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其他大學聯誼時東大的男生向來受歡迎。而我則從東大的女學生那裡聽到這樣的事。被問到『妳是哪個大學的啊?』的時候,是這樣回答的:『東京、的、大學⋯⋯』為什麼這麼答,是因為只要說是『東大』對方就會打退堂鼓的樣子。為什麼男學生可以對身為東大生感到驕傲,女學生卻要對這樣的回答猶豫呢。」

在「最後的平成入學典禮」上,東大榮譽教授上野千鶴子提到,今日女性仍須面對無數性別歧視。以下是演講全文。

翻譯|燕麥


圖片|來源

恭喜你們入學。你們是在激烈的競爭中脫穎而出才能來到這裡的。

女學生所處的現實

我想你們應該不會懷疑選拔考試的公正性,若是不公正的話,你們肯定會怒火中燒吧。然而,去年東京醫科大學爆發入學考試的舞弊事件,被證實對女學生和重考生差別待遇。文科省在全國 81 所醫科大學、醫學部全數調查的結果顯示,男學生的合格率是女學生 1.2 倍。出問題的東醫大是 1.29 倍、比例差距最高的是順天堂大的 1.67 倍,昭和大、日本大、慶應大等私立學校都排在上位。數據低於 1.0,表示女學生相對易入學的有鳥取大、島根大、德島大、弘前大等地方的國立大學醫學部。順帶一提東京大學理科三類的數字是 1.03,低於平均值但比 1.0 高,該如何解讀這個數字呢。統計很重要,因為有統計作為根據,考察才能成立。

女學生比男學生難合格,是因為男考生的成績比較優秀嗎?發表的全國醫學部調查結果的文科省負責人表示:「並沒有顯示男生表現較好的學部、學科,無論理工科或文科,都是女生表現較為優異的情況比較多。」所以說,除了醫學部以外,男女的入學合格比在 1 以下,醫學部卻高於 1 的結果,顯然需要對此現象說明一下。

事實、各種數據證明女考生的偏差值比男考生要高。首先是女學生有為了避免重考而提前準備決定好應考學校的傾向。第二是東大的入學生裡女性比例有著長期無法跨越的「20% 之壁」。今年的 18.1% 比前年度要下滑。統計上偏差值的常態分布並沒有男女差異,顯示比男學生要優秀的女學生參與東大的考試。第三,四年制大學升學率有著性別差異。根據 2016 年度學校基本調查,四年制大學的升學率男生的 55.6%、女生則是 48.2% 有著七個百分點的差異。這個差距並非成績差異造成的。而是父母親的「兒子就讓他讀到大學、女兒就讀到短大」的想法造成的結果。

最近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馬拉拉來訪日本時提到「女性教育」的必要性。這對巴基斯坦來說是重要的,但對日本來說就毫無關係嗎。「反正是女孩子」、「畢竟是女孩子嘛」等潑冷水、扯後腿的事,被稱作 aspiration 的 cooling down,意思是對志向、抱負的冷卻效果。馬拉拉的父親被問到「請問你是怎麼教育你的女兒的」,他的回答是「不要折斷她的翅膀」。也就是說,太多的女孩子們,被折斷了只要是孩子都擁有的那對翅膀。

這樣走來努力考上東大的男女學生們,等著你們的是怎樣的環境呢。和其他大學聯誼時東大的男生向來受歡迎。而我則從東大的女學生那裡聽到這樣的事。被問到「妳是哪個大學的啊?」的時候,是這樣回答的:「東京、的、大學⋯⋯」。為什麼這麼答,是因為只要說是「東大」對方就會打退堂鼓的樣子。為什麼男學生可以對身為東大生感到驕傲,女學生卻要對這樣的回答猶豫呢。因為男性的價值和成績的優異被認為是一致的,但女性的價值和成績的優異卻是相悖的存在。女生從小就被期待要「可愛」。話說回來「可愛」是什麼樣的價值呢?被愛、被選擇、被保護的價值裡存在著絕對不能威脅到對方的保證。所以女生才這樣隱藏著自己成績好,或身為東大生的事。(延伸閱讀:日本文化觀察:為什麼日本女人不管做什麼都要「可愛」?

曾經發生過東大工學部和大學院的男學生 5 個人,集團對私立大學的女學生性暴力的事件。加害者的男學生三人被退學、兩人停學處分。這起事件被作家姫野カオルコ寫成小說「彼女は頭が悪いから」(都是因為她頭腦不好),去年以此為題在校內展開了討論會。「因為她頭腦不好」這句話,是在調查的過程中實際從加害者的男學生口中說出的話。讀了這本作品,可以知道東大的男學生在社會上是被以什麼樣的眼光看待的。


圖片|來源

聽說現在東大裡仍然存在東大女生不能加入、只有其他大學的女生可以參加的男子社團。我在當學生的半世紀前也存在同樣的社團。半世紀後的今天仍然持續存在實在很讓人驚訝。三月時以東京大學男女共同參與擔當理事兼副學長之名,對此以排除女學生是違反了「東大憲章」裡提倡的平等的理念提出警告。

