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極其溫柔的父親家書。爸爸寫下:親愛的兒子,我想告訴你,未來不論你想成為怎麼樣的人,儘管想法是多麼地獨特、與眾不同,只要開口跟我說就好。這是爸爸對你的承諾。

嘿,親愛的兒子。

也許,當你長大到可以有自己的社群網站帳號、理解一些標誌、象徵代表的意義時,你會發現怎麼你爸爸我,曾經好長一段時間,都用著你躺在嬰兒車上、手拿彩虹旗的那張照片,做為我自己許多社群網站的顯示圖片。


圖片|作者提供

這並不是去指定或要求當你可以有自己的判斷能力時,你一定要去支持或反對某些議題,而只是想讓你在腦海中清楚地知道,在你人生的不管哪一天,當你想要介紹在你人生的那個當下,對你生活、情感甚至是可能的未來,舉足輕重的人時,只要開口跟我說就好;又或著是,當你對於自己該做為一個什麼樣的人、想要在自己的人生中扮演著怎樣的角色,有所想法時,不論那樣的想法是多麼地獨特、與眾不同,也只要開口跟我說就好。(延伸閱讀:吳爾芙:一個人能使自己成為自己,比什麼都重要

這張照片,背後有著好多的故事,也是爸爸對你的承諾。

我知道,即使說再多「只要開口跟我說就好」,你在有一天真的需要對我說出口之前,還是會在許多次出門、回家、餐桌上、睡前或是誰知道到時發展成怎樣的通訊方式上,躊躇不前,猶豫著該不該告訴我你對於自己的某些決定或認知,也許是工作、學業、興趣,又或是關於愛、關於自我察覺;這很正常,畢竟我儘管跟你再親近,始終是做為一個常常必須試圖告訴你「我覺得怎樣做比較好」的威權角色─即使我也未必都那麼肯定,是不是怎樣做真的比較好。

即使已經有了性別平等教育法乃至於大法官釋字第 748 號解釋(延伸閱讀:748 號解釋施行法!三問三答理解繼親收養與跨國婚姻爭議),對於一個人最深處、那關於性別的自我認可跟社會角色的選擇明文的保障,再加上我們所身處在的這個國家土地,普遍的人們也越來越能夠在逐漸落實的性別平等教育下,接受那些出自於感性的選擇時,我仍然沒有辦法跟你說,當你有一天勇敢地讓大家知道,你要做那個與眾不同的自己時,你會不會因此過得更困難、更多阻礙,遭受到更多壓力。(延伸閱讀:【看見同志】大龜X周周:兩個人若相愛,就能組成一個家

但我可以跟你說的是,在這個家中,如果你有這樣的想法,其實你並不孤單。

對,我不是在說跟爸爸很要好的哪個勇敢地做自己的叔叔、阿姨,而是在說我自己。

在爸爸一路長大的過程當中,爸爸自己也曾經察覺到,自己是有機會跟那個想法,去喜歡上比起你媽媽,和爸爸在生理性別上更為相近的人;當然,爸爸最後在愛情做出的決定,最終當然是選擇了你媽媽,但我很清楚地知道,那不是因為我認為自己只喜歡「女性」,而是因為在所有我生命中的所有人當中,你媽媽對我來說是「最棒的那一個人」。

我知道說到這裡,你可能還是會覺得「反正你又沒有真正地做出需要承擔異樣眼光的那個決定,過去沒發生的內心小劇場,隨便你這個愛編故事的律師怎麼說都可以」,沒辦法,誰叫我總是把自己職業病的那一面帶回家中,偶爾讓你跟你媽媽承受(雙手一攤)。

還記得我前面跟你說,那個彩虹旗背後有好多好多的故事嗎?當你看到這些文字時,你應該已經開始知道,現實生活中很多的故事,並不是以美好的結局收場,在那個彩虹旗背後,有好多好多的哥哥姐姐叔叔阿姨們,他們很想要做那個最真實的自己,但是卻因為他們有一顆太過體貼跟溫柔的心,擔心一旦他們展現出那樣真實的自己,會影響到自己周遭的人。


圖片|來源

於是,有些人,他們選擇了不做那個真實的自己,而是別人認為「他們該是怎樣的樣子」,另外有些人,他們的心,讓他們總是被碾壓著到無可退路,最後選擇了讓自己的生命進入到下個輪迴,只剩下無法實現的想像,不再存在任何真實的未來;其中一個,叫作葉永鋕,而他的經驗,一方面傷透了好多人,包括他媽媽的心,但也因為他的經驗,讓一些跟他一樣體貼而溫柔的人,得到了更多的支持跟堅強,能夠勇敢地做自己。(延伸閱讀:校園內沒有性別教育,誰來接住「葉永鋕」們?

一個體貼、溫柔又勇敢的孩子,永遠都應該得到來自於父母的支持跟鼓勵。這句話是我作為律師的堅持,也是作為爸爸的堅持。

如果一個人不夠體貼、不夠溫柔,而只是單純地想做自己,是不會時常欲言又止、交錯煎熬考驗著自己的,他可能選擇不顧一切地就勇敢地走出來,或著離開;而一個不夠勇敢的孩子,則可能選擇將許多真實的想法,藏在心中,然後假裝自己的那些想法被改變、或是被粉碎。

如果有一天,那個體貼、溫柔而又勇敢的你,願意和我分享你所在意的一切,包含你所在意的那個人時,請記得爸爸在很早很早以前就寫給你的這封信,無論那個人是誰,我會很高興地,透過你去認識另外一個體貼、溫柔而勇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