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從國一就開始自慰,但身邊沒有女孩會聊這些,她也不敢說。直到一次高中同學會,她才知道,原來其他女生也會自慰。當自慰仍是少女不能說的秘密,我們會發現,原來,蕩婦羞辱和男賺女賠的性事邏輯,其實從未消失。

十幾年前,北一女某護理老師讓學生自畫生殖器,引起爭議。當時,性平會表示,或許其教學方式有討論空間,但勇於嘗試不同的性教育教學,值得肯定;然而,也有不少反對聲浪,認為此舉已侵犯學生隱私。十幾年後的今天,你對這件事的看法是什麼呢?

國中時,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熱映,劇中,一場男學生在上課時打手槍的戲碼,引來觀眾一陣笑聲。高中時,因為參加社團,和男校友社多有接觸,也發現他們經常開和「性」相關的玩笑。當時我或其他女生,不覺得有什麼大不了,甚至會跟著笑幾聲。

當青春期男孩談「性」談得理所當然時,對青春期女孩而言,「自慰」或「性幻想」是被藏匿於陰影處的。從影視作品來看,男孩打手槍經常被有趣又自然地呈現。但回想過去觀影經驗,我卻幾乎想不到有哪部電影,是像拍少年一樣,拍出少女如何「探索自我」。(回顧一下:少女自慰,為何是不能說的秘密?

少女之間,不太討論「自慰」話題。但在脫掉制服、升上大學、成年後,從「女孩」蛻變為「女人」,我們才終於回過頭,告訴自己,原來討論「性」很自然,「性」就是我們身體的一部分。

其他女生不說,我也不敢說

當男孩們能夠大聲談「性」,或彼此揶揄;女孩們面對 DIY 的話題,卻彷彿視為禁忌——是會自慰的女孩少,還是敢說出口的女孩少呢?

J 從國一開始自慰,但身邊沒有女孩會聊這些,她也不敢說。升上高中後,交了男友,她與身邊友人開始會討論自己和男友的進展,但始終隻字未提「自己來」這件事。

當時 J 覺得,或許自己就是慾望特別大的女生吧?還是先不要告訴其他人,反正也沒什麼好討論的,畢竟那些女生朋友們,似乎都不會自慰。

升上大學後,一次高中同學會的聚餐閒聊,眾女孩們不經意聊到 A 片話題。「所以妳們都看過 A 片?」「我國中就開始看了⋯⋯」「比較小的時候是看成人文學,一開始覺得文字已經很香艷了,後來有點不夠刺激,就開始找 A 片看。」 這些討論讓 J 相當驚訝,原來,自己不是慾望特別大或奇怪的女生,純粹是因為以前大家都不敢說。(同場加映:讓情慾領路!我的女友愛看 A 片

「性別角色」提供一個性別框架,個人則藉由性別二分法,將自身置入其中。在一個人的成長過程中,如果他作出符合「性別角色」期望的行為,容易受到鼓勵與讚揚,反之亦然。——《性別的世界觀》,Raewyn Connell

青春期,特別容易受同儕影響。當身邊的女孩都不曾談論「自慰」, J 深怕自己講出來會顯得奇怪,於是也不敢講。大家之所以都不說,其中一個原因,或許來自於她們從小就被教導「性」是不潔的、極度私密的。當長輩以「長大就會懂」一句話,來搪塞一切和性有關的事物,即使還感到困惑或產生探索欲望,也無處可言。


圖片|來源

蕩婦羞辱:被迫消失的女性情慾

將討論範圍擴大至所有女性。在父權體制下,女性被期待要清純又婉約。

如果她對性的態度趨於開放,容易受到蕩婦羞辱 (slut shaming) ——若女性違背貞操期待,例如:談論「性」或「身體」;穿著不符合大眾期待;依自己意願發生性行為,就容易遭人言語恐嚇或肢體攻擊。(延伸閱讀:Bump 男人幫拍影片惡整約炮女生?不允許挑戰的男性尊嚴,讓社會充斥過時的蕩婦羞辱

許多少女在成長過程中,可能都曾被長輩叮嚀:裙子不要穿太短、領口別穿太低⋯⋯諸如此類的規範與教導。我們不能直接否認長輩的「立意良善」,但這種說法,在無形中,將「檢討受害者」的強暴迷思灌輸到少女身上。

「人人說,只要你言行衣著端莊得體,不隨便和男人說笑,不擺出輕佻的形象,外出時注意適當的安全的時間和地點,就可以避免騷擾。換句話說,如果有人騷擾你,一定是你製造了情慾流動的機會,或者一定是你自己的情慾先流動了,反正,一定是你自己的錯。」——《豪爽女人》,何春蕤

男賺女賠的性事邏輯,從未消失。意即,男歡女愛時,無論如何,男生就是賺到,女生就是賠了。簡單舉一個自身例子:我就曾被告誡別太早和男友發生性關係,以免「掉價」。

在青少年的成長過程中,我們沒有鼓勵少女享受與正視自己的情慾。我們沒有機會讓她們告訴自己:性不齷齪,情慾不骯髒,自慰也沒什麼大不了。

身為少女,我自慰,我不羞恥

女性,被期待端莊、溫柔、保守;青少年,被教育不要談論或接觸「性」;於是,同時兼具「女性」和「青少年」兩種身份的少女,幾乎像是被關進雙重的禁錮牢籠中。

然而,「性」從未真正消失。無論是成年後的女人,或是青春期的少女,都可能對「性」有各式各樣的想法或探索欲望。探索自我情慾,也是一種形塑自我認知的過程。然而,當少女情慾被迫隱形,要她們如何探索和形塑呢?

升上大學後,吸收許多新知,也第一次接觸女性主義。脫下學生制服後,「性」居然可以成為我和女生朋友閒聊的話題之一,不再尷尬。

現在的我,好想飛回少女時期,告訴當時 13 歲的自己:「妳自慰,沒什麼好羞恥的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