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中,律師王赦和妻子美媚,從感情和睦到漸起爭執,最後大吵一架,美媚帶小孩搬回娘家。你也有這樣的經驗嗎?和他在一起久了,開始產生摩擦,覺得他怎麼好像不是當初你愛上的模樣?為什麼我們會和愛人漸行漸遠,終至崩潰?又該如何進行關係修復呢?

「我做這些,從頭到尾,都沒有要跟你無理取鬧的意思。我只是想要保護我們的小孩,我不想要他們受到傷害。但我不知道為什麼在你眼裡,就變成好像是,我不夠寬容,因為我沒有辦法理解這些人。」

「因為你們這些遇到這些事情,只有憤怒、害怕,你們膽怯,你們根本就沒有機會去瞭解他們背後到底發生什麼事情。難道把這些人全部抓起來、關起來、把他們都殺了,讓他們消失在這個世界,這個社會會變得更好嗎?不會!」(同場加映:為你挑劇|《我們與惡的距離》有些犯罪,讓整個社會都心碎

在《我們與惡的距離》劇裡,律師王赦和妻子美媚,從感情和睦到漸起爭執,最後大吵一架,美媚決定帶著小孩搬回娘家住。



圖片|來源

你也有過這樣的經驗嗎?你或許也和另一半在完全不同的家庭背景下長大,剛在一起沒多久,許多困難會由相愛掩蓋,但日子久了,你們漸漸因為價值觀不同,多有摩擦;或僅是因為一些瑣碎小事積累,彼此覺得對方怎麼好像不是當初你愛上的模樣。

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和愛人漸行漸遠,終至崩潰?

我們為什麼會走到「關係不好」這一步?

臨床心理學家 Melanie Greenberg ,提供你幾個理解形成負面關係的背後原因。

  • 責備歸咎

發生「陌生男子闖入幼稚園」事件,美媚為了安全考量,決定替孩子換一家幼兒園;王赦則認為此舉無濟於事。美媚認為王赦不夠替她和孩子著想;王赦卻覺得這不是解決問題的最好方式。兩人難以進行討論,最後直接放棄了溝通。

當關係出現裂痕時,你可能將一些不良後果的責任,歸咎於伴侶。當然不是要刻意傷害對方,但你或許認為有更好的做事方式,或你覺得自己知道怎麼做才是最好的。

許多問題,不單單是某一個因素造成的,都是多重因素。另一半也許沒做錯任何事,但你可能會直接以自己的視角來看待,因此當他有不同於你的觀點和作為,你因為憤怒而責怪他,也免不了話中帶刺,在傳達過程中,只累積了滿滿的負面情緒,無法觸及你們真正該討論的重點。

責備和批評,會漸漸侵蝕對方的自尊,也會降低你倆之間的信任。愛一個人,須理解對方,並支持彼此的個人成長。

  • 缺乏信任
美媚不理解王赦為什麼要替加害者辯護,尤其在她身為人母、懷孕當下,這是她與王赦的價值觀衝突之處。在發生「陌生男子闖入幼兒園」的驚險事件後,王赦為了追查案件,請飽受驚嚇的美媚先帶著小孩回家,沒有陪伴同行,導致美媚心灰意冷,也出現信任的裂痕。

下列這些情況,都可能讓我們覺得失去對伴侶的信任:發現對方不誠實、對你有所隱瞞;或認為對方不可靠、覺得對方無法在自己需要的時候出現;以及對他的價值觀有所質疑。

人們之所以結婚或進入一段關係中,可能是因為他們在伴侶身上,看見了自己所沒有的東西。隨著相處時間愈長,多次、大量摩擦後,變得難以忍受兩人之間的價值觀差異。

缺乏信任,導致你覺得和對方的情感疏遠,也變得激動易怒。當你不斷推開對方時,就可能忽視他給你的愛。

  • 缺乏情緒交流
因王赦接下替加害者辯護的案子,家中半夜時常響起騷擾電話,她也擔心會讓孩子遭逢不測;但王赦為了志業,仍選擇投入他認為自己該盡的義務。美媚忍不住想,他而言,家人和工作究竟哪個重要?

