是什麼年紀,都不影響你的學習。也不會侷限什麼性別的人應該學什麼科目才是正確的,才是被期待的。李欣芸之後不斷的在做跨界音樂,或許跟心中一直想要「跳脫框框」很有關係。古典音樂固然亙久經典,但是她想創造的,是那些「還沒被記錄下的美好」。


大學畢業後在錄音室巧遇同為女性創作者的 Joni Mitchell,她那時正在錄製 Travelogue 專輯。圖片|李欣芸音樂製作有限公司提供

台北是什麼聲音

李欣芸雖然在高雄出生,但是是在台北長大,一直想要幫這座孕育她成長的城市「台北」,寫一些歌,紀念人們生活的痕跡。但是提到台北,你會想到什麼呢?「陰冷、無情、冷酷、快速」聽起來都像一個無法靜下來好好體會生活的節奏,而寫台北,又該用什麼樣的風格呢?電音、交響樂還是搖滾?什麼類型才能表現台北的擁擠與多面,是她們一直在腦中思考的問題。直到去年,台北市立國樂團的鄭立彬團長邀請李欣芸老師創作曲目,她才想到「充滿東方情調的交響詩」就是書寫台北最好的一種形式!兩邊一拍即合,立馬將這個醞釀已久的構想付諸行動。

《有閒來坐-台北的十張椅子》講著什麼樣的音樂故事呢?我們又將從音樂裡看見什麼樣的台北風景呢?這次李欣芸用一種古今呼應、動靜交錯的形式,來講述新北與台北十個各具特色的行政區,音樂裡有河岸、有山城、有鬧區、有老街、有廟宇,也有年輕人聚集的鬧區,每一個地方都有一張椅子,歡迎你來這裡歇腳。


台北的十張椅子-歡迎你來坐來聽。圖片|李欣芸音樂製作有限公司提供

計畫進行的方式很特別,李欣芸先以「地景」作為旋律的發想,再邀請黃惠玲導演拍攝影像。影像裡的人物不是預設的,是偶然走進鏡頭裡的人物,紀錄片的拍攝手法讓影像中的人物,多了一種「隨機」與「偶遇」的未知。說不定,你我在不知不覺中,參與了這個作品的完成。因著我們自己便是台北城中生活的角色,一個遊歷其中,忙碌生活中需要坐下來歇腳的人們。這次還邀請了知名攝影師謝三泰,提供舊時台灣的紀實攝影作品,讓人們在音樂流動中,不只看見現在的我們,更看見定格在過去的歷史紋路。

在李欣芸眼中,每個場域都是人生活的背景,人生活在其中,便感染了不同的速度與氣味。李欣芸的音樂總令人感到放鬆,因為只有放鬆,人才能看見、聽見更多自己與生活的關係。「有閒來坐」則代表了一種邀請,讓人在忙碌中停下腳步,進入休憩與放鬆的狀態隨著音樂釋放心中深藏的情緒,甚或在影像中,看在自己真正的模樣。

不斷前進的旅途

李欣芸在學生時代,有一段不堪回首的慘綠歲月,那時的她,雖然成績、外貌跟音樂表現樣樣出色,卻莫名遭受到排擠與言語上的霸凌。讓從來不喜歡與人競爭的她,更將自己放逐到自我的世界,或許也是那段時間的孤寂,讓她對「非主流」的人事物特別敏銳。後來,不管是原住民、地景音樂、地下音樂,或是挖掘本土元素的創作,她都很有興趣,她總能為那些「靜靜躺在那裡」的事物,寫出屬於他們心中的哀愁與吶喊,這些來自土地的風景,也成為她不斷創作的豐沛泉源。


高中時期的李欣芸,圖片|李欣芸音樂製作有限公司提供

李欣芸喜歡旅行,她總在旅行中看見不同的風景,又在風景裡讀到不同的故事,於是她為這些故事譜寫旋律,寫出那些人在風景裡生活的樣貌與點滴。她曾為大稻埕、北投、日月潭、台東都蘭等地創作過歌曲,她會花很多時間去到當地,感受當地的人文風情、地形與空氣,然後寫出讓人一聽就能漫步其中的音樂,好像聽著李欣芸的音樂,也一同去到那些風景裡,上演了一段人生。(延伸閱讀:世界沒有因旅行而改變,我卻因旅行開始改變世界

出道已逾三十年的李欣芸,在她身上其實很難看見時光的太多痕跡,或許是因為心態的年輕,讓她還在一直不斷的嘗試,除了音樂製作外,李欣芸音樂製作有限公司還簽新人、製作台語專輯、幫人寫書與網紅合作。我提到:「相對於古典樂,妳是否也在用作品創造屬於當代的流行,成為未來的經典?」

李欣芸的回答很奇妙,「就算不能成為經典,曇花一現又如何?如果怕錯,就不敢玩啦!」我想這一路,李欣芸就是抱持這樣不怕犯錯,勇於冒險的精神,才能在音樂的市場開出一條未知的道路。她也鼓勵年輕人,勇敢去嘗試,唯有無懼於未知,才能說走就走。


華語電影百年第一位女配樂家。圖片|李欣芸音樂製作有限公司提供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

黃樹林裡有兩條岔路,而我 —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我選了一條較少人走過的路,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而這讓一切變得如此不同。

──〈未走之路〉羅伯特.佛洛斯特(Robert lee Frost)

這是李欣芸非常喜歡的一首小詩,也是她心情的寫照。她將帶著玩心繼續前行,所去到的任何地方,都因著她的眼光,而看見風景裡的故事,聽見故事裡的音樂,寫出人心裡的旋律。就讓李欣芸的音樂,帶著我們繼續旅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