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黃嘉千,在寫實國片《老大人》裡飾演一個拼命想為父親付出,卻又一直被父親拒絕的女兒。這個女兒玉珍既是台灣社會裡常見重男輕女、被忽視的女性人物,也是俗話「嫁出去的女兒是潑出去的水」中覆水欲收而不可得的無奈角色。

為何會接演玉珍一角?黃嘉千收起笑容,正色回答:「我想要打從心裡更去明白她們所承受的辛苦之處。」

黃嘉千高 EQ 傳授在台灣當女人的方式,拍《老大人》體驗在台女性處境

在 90 年代以女歌手的身份出道,1996 年發行第一張專輯《愛都給我》,千禧年發行了《我們都要》,讓一群女孩們跟著唱著〈我們都要〉的餘音未消,黃嘉千,一轉頭換了跑道,拋開被打造的「玉女形象」,快樂地轉往演員和主持的路途。

生涯至今,被提名過金曲獎和金馬獎,更得過金鐘獎的肯定,演藝成績不俗之外,黃嘉千與加拿大籍演員夏克立共譜的幸福家庭,擁有可愛的女兒,在華語圈更蔚為佳話。要能擁有這般生命經歷,絕非可用幸運兩字概括,從黃嘉千在演藝圈持續耕耘推出作品、變通適應時代的軌跡即可看出她的靈活性。

這次與嘉千約了專訪,為的就是向她討教台灣女性的快樂之道,而黃老師果然也無私傳授各種秘訣,展現台灣資深藝人的風範。


圖片|電影《老大人》劇照

溫柔體貼的公主靈魂

踏進咖啡廳、坐下與黃嘉千對話的那一刻起,即便素昧平生,她隨性打了個親切的招呼然後就開始閒話家常,大聊喜愛芝麻製品、甚至討論起麻油料理云云的口氣,像是與家人或朋友進到一家店裡椅子還沒坐熱就打開話匣子閒扯的樣子,滿滿令人舒服極了的親和力,忍不住就想真的跟她當朋友。幾乎就要忘記眼前的這個女演員,曾因在《老大人》裡飾演一個被父親拒之於門外的苦命台灣女兒,而入圍了金馬獎。

出生於桃園,黃嘉千是父母在連生了兩個男孩後,倍受盼望與祝福之下所出生小女兒,小公主,其成長環境自然是集家人寵愛於一身。其實黃嘉千在闖星路的過程中,是台灣女藝人裡面很早就決定擺脫玉女包袱、願意輕鬆搞笑的始祖級人物,光是這樣的舉動就已經很具性別突破性。問她是不是本來就不容易被世俗觀念綑綁住,父母也很開明?黃嘉千笑說:「他們也管不住我吧」。顯然黃嘉千本人個性,與她所入圍金馬獎電影《老大人》裡面所飾演的委屈女兒玉珍是徹然相反的。為何會接演玉珍一角?黃嘉千收起笑容,正色回答:「因為我從沒有嘗試過,就是這樣,才想走這麼一遭。我想要打從心裡更去明白她們所承受的辛苦之處。」

不知怎的,我想起從沒懷孕生子過的好萊塢女星莎莉賽隆,她自願在《厭世媽咪日記》裡演出被生活瑣事煩擾而顯得狼狽的孕婦/產婦的樣子。看電影時你就會知道演員拍戲時絕不好受。有些女性在人生中總會遭遇到苦澀經歷與故事,女明星們本來可以選擇避開,但她們沒有。她們甚至願意藉由拍電影去實際體驗一次。(推薦閱讀:【為你挑片】《厭世媽咪日記》:再怎麼愛,請記得照顧自己的心

無關乎偉不偉大,願意這麼做的演員,絕對是溫柔的。

硬碰硬總會受傷,軟姿態堅持立場的生存哲學

不論是《厭世媽咪日記》,或是《老大人》,都提及女性在世俗價值觀底下承受了男性無法理解的大量苦處。時至今日,越來越多的女性電影冒出頭,諸如此類女性處於高壓控管的故事,雖然在女性觀眾眼中看來特別容易接受,但男性觀眾卻不一定會買單。年初登場的首部漫威超級女英雄電影《驚奇隊長》亦如是。(推薦閱讀:為你挑片|《驚奇隊長》我情緒化、我不完美、我有時軟弱,但又怎樣

有趣的是,大部分的女性觀眾卻因自小就習慣觀賞男性視角敘事的電影,所以很能輕易用男性的立場去看待、去理解多數以男性為主的電影。黃嘉千妙言:「所以你看男生多麼的需要女生幫他們拓展視角?當妳覺得男性其實是很需要女性,需要我們去幫助他們的時候,妳就不會生氣了。」

全世界的女性意識都在成長中。長久以來文明的秩序與規定,讓父權有形與無形存在著的世界中,然而男性的完全控制權正在流失,「他們應該很慌」黃嘉千說,「我們當女生的,一定要看到這一點。這已經是時勢所趨。」但這不代表女人一定要站在男人的頭上,黃嘉千柔聲解釋:「硬碰硬其實對女生沒有太多好處。我認為對女生而言,軟一點的姿態可能更能達到我們的目的。」


