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港星鄭秀文愛情長跑 30 年,結婚六年的港星許志安於 4 月 16 日召開記者會為出軌行為道歉,新聞一出引起港台兩地熱議。

在這場討論不斷的娛樂圈時事裡,我們有三個觀察想與你分享。或許我們該做的,更是保留給當事人處理與理解的時間,也給自己思考「我想要什麼樣親密關係」的時間。正如鄭秀文說的,「婚姻是無形但相處是有形,婚姻中每個階段也是一場埸終身學習。」

2019 年 4 月 16 日晚間,已和鄭秀文結婚六年的港星許志安在香港召開記者會,公開為自己所犯下的錯誤道歉。他口中的「錯誤」,是在自己與鄭秀文的婚姻關係之中,讓第三者介入。他在記者會上坦承自己的錯誤,並說道「想親口、衷心的對大家說聲對不起,我還要為我的家人、Sammi(鄭秀文)的家人、朋友和愛我的人作萬分的歉意,因為自己做了一件不可彌補和不被原諒的事,對於這個錯誤我深深反思自己,我是一個醜惡的人,所以我今天來到這裡想承擔責任。」

道歉消息一出,引來港台等各地媒體的關注,一夕之間,網友們將兩人過往的情史全數翻出來攀爬梳理,企圖從中找到許志安對婚姻不忠的蛛絲馬跡。各家媒體也無一不跟上影劇娛樂圈的重大事件,紛紛以「許志安偷吃背叛」、「鄭秀文崩潰心碎」等標題搶著更新兩人的婚姻狀況。

在一連串關於兩人婚姻關係的討論裡頭,我們從中看見了三個現象。


圖片|pixta 圖庫

公眾人物感情狀態與大眾的關係?

大眾對公眾人物親密關係的探討

媒體用「香港最後一個童話破滅」、「金童玉女關係破裂」來形容此事,另一方面網友在新聞底下的留言也表示「事實證明,童話只會出在故事書裡!」。大眾的關注除了反映公眾人物的影響力以外,也證明了公眾人物某種程度上代表了「大眾腦中美好想像的真實寄託」,我們給鄭秀文與許志安冠上「童話故事」、「金童玉女」的封號,是因為他們剛好符合我們對「完美愛情」的幻想,如今沒想到完美關係也有出現裂縫的一天。

我們覺得詫異、覺得驚訝,於是在女方當事者還未表態以前,搶著用「集體崩潰」的方式在社群上發表自己的意見,罵著犯下錯誤的人,將我們對「完美愛情居然破滅」的怒氣投射在他們身上。


圖片|網路截圖


圖片|網路截圖

女方被悲情化的形象

在本篇文章發布以前,鄭秀文仍未對此事件公開回應,也因為這樣的未表態,讓大眾有了猜測的空間,甚至有媒體發布鄭秀文日前因準備演唱會顯露疲態的影片,試圖在鄭秀文的憔悴與許志安的出軌之間牽起一條線,旁敲側擊出「女方一定很悲傷」的結論,搶著為鄭秀文表達情緒。

根據香港媒體《東網》指出,鄭秀文已於 4 月 17 日下午搬出與許志安共居的房子,目前暫時拒絕與外界接觸。我們雖然無從得知鄭秀文的心理狀態,但與其急著幫她貼上「很難過吧」的標籤,建立一個悲情的女性形象,或許,我們可能更應該為這對伴侶保留一些私人空間。


圖片|網路截圖

女強男弱的刻板印象

鄭秀文與許志安的愛情長跑近 25 年,兩人一路走來始終被外界認為是「女強男弱」的組合,也有部分網友認為長期女強男弱的關係不對等,可能是許志安出軌的原因之一。但我們不禁要問,為什麼女強男弱的狀態,會讓男性陷入自卑、認為自己不比伴侶好的情緒裡?

認為女強男弱,不利於親密關係,背後也有性別角色分配的刻板印象。社會期待男生必須負擔家中的經濟支出,必須在事業上有所成就,成為家中的 Breadwinner,在無形中,除了壓抑女性在職場上的成就與表現外,也讓男性在無形中背負莫大壓力。(推薦閱讀:千錯萬錯都是女人的錯?從「王寶強離婚」看出軌的雙重標準

婚姻與親密關係並存的可能性

從鄭秀文與許志安的關係討論,其實我們對關係的想像與投射,多數時候,來自我們看到的「範本」,無論是來自偶像劇的,來自電影的,或來自明星的。

撥開對親密關係的玫瑰色想像,或許我們該多多問自己,我們對婚姻的想像與期待是什麼?

