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西蘭槍擊案發生後,總理 Jacinda Ardern 的處理方式獲得各界贊同與敬佩,而除了溫柔對抗槍擊案以外,她也是首位帶著自己的孩子進入紐約聯合國會議中的總理。帶你一起來看紐西蘭總理 Jacinda Ardern 的家庭故事。

首先,先為紐西蘭在 2019 年 3 月 15 日於南島主要城市基督城發生的清真寺槍擊案致上最沈重的哀悼。

紐西蘭總理 Jacinda Ardern 除在上週末馬不停蹄的聽取簡報,發表事件最新進展(細節請看:紐西蘭基督城槍擊!總理回應:這是紐西蘭最黑暗的一天),這週,她拜訪基督城 Cashmere 高中,這間學校也有學生死於槍擊事件中,學生集體表演毛利人的 kaha 戰舞迎接她的緩緩步入。

「我帶著紐西蘭人民共同的支持來到這裡。」

「希望你們這些年輕朋友能夠理解:

感到哀傷不是壞事/It's OK to greive

這位在 2018 年 9 月帶著自己的「第一寶寶」成了首位帶自己小孩進紐約聯合國會議中的總理,在這次事件後有不少關於她的介紹文(推薦閱讀:澳洲觀察|紐西蘭最年輕總理:我一點都不特別) ,在每個成功人士背後都有一個堅定支持的助手,Jacinda Ardern 也不例外,今天想跟大家談談她的「第一伴侶(First gen)」(他們不是婚姻關係,是伴侶關係):Clarke Gayford。


圖片來源|twitter @Clarke Gayford

附帶的一位/A Plus 1

Clarke Gayford 在 2018 年出席聯合國會議時特地把自己排序在最後並自嘲是「附帶的一位/A plus 1 」,其實紐西蘭知名的第一伴侶,早在 1999 年參加紐西蘭的實境電視節目而家喻戶曉,喜愛釣魚及海洋活動的他成了電視節目主持/製作人,所製作的電視節目 Fish of the Day 更被國家地理雜誌頻道相中在 35 國播放,包含台灣,台灣的朋友也許早就在國家地理頻道裡看過他的節目呢!

在 2013 年,他與當時仍是參議員的 Jacinda Ardern 開始約會,「怎麼認識的?」「我有選民意見。」沒開玩笑,連他都有點難為情。

當時為了被政府可能通過的法案而侵害權益的他感到憤怒,先寫了一封信給該區議員表示抗議但未收到回應,「我想,Jacinda 是她的對手,為何不寫信給她呢?」就這樣,兩人先從見面喝咖啡開始,接著喝了更多次咖啡,最終變成了一段關係。

她絕對是我人生中所遇過最棒的事了/She's definitely been the best thing that's ever happened to me.

Clarke Gayford 說在他年輕時也有過從政夢想,但他在 2016 年的訪談時表示看到 Jacinda 滿滿的行程並犧牲私人時間:「那不是適合我的生活」。當政局轉變不得不然的狀態下,Jacinda Ardern 於 2017 年八月時扛下紐西蘭 Labour Party 的黨魁,並臨危受命的率領該黨面臨九月大選,隨後,Jacinda Ardern 成了紐西蘭第三位女性總理,也是紐西蘭史上最年輕的總理。

紐西蘭第一嬰兒 Neve 於 2018 年中出生,主要照顧小孩的主要責任落到了 Clarke Gayford 身上,在出席聯合國會議引起旅費爭議時,Jacinda 表示旅費會由她個人自行支付:「伴侶不用參加太多公開行程,還有小孩。」而 Clarke Gayford 在聯合國內的會議室替 Neve 換尿布、在 Jacinda Ardern 上台演說時深深地抱著小孩在台下傾聽的新聞更讓全世界對這位第一伴侶添增幾分好印象。


「媽媽在聯合國台上演講唷。」來源|twitter @Clarke Gayford

合作無間的團隊

Clarke Gayford 也不是沒有遭受評論,在 2018 年 4 月,這對伴侶拜會英國女皇後,有專欄作家寫文評論對於這位第一伴侶似乎只是在利用 Jacinda 的政治收割,「每次看到他那充滿愉悅的笑臉讓我感到心煩,甚至有點噁心。」,但這位第一伴侶看到文章的第一反應是:「歡迎回到紐西蘭 lol,有些深海的魚類大家在這週三晚間八點首映的 Fish of the day 節目裡沒看到,但歡迎大家收看節目。」,簡短的撇開紛擾。

直到現在他仍在 twitter 表示對 Jacinda Ardern 的支持,以下順便轉載一些倆人之間的假抱怨真閃光。

「永遠總是那個傢伙(後方花襯衫的Clarke Gayford )抓不到dress code」

「給任何想當總理的人,要有不停閱讀、閱讀,還有閱讀的胃口。 #stillwaiting。」

滿總理一年時:「一年前這通電話改變了一切。這一年發生了很多美好的事。Welcome to the ride」

在 2019 年 1 月,BBC 的主持人 Victoria Derbyshire 在專訪 Jacinda Ardern 時,她表示:

「我不是女超人,我非常感激我的伴侶替我打點家務事,我們是一個合作無間的團隊。」不過當主持人在最後詢問她是否會要 Clarke Gayford 娶她而步入婚姻時:

「不,即便我是女性主義者,但不,我不想要讓他經歷猶疑不定的痛苦與折磨,留給他決定吧。」

而紐西蘭的政治評論員則表示這個問題「有著極差的品味」、「多數紐西蘭人對於總理被追問有關與她伴侶之間的關係以及結婚計劃感到不恰當」

Jacinda Ardern 必須因為某些原因要結婚嗎?若她沒有要結婚,那又怎麼了嗎?我希望所有男性政治人物從此刻開始都被問:「你如何兼顧家庭與政治」。但 Clarke Gayford 還是沒有特別受到影響,在槍擊事件後,除帶女兒私下到定點獻花致意外,更於 2019 年 3 月 21 日發布最新的推文表示:

我們收到來自她九個月生日的禮物:爬行。當她的母親在讓她能在更安全的國家長大而努力時收到了這份大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