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正視婦女權益,我們將陷入暴力及衝突的惡性循環中。」 2019 年 03月 29 日,安潔莉娜裘莉 (Angelina Jolie) 首次在紐約聯合國維安部長會議發表演說,講述婦女權益與性別暴力議題的重要性。

2019 年 03月 29 日,安潔莉娜裘莉 (Angelina Jolie) 在紐約聯合國維安部長會議上,首次發表演說,講述婦女權益和女性參政的重要性。

其實,這不是裘莉第一次為性別暴力議題發聲。2015 年,她參加非洲聯盟高峰會,表示婦女遭性暴力的現象在世界各地相當普遍,應讓婦女得以參與設計其解決方案。2018年,她拜訪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布魯塞爾總部,呼籲眾人一同對抗性暴力。(同場加映:安潔莉娜裘莉:受害者不丟臉,可恥的是傷害妳的人

裘莉作為聯合國難民署大使,致力於推動婦女和兒童相關權益。她也在過去 18 年裡,持續與聯合國難民署合作。除了投身於慈善事業與關懷難民,她也持續推動反性暴力相關運動,例如:以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公署特使身份,成立「預防性暴力倡議」,並且訴求「終止戰區性暴力」。

美國與阿富汗塔利班政權,在 2018 年底展開和平談判,引起許多婦女的擔憂。因為,自 2001 年起,有美國軍隊當後盾的阿富汗軍隊推翻塔利班政權以來,終於讓阿富汗的社會獲得一些自由。如今,這些自由卻可能再度消失。

裘莉在演說中,強調應讓女性參與重要決策過程,尤其是在戰爭地區。


圖片|來源

「受問題影響的人,應該負責該問題的解決方案——如果遵循這個原則,那麼世界上大多數的談判者、外交部長或外交官都應該是女性。」
“If we went by the principle that those affected by a problem should be in charge of determining the solution, then the majority of the world’s peace negotiators, foreign ministers, and diplomats would be women.”

然後,在現實社會的狀況,女性從政的艱難,自是不言而喻。權力濫用、性別歧視、暴力,都讓女性處於弱勢處境。

她補充,儘管婦女佔了難民人口的一半以上,尤其是戰爭期間的性別暴力受害者,但她們仍於和平的推展進程中,被排除在外。

「任何一個國家,無論是阿富汗,或世界的其他角落,只要繼續讓渡婦女權益,就無法達到和平與穩定。如果我們不優先正視婦女權益和參與,不將其擺在其他的議題之前,我們將陷入暴力及衝突的惡性循環中。」
"There can be no peace and stability in Afghanistan or anywhere else in the world that involves trading away the rights of women. Worse, still, we see impunity for crimes committed against women and girls in conflict."
"As long as we can continue to put almost every other issue ahead of women's rights and participation, we will remain stuck in a cycle of violence and conflict."


圖片|來源

裘莉認為,聯合國的成立,是為了以和平方式來解決來紛爭。她說自己是一位愛國主義者,熱愛自己所身處的國家,她希望能看見國家變得繁榮。她也相信,美國是國際社會的一份子,如果世界各國,能夠站在平等的立足點一同工作,就是減少衝突的方法。

「國家在平權路上的共同努力,是我們要如何降低衝突風險。」
"Countries working together on equal footing is how we reduce the risk of conflict. 

「著重於讓聯合國變得有效,更接近公民們的生活,而非濫用。」
“It is all in our interest for the UN to be made effective, brought closer to the lives of citizens, and not ever misused," she added.”

「如果一個國家,相信所有男人和女人都生而平等,但它卻不能為眾人捍衛這些原則,它就無法忠於自身信念。」
"A country that believes that all men and women are born free and equal cannot be true to itself if it doesn't defend those principles for all people, wherever they live."

她們面臨的性暴力,與我何干?

為什麼,我們必須關注其他國家婦女所受到的性暴力?在距離上,阿富汗的婦女、印度的婦女,都離我們很遠;可是,在議題上,性暴力離我們好近。(延伸閱讀:印度巴士輪暴案,犯人辯護律師:「女人在男人眼中就是性。」

2018 年 11 月 25 日,聯合國毒品和犯罪問題辦公室 United Nations Office on Drugs and Crime (UNODC) 發佈統計,指出 2017 年,全世界約有 87000 名婦女被殺害,其中約有 50000 人——佔總數 58%——加害者為其伴侶或家人。也就是說,每小時,就會有 6 名婦女被她們所熟識的人所殺害。

性別暴力不論在公眾與非公眾的情境中都可能發生,小至家庭、社區,大至機構組織、國家、文化情境,都是性別暴力發生的場域。——〈國際性別暴力防治指標之省思〉,張錦麗、顏玉如

性暴力,不僅止於發生在一個人或一群人身上。只要結構還在,只要世界上任何一個角落會發生性暴力,這個議題就從未解決。(推薦閱讀:「性暴力不是女性議題,而是人權議題」《陰道獨白》女權鬥士伊芙唯一一場在台演講節錄

「在自己成為被害者之前,我一直沒意識到性犯罪是何等地暴力。就算我以為自己知道,也不明白那將會是多麼具有破壞性的行為。」——《黑箱:性暴力受害者的真實告白》,伊藤詩織

為什麼,我們必須關注其他國家婦女所受到的性暴力?因為,發生在女性身上的性暴力,或是加諸在女性身上的種種歧視枷鎖,並不是個人的問題,而是社會結構的問題。有問題的,不只是「暴力」,更是「性別暴力」。

女性權益,就是人權的一部分。如果我們縱容與漠視,如果我們不一起努力面對現況,那麼,性別暴力,將一再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