女人迷駐站作家,心理師海苔熊就曾在「這真的是我要的婚姻嗎?二十個藏著「但是」的婚姻殺手」一文中提及:

曾有心理學家發現越窮的夫妻越容易離婚(Kurdek, 1993)──但是 Orbuch 等人(2002)也發現,在控制了教育水平與種族因素之後,這個效果消失了。其實真正重要的不是這對夫妻賺多少錢,而是太太比先生多賺多少錢。Rogers(2004)的研究也指出,如果妻子的薪水拿來支付家裡面一半以上的開銷,比起那些「平付」或是「靠老公」的家庭更容易離婚。

這樣的心理學發現,恰恰可以驗證上述說明鄭秀文與許志安常被認為是「女強男弱」的婚姻關係所面臨到的情況。

其實親密關係裡的強與弱,應該是兩人理性討論、分配後的結果,而不是用社會認定的單一標準來判定。更甚至我們應該理解,也許根本就沒有所謂強與弱之差別,有的僅僅是長處不同、主要負責的領域不同罷了。社會對於親密關係裡的角色分工想像或許也可以再多元開放一些,婚姻的運作可以因為每對伴侶不同的選擇而有不同的形式,婚姻與強弱無關,只與愛與家庭有關。

但在愛情與婚姻被認為是兩回事的當代,我們可以怎麼在婚姻裡學著愛人?

長期關注、書寫婚姻與關係議題的作家鄧惠文曾在 2018 年寫下一本書籍「婚內失戀」,在鄧惠文接受女人迷採訪時曾直指一個問題:我們認為婚姻裡,不會有愛情。因此要解決婚姻裡沒有愛情的狀態,多數人會選擇在婚姻外或是透過其他方式來解決。(推薦閱讀:專訪鄧惠文:「請不要再對愛情懷抱嬰兒式的幻想」

不可否認地,大多數人傾向認為「在婚姻裡面,必須放棄對愛的期待」,但為什麼婚姻是被這樣認定的?兩個人相愛,在一起生活,為什麼會走向「感情的墳墓」?鄧惠文表示「我們該把婚姻與愛情裝在同一個籃子裡思考。」


圖片|電影《兇手還未睡》劇照

確實,婚姻比相愛來得難上許多,我們開始生活在一起、遇到困難也綁在一起,開始向對方坦露只有家人才看到的那一面。面對這樣的關係變化,有人掩蓋不看感情只看親情,有人轉頭用追劇來滿足,有人則選擇婚外戀愛。我們可能會為了再次獲得愛嘗試各種方法,但幾乎,沒有一種方法是回到婚姻裡頭,與原本就相愛的那個人好好重新經營愛情。

在對鄭秀文與許志安的新聞感到不捨與祝福的的同時,我們其實也可以藉機思考,那我們自己呢?我們想追求什麼樣的婚姻與親密關係?我們希望透過進入一段親密關係,成為什麼樣的自己?你可能會發現,把這些看似是「別人」的問題拉回自己身上時,沒有那麼容易回答。

如同鄭秀文先前曾在自己的社群軟體上發文表示:「婚姻是無形但相處是有形,婚姻中每個階段也是一場埸終身學習。我估計沒有捷徑,只能一步一步經歷,才能真正體現『一步一生』的幸福。」

而此事件的相關人港星馬國明已也在昨日(4/17)表示:「其實這件事我知道了之後,很快已經沒有生氣的感覺,我是很平靜的,我很快變成擔心,我很擔心這件事牽涉在裡面的所有人,任何一個受到傷害,我都是不希望的。」

「至於⋯⋯安仔(指許志安)自己都已經講話了,安仔講的話,我也不會發表意見,因為我覺得這個世界沒有人有資格去發言,除了安仔的太太之外,其實大家都是沒有資格去發言的,所以我希望這件事盡快平息就算了。」

讓我們一起把親密關係的討論,留在親密關係裡。鄭秀文與許志安的婚姻課題正在進行,而我們每個人的親密關係課題也都在持續著,誰都無法避免,誰也都會在這段過程裡學習到彌足珍貴的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