直到現在你們所待過的學校,都是假平等的社會。偏差值競爭上並不男女有別。但在進入大學時隱藏著的性別差異就開始了。出了社會,則是更明目張膽的性別歧視。東京大學現在也還是很遺憾地必須說是其中的一例。

學部只有約 20% 的女學生比例,到了大學院碩士課程是 25%、博士課程是 30.7%。再上去,研究職裡助教的女性比例是 18.2%、準教授是11.6%,教授只有 7.8% 的低比例。這是比國會議員的女性比還要低的數字。女性學部長・研究科長裡 15 人裡只有 1 人,歷代總長裡從來沒有女性。

作為女性研究的先驅

研究這些的學問在 40 年前誕生。被稱為女性研究。後被稱為性別研究。我還是學生的時候,並沒有女性研究這種的學問。就因為沒有,所以才創造。女性研究是在大學之外誕生後,進入大學中的。25 年前我到東京大學任教的時候,我是文學部裡第三個女性教職員。而後從此在教壇上以女性研究立足。開始從事女性研究後才知道世界上有太多沒有被解開的謎。為什麼男生工作女生要做家事,是誰決定的?主婦是指什麼、做什麼的人?還沒有衛生棉和棉條的時代,月經用品用的是什麼?日本歷史上存在同性戀者嗎?⋯⋯從來沒有人調查過這些事,沒有所謂先行研究的文獻。 

所以無論做什麼都會是這個領域的先鋒、都會是第一人。今天的東京大學裡,關於主婦的研究、關於少女漫畫的研究、關於性傾向的研究都能取得學位,這是因為我們在新的領域裡耕耘、披荊斬棘而來的。而推動著我的則是無窮的好奇心,和對社會不公正的憤怒。

學問裡也有所謂的新創。相對於衰退分野,也有著新興的領域。女性研究也曾是新創。不只是女性研究,環境學、情報學、障礙學等等新的分野,因著時代變化的需求而誕生。

由變化與多樣性拓展的大學


圖片|來源

話說在前,東京大學是開拓變化和多樣性的大學。採用像我這樣的人,讓我站在這裡說話就是證明。東大有國立大學裡第一個在日韓國人教授姜尚中先生、有國立大學中第一個高中學歷的教授安藤忠雄先生。也有盲聾啞三重障礙者的教授福島智先生。

你們是被選拔到這裡來的。東大生一個人身上平均由國費負擔的金額說是一年 500 萬日圓。接下來四年有著非常棒的教學環境在等著你們,有過這裡的教學經驗的我可以保證。

你們一定是想著努力能得到回報而來到這裡的。但是,就像開頭提到的不公正的入學考事件那樣,再怎麼努力也得不到公正的回報的社會在等著你們。同時我希望認為努力能有回報,這麼想的你們不要忘記,這不只是你努力的成果,而是因為環境的幫助。你們今天能想「只要努力就能得到回報」,是因為至今你們周遭的環境給你們的鼓勵、聲援你們、扶持你們,對你們達成的事給予評價和鼓勵的結果。世上還有著許多想努力也努力不了的人、有努力過頭了累壞了身心的人們。在努力之前就被「就憑你這樣的人」「反正像我這樣的人」這樣扼殺了努力的想法的人也存在著。

請不要把你們的努力只用在自己的輸贏身上。請不要把擁有被眷顧的環境和能力,用在貶低不被眷顧的人,而是要用來幫助這些人。然後不要逞強,承認自己的弱點,互相扶持著活下去。誕生女性研究的女性主義運動,並不是女性想要像男性一樣逞威風,或弱者想成為強者的思想。女性主義是追求弱者也能被作為弱者來尊重的思想。

在東京大學所學的價值

等著你們的是現有的理論所不能適用,沒辦法預測的未知的世界。至今你們一路追求著有著正確解答的知識。從現在開始等著你們的是充滿著沒有正確答案的問題的世界。要說校園裡多樣性的必要性,是因為新價值是從系統和系統間、異文化的摩擦之間誕生的。不需要止於校園內,東大有支援海外留學或國際交流、國內的地域問題解決等相關的活動的組織。追求未知,朝著外面的世界飛出去吧。不需要害怕異文化。人類只要活著,不管在哪裡都可以活下去。我希望你們能學會就算在東大這面招牌完全不通用的世界裡,不管在怎樣的環境、怎樣的世界,就算成為難民,也能活下去的知識。在大學學習的價值,不是去學已經存在的知識,而是學會發掘至今無人發現的知的能力。我是這麼相信的。關於知識的知識,被稱作元知識(metaknowledge)。讓學生們學習到這樣的知識是大學的使命。

歡迎來到東京大學。

平成 31 年 4 月 12 日

NPO 法人 Women's Action Network 理事長

上野 千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