當你脆弱時,你特別渴求另一半的關愛。你向他傳達自己不快樂的情緒,但他卻不知道該如何回應,於是他試圖「解決問題」,而不是「傾聽」和「撫慰」。你的感性需求被忽視,儘管對方盡力提出理性的作為,但你仍覺得距離對方很遠。

你和對方沒有情緒交流,導致彼此之間愈來愈疏遠,這種感覺,會讓你懷疑自己對這段感情的需求,是不是真的能得到滿足呢?

當夫妻開始過著「像室友一般」的的生活,溝通僅限於柴米油鹽,倆人關係將漸漸地不再緊密,其中一方或雙方產生孤獨感。

修復關係,別忘了理解與溫柔

在這裡,替你梳理了婚姻與家庭治療師 Blake Griffin Edwards 所提出的建議與方式;同時,也整理 Gary Chapman 博士的「五種愛的語言」,送給為修復關係苦惱的你。

想修復關係,要怎麼做呢?來參考這三個方法吧!

  • 理解對方觀點與角度

適時拉低姿態,傾聽對方。你們兩人都對關係不佳感到害怕,但可能選擇以不同的方式處理它。如果雙方沒有先進行充分溝通,即使你們都嘗試處理問題,仍無法作出彼此滿意的解套。當你傾聽對方並盡力理解時,你會得到不一樣的觀點,你不一定要認同,但可以嘗試想:為什麼對方會有這樣的想法?為什麼對方做出這個決定?

  • 處理或溝通時,適時使用「軟」情緒

人們經常認為,「硬」的情緒代表權力,「軟」的情緒則代表脆弱。你我都多少想要在關係中控制對方,當感受到在關係裡的權利或地位受到威脅,焦慮情緒便急速上升。因此,雙方在吵架時,傾向以「絕對的」、「強勢的」態度——無論是大吼或大哭——來「捍衛」自己在關係中受到的委屈或不悅。

  • 知道適合自己和對方的感情模式: 5 種愛的語言

Gary Chapman 博士擁有超過 30 年的婚姻諮詢經驗,他在 The Five Love Languages: How to Express Heartfelt Commitment to Your Mate 一書中,提出「 5 種愛的語言」:

  1. 肯定言語:經常讚美和鼓勵對方;也偏向以仁慈、謙遜的方式說話。
  2. 付出時間:願意花大量時間和注意力在對方身上,全心全意跟對方一起作些他喜歡的事。
  3. 接受禮物:當對方需要你時,購買並贈送禮物給對方,但禮物不見得是昂貴的。 
  4. 服務行動:藉著為對方服務來表達愛意,例如:幫忙做家事、開車接送、做一道道佳餚。 
  5. 身體接觸:渴望對方伸出手來撫摸他們,例如:梳理頭髮、牽手、擁抱、撫摸。

每個人,都有自己習慣和喜歡的「傳達愛」方式。如果不瞭解對方偏好,要將愛傳達給對方,就困難許多。例如: A 喜歡接受禮物,B 喜歡肯定言語。於是, A 雖然一直贈送禮物,但 B 實際上卻是期待被誇讚。他建議,伴侶須學習另一半的「愛的語言」,溝通才會見效。


劇照|公視提供

搬回娘家的美媚,還是心心念念著王赦。美媚的媽媽,問她王赦有什麼優點呀?她一邊回想一邊笑得甜蜜:「溫柔、可靠、穩重、工作認真⋯⋯長得也帥,可是心裡只有我一人。」

儘管當時美媚不認同王赦的志業理念,但仍把「工作認真」視為他的優點。其實,要另一半百分之百、完美地成為自己理想,本是難事。來自不同家庭背景的兩人,在發生爭執時,難以理解對方的想法與觀點,加上衝突情緒的催化,兩人關係降到冰點。

人之所以相愛,也許有很大的原因,來自於我們在對方身上找到自己所欠缺的特質。我們和另一半,或多或少不同,這些相異終究需由雙方透過溝通與磨合來面對。

王赦打開家門,原以為眼前會是少了妻子與孩子的空蕩冰冷,沒想到飯菜飄香,孩子跑來投入懷抱,妻子美媚在廚房忙得快樂。

美媚回家了,王赦也回家了。儘管未來還有很多困難,這可能也不會是他們唯一一次衝突,但他們終究學會理解與溫柔。

兩人相視而笑,彷彿想起初識時的相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