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英國,有多起女孩「燙乳」事件。她 10 歲時,媽媽拿著高溫器具,燙平她的乳房。當時,母親對她說:「如果我不燙你的胸部,就會有男人來找你做愛。」她甚至不能哭,如果哭了,就是讓家庭蒙羞,因為她不是堅強的女孩。

或許,你聽過非洲傳統部落盛行的「割禮」——割除女孩的陰蒂,甚至是大小陰唇。那麼,你聽過「燙乳」嗎?

燙乳( Breast Ironing ),是用灼熱的器具,將女孩的乳房燙平,藉以延緩乳房發育,減少性吸引力。通常,由母親來替女兒操作「燙乳」過程:將器具放在火上加熱,再用這些高溫器具,直接擠壓、熨燙乳房。只進行一次,可能效果不彰,所以往往需要持續好幾個月。

聯合國統計,全世界多達 380 萬女孩,受其影響。再根據婦女與女孩發展組織( CAWOGIDO ) 估計,在英國,目前約有 1000 名女性被強迫「燙乳」,造成身體傷害與心理陰影。《 BBC 》報導了一些女孩被「燙乳」的經驗。

圖片|來源

Kinaya (化名)住在英國, 原生家庭來自西非。在她 10 歲時,她也經歷了「燙乳」。當時, Kinaya 母親對她說:「如果我不燙你的胸部,就會有男人來找你做愛。」 Kinaya 說,她甚至不能哭:「這種疼痛,不會隨時間減輕。」

"You're not even allowed to cry out. If you do, you [are said to] have brought shame to your family, you are not a 'strong girl'."
「他們不讓妳哭。如果妳哭,你就是帶給家庭恥辱,因為妳不是『堅強的女孩』。」

現今, Kinaya 已經成年,且有了自己的女兒。在她的女兒 10 歲左右時, Kinaya 的母親提議,也讓她「燙乳」。

"I said, 'No, no, no, none of my children are going to go through what I went through, as I still live with the trauma."
「我說:『不不不,我的孩子不該經歷我經歷過的事。直到現在,我都有陰影。』」

Kinaya 擔心,即使她強烈反對,家人還是固執地想做這件事,於是她不再和家人住在一起。


圖片|來源

另一位女性 Simone (化名)也向 Victoria Derbyshire 節目分享:在她 13 歲時,她的母親得知她是同性戀,但她還是逃不過被「燙乳」。 

"According to her, maybe I was attractive because of my breasts, so if she can iron them and I'm flat, then maybe I'll be ugly and no-one will admire me."
「根據她的說法,別人可能是被我的胸部吸引。如果把乳房燙平,我會變醜,就不會有人喜歡我了。」

「燙乳」後,她被迫穿上一件非常緊身的「束胸」,只是為了讓胸部變得更平坦,那件「束胸」卻壓得她幾乎難以呼吸。

幾年後,她被迫嫁給一個男人,生了一個小孩。在哺乳過程中,顯見「燙乳」的長期危害。「餵奶時,特別困難,好像是身體打了結,一些神經好像已經被毀掉了。」

英國內政部:燙乳,就是虐待

一名女性說,小時候的一次體育課,她發現自己的身體和同學不一樣——她才意識到,原來並非人人都會被「燙乳」,這件事帶給她衝擊與壓力。「如果當時體育老師有察覺,或是他們受過訓練,我或許可以得到幫助。」她補充。

英國國家教育工會( National Education Union )提出,英國需要將「燙乳」相關內容加入學校必修課程,以保護女童,避免她們受虐。聯合主席 Kiri Tunks 呼籲,應號召英國學校的教職員工——特別是體育老師——接受相關訓練,加強對相關跡象的敏感度。她也希望,英國學校可以更重視「燙乳」議題,對這件事投入和「割禮」同樣程度的關注。

英國保守黨議員尼基·摩根( Nicky Morgan )認為,「燙乳」問題應該被注意、處理與阻止。她也表示,教師扮演了重要角色,因此教師應該接受相關教育;甚至,需要在工作上與女童或年輕女性接觸的人,同樣須接受相關訓練。

英國內政部說,如果發現值得警惕的情況,教師有責任上報。另外,雖然英國沒有和「燙乳」直接對應的法律刑責,但內政部表示這是虐待兒童的其中一種形式,應以相關法律被起訴。

切斯特( Cheshire )警方的自衛講師 Angie Marriott 表示,「燙乳」相關舉報並不多見,因此其實有很長一段時間,英國「燙乳」的真實情況,是被掩蓋且不為人知的。

”It‘s a 'sensitive, hidden crime', with women afraid to speak out for fear of being "ousted from their communities."
「這是一種『敏感而隱蔽的犯罪』。女性害怕被自己的群體排擠,因此不敢發聲。」
—— Angie Marriott

“I know this is happening because people have divulged it to me, And they've said it's the first time openly that they've ever spoken about what's happened to them, and they felt ashamed."
「因為有一些人告訴我,所以我知道這個情況。她們都說,這是自己第一次把這件事講出來,而她們為此感到羞愧。」
—— Angie Marriott

Angie Marriott 希望大眾能重視「燙乳」議題。虐待所留下的傷疤,不會隨著女孩長大成人而消失,往往造成心靈陰影。

女性的胸部,出了什麼問題嗎?

「燙乳」和「割禮」同樣都需要被大眾正視。割禮,意即「女性生殖器切除 Female Genital Mutilation( FGM )」,它指的是,因為文化而非治療原因,對女性施行部分或完全切除外生殖器的手術。這個習俗,在過去引起國際社會的廣大關注,因為它嚴重摧殘了女性的身心健康與人權。(延伸閱讀:看見女性生理器官的兩種失去:「親密的文字」與「割禮」儀式

替女孩進行割禮或「燙乳」的,大部分是母親或其他女性長輩。這些母親的初衷不是要傷害女兒,但卻成為這件事的推手。她們在過去的生命經驗裡,可能也曾體會過性暴力,或對性暴力有所恐懼。環境或社會氛圍,在她們眼中,充滿風險與危機,因此認為唯有這麼做,才可能「保護女兒」。

「暴力是系統性的,因為它鎖定一個群體的成員,只是因為他們屬於該群體。舉例而言,任何女性都有理由恐懼強暴。⋯⋯暴力的壓迫不只存在於直接的受害,而是存在於所有受壓迫群體成員共享的日常知識當中;他們知道自己之所以容易成為暴力的目標,僅僅只是因為他們的群體認同。」——〈壓迫的五張臉孔〉( Five Faces of Oppression ), Simone Weil

這些母親或長輩,以「減少女孩遭逢性犯罪的可能」為由,替她們燙平乳房,使其胸部變得扁平,進而降低性吸引力。然而,這麼做,完全無益於解決她們所擔心的性暴力問題。以保護為名的傷害,其實,隱含的是檢討受害者的思維。

要減少性暴力事件對女孩的傷害,絕非將責任推到女孩身上——「避免胸部隆起」,和「避免穿著暴露」、「避免夜晚出門」的想法一樣,都落入檢討受害者的迷思中。(同場加映:為什麼性侵受害者無法反抗?這個世界正在告訴女人:你被性侵,你活該

讓性暴力的討論,不只停留在檢討受害者,而是讓加害者真正扛責;而該為性暴力負責的,不僅是個人,也是縱容暴力持續發生的結構與體制。唯有我們正視性別暴力的無所不在,開始面對,開始討論,才可能真正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