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最重要的電影之一,首推《羅馬》。女主角 Yalitza Aparicio 也入圍時代雜誌的百大人物。導演 Alfonso Cuaron 替素人出身的她撰寫引言,他說她最可貴之處,在於保持尊嚴與優雅,仍持續為印地族群發聲。


圖片|來源

2018 年,話題度最高、坐擁最多好評的電影莫屬於 Roma(羅馬)。這部電影在 Netflix 上問世,出現在前任美國總統歐巴馬 2018 年最喜愛的電影片單上,出現在 Time Magaizine(時代雜誌)上最具影響力的電影之一,也出現在金球獎、奧斯卡金像獎、英國電影學院獎的提名單上,讓它成為首部以串流媒體為主要播送管道被提名的電影。背景故事是導演 Alfonso Cuaron 童年的倒影,敘述一位居住在墨西哥一處叫 Colonia Roma 的城市的女傭 Cleo Gutiérrez。她在 1960 年代末受僱於一個白人家庭,當時是墨西哥骯髒戰爭(Dirty War)爆發的前一年,她與男朋友 Fermin去看電影時告訴他自己懷孕了,Fermin 藉故去洗手間就再也沒有回來。後來,女主人 Sofia 帶著 Cleo 和她自己的孩子到度假村去過新年,在旅途中聽見周圍的人告訴他們這一帶近期的不安穩和緊繃氣氛。1970年,迎來了墨西哥近代最動盪的時代。當 Cleo 一行人回到 Colonia Roma 後,Cleo 的產期也即將來到,她與女主人的媽媽在逛嬰兒用品時,看見了街上一群憤怒的青年抗議的景象,在被警方強力壓制下成為了流血衝突。Cleo 發現前男友 Fermin 是青年之一,導致她的羊水破掉。而後,送到醫院時,發現胎兒已經胎死腹中了。在電影的最後,女主人 Sofia 又帶著孩子和 Cleo 出遊,想要用這場旅行告訴孩子們自己與爸爸離婚的事實。在度假的海灘上,Sofia 的孩子險些被巨浪給帶走,是 Cleo 拚死的拯救才讓孩子安然無事,一家人向 Cleo 闡述感激之情。Cleo 也向他們坦承自己其實沒有想要生下孩子。回家途中,孩子說:「Cleo,我愛你。」Cleo 也說:「孩子,我也愛你。」剛經歷喪子之痛的 Cleo 時,用她的溫暖和愛來平復孩子失去父親的痛苦。(延伸閱讀:)


圖片|來源

透過女主角在電影中精湛卻又內斂的演技,很難猜到其實她是一位業餘的演員,Roma 就是她的處女作。來自墨西哥的 Yalitza Aparicio 說,她其實一開始會想要去參加選角只是為了向當時懷孕的姊姊交代。她對導演 Alfonso Cuaron 一無所知,甚至對這幾年漸漸普及的線上影音串流平台所知甚少,「那時這樣的世界(電影界)對我來說是遙不可及的,我只是想辦法賺錢付我的學費而已。」當時,超過 3000 位演員甄試這個角色,唯獨她脫穎而出。然而,對於這樣的結果,Yalitza 坦承其實當時自己感到五味雜陳。儘管她非常高興自己能夠在獲得正式教師職位的空擋時有機會能夠一窺這個陌生的電影國度,但她始終對自己能拿到這個角色感到疑惑。「對於我這種履歷能夠拿到這個角色其實滿令人奇怪的,我不確定他們是不是在跟我開玩笑。」不僅如此,家鄉 Tlaxiaco 的人們聽到是她拿到角色時也都感到震驚,大家都以為是她的姊姊會得到這個角色。但到最後,大家都非常鼓勵她去闖一闖。


圖片|來源

這部電影在拍攝期間是照著劇本的時間順序拍攝的,演員也不會事先拿到劇本,是在開拍的前一刻才被告知接下來的台詞是什麼。對於這樣的方式,Yalitza 說其實對於她幫助很大,這讓她能夠馬上潛進角色 Cleo 的思維模式去想像 Cleo 會怎麼表現。這樣的方式在 Cleo 流產的時候尤其管用,Yalitza 事先不知道會是這樣的轉折,在她依然呈現驚訝和不可置信的情緒時,鏡頭便能清楚捕捉到她的表情和情緒。「那時候我其實就和 Cleo 一樣期待著孩子的出生,當我知道不會有這樣的劇情時,我就像每一個母親一樣,期待著孩子,期待著未來。」

Yalitza 的母親和姊姊在她的角色詮釋上同樣也扮演著極重要的角色。她的母親也是一位家庭僱傭,小時候她常跟著媽媽到受雇的家庭裡幫忙,長大後自己也因為要繳清學貸而成為家庭僱傭。她在拍攝期間與導演 Alfonso 兒時的家庭僱傭 Liboria Rodriguez 見面(同時也是角色 Cleo 的原型),透過談話,她感受到了 Liboria 對於 Alfonso 家庭成員的愛,也讓她之後詮釋 Cleo 這個角色時能夠充分加入女傭對待自己受雇家庭的那種感情。(延伸閱讀:她的名字是|奧斯卡 《羅馬》女星阿帕里希歐:揣摩角色時,我常想著母親


圖片|來源

在 Yalitza 被問到自己的家庭僱傭經驗時,她坦承其實墨西哥的家庭僱傭生態從 1970 年代起就沒有多大的改變,比如工時長、工資低的問題。「我覺得 Roma 這部電影是向家庭僱傭致敬,他們經常被忽視,很少人真的會去注意到他們的重要性和他們對於一個家庭的影響。」Roma 剛好出現在美墨關係緊張、美國總統川普加強管制移民的時代裡,儘管 Yalitza 拒絕回應政治問題,她說:「透過這部電影人們可以學會用另一個角度看待事情,而不是在還沒有真正認識一些人之前就妄下評論。」


圖片|來源

2019 年四月,Yalitza 成為了 Time Magazine(時代雜誌)的百大影響人物之一,Roma 導演 Alfonso Cuaron 替她撰寫引言。文章中,Alfonso 提到,儘管 Yalitza 懼怕海洋,但為了電影中最有力的一幕,她毫不猶豫衝進呼嘯的海浪中。她不會說 Mixteco(米斯特卡語,墨西哥原住民的語言之一),但她為了電影去學,而最後到開拍時已經能夠流利地說一口 Mixteco 語,也能用 Mixteco 去表現出細膩的情感流動。「從 Yalitza 走進選角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是她了。她當時跟我說她現在沒有更好的事情去做,所以她來參加選角。當時我笑到不行。」Alfonso 寫道。「至始至終,誠實一直都是 Yalitza 最可貴的一點。她一直堅守著她的價值,沒有因為好萊塢那種光鮮亮麗的生活而隨波逐流。她堅持成為印地族群的發聲筒,認知到自己成就所象徵的價值,用尊嚴和優雅的態度去面對她的責任。」(From the start, that honesty has been the greatest quality in Yalitza. She’s incredibly grounded in her truth and not easily swept away by the glitz and glamour of Hollywood. She focuses on being a force of change and empowerment for indigenous women, embracing the symbolic value of what she has done and carrying that responsibility with dignity and grace.)


圖片|來源

目前,Yalitza 沒有其他電影的工作要做,但她也甘心於回到本業去做教師。同時,她也在用她新得到的知名度和平台去替更多人發聲,2018 年 12 月,她成為了墨西哥版 Vogue 雜誌的封面人物,該雜誌鮮少選用印地血統的人當做他們的封面人物。

Yalitza 說:「這些雜誌選用的封面人物常常給人一種遙不可及的感覺,但如果你看到像我一樣的人在封面上時,大家就會覺得自己也能做到。大家能夠夢想自己出現在雜誌封面上,也能夢想自己有一天能夠去演電影。這是我覺得重要的原因。」(“People that they [fashion magazines] portray always seem unreachable. So seeing a similar face is a way to tell people, ‘Yes, you can do it. You can dream about being on the cover of magazines, you can dream about being in a film.’ So that’s why it was important.”)

儘管演戲不是 Yalitza 最剛開始的夢想,甚至,這一段插曲來得令人措手不及,但是她選擇了用沈穩的態度去面對這樣的轉變。面對她新得到的身份,她用比別人還要用心的態度去完成她的工作,也靜下心去感受她新身份帶給她的那份責任。她認為,成就是她一手得到的,但責任也隨之而來。她運用她日漸廣大的平台去幫助更多擁有夢想的人,希望他們透過她的例子,能夠知道沒有什麼事情是不可能的,因為她做到了,他們也一樣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