圖片|電影《老大人》劇照

台灣家庭的問題:「不說開,問題就就永遠會在」

黃嘉千在《老大人》裡是一個拼命想為父親付出,卻又一直被父親拒絕的女兒。老父親想與兒子同住卻不受歡迎,但當另一邊女兒邀爸爸同住時,老人家卻反而說要去養老院。這個女兒玉珍既是台灣社會裡常見重男輕女、被忽視的女性人物,也是俗話「嫁出去的女兒是潑出去的水」中覆水欲收而不可得的無奈角色。

《老大人》的特出之處在於故事彰顯了台灣女兒「被邊緣化」的處境——她們或許不是沒有被愛,而是傳統觀念裡竟存在著「愛女兒」的方式就是與已嫁女兒保持距離,甚至財產給兒子孫子但不給女兒孫女。聽起來大家都會覺得奇怪,然而這些事在現實生活中的台灣發生的時候,一般人反而又是習以為常了。

《老大人》裡黃嘉千飾演的角色玉珍,是很委屈的人物,拍戲過程也很辛苦的她卻直言「不會把演戲的負能量帶回家裡。下戲就是下戲了。我反而因為演出這個角色,會知道角色的問題在哪裡。其實如果玉珍能夠直接問她爸爸說『爸爸,你想要怎麼樣?你覺得我們怎麼做,你會比較快樂?』就好了。爸爸也應該直接問小孩。」直指台灣家庭成員之間最大的問題就是各自都以為是為對方好,但做出來的事都不是對方真的想要的。

對方也不會誠實講出來:「有的父母會覺得我生養你這麼久了,你應該要知道我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就算我說『隨便吃什麼都好』,但是你怎麼可以買到我不喜歡的?」進一步問黃嘉千,覺得為什麼老人家真正想要什麼卻都不講?

黃老師非常懂這題:「因為老人覺得一旦講出來,就好像是要小孩『聽命去做』而不是『為愛而做』了。有些老人是因為不想造成別人負擔而選擇不講,但是他們不知道的是,他們不講才會造成別人的負擔。我們真的要鼓勵所有父母和小孩都要學著講實話!不然大家都很累,問題也會永遠都在。」身為黃嘉千的外國配偶,黃嘉千說夏克立看待這種台灣家庭問題的反應是:「雖然可以理解是這樣的台灣文化造就了台灣人的情緒,但是無法理解大家為什麼都不講?」

人非聖賢,父母也要學會跟孩子道歉

除了不擅長跟孩子說真心話之外,台灣家長還有一個習慣,那就是不輕易認錯。

回憶起自己教女兒「夏天」念書的過程中,黃嘉千難免失去耐心:「我會逼她改錯要寫十遍、寫二十遍,其實當下我知道是因為自己的情緒在生氣,心裡面是要處罰她的意思,而不是要幫助她練習寫到對。」後來黃嘉千逐漸感覺到女兒在學習過程中會彆扭:「我老公跟我說,妳女兒那個不會,但是不敢問妳。其實我也知道。後來我就有反省,確實當下是自己的生氣情緒在作祟。其實我應該是要用鼓勵她的方式,例如說『妳已經寫對一半了,所以我們來多練習幾次,這次練習五次,下次再錯就要練習十次了』總之是口氣與態度問題。」

為了這件事,黃嘉千還向女兒道歉:「我讓孩子感到害怕,感覺到自己不受大人肯定。『原則』跟『處罰』是不一樣的,所以我也為自己把原則當作處罰跟小孩道歉,請求小孩原諒。我說,『媽媽跟你一樣,也會做錯事,有傷害你,跟你說對不起,請原諒我。』這是一定要做的。很多小孩在很小的時候就可能被大人傷害過,造成他們長大時找不到自己心靈創傷的來由。所以我們一定要在孩子還小的時候就處理好。」


圖片|電影《老大人》劇照

婚姻的本質,就是磨合

在現實生活中的黃嘉千,其婚姻家庭生活樣貌,讓台灣婦女頗為嚮往,既有異國婚姻、還能住在華語地區,像是台灣女兒結婚後還能繼續住在娘家的感覺。黃嘉千笑說夏克立幾乎快要被台灣人同化了,很多家庭觀念比她還要傳統,例如他會像《老大人》裡的爸爸,想要留下一些東西給孩子,黃嘉千舉例:「其實外國也是有留遺產給小孩的觀念,但更大的前提是外國長輩要先把自己照顧好,照顧自己的責任是在自己的身上而不是在小孩的身上,這才是對孩子愛的表現。」倒是,現在西方人比較沒有養兒防老的想像與概念。

這個中西合併生活的小家庭,一方面會過台灣傳統的農曆春節,加上黃嘉千出身自基督徒家庭,所以本來就很重視聖誕節,一中一西,這兩個節日是他們最注重的。回憶起當初展開異國戀曲的原因,黃嘉千說當時年輕的自己「以為不適合跟東方人在一起」,但十多年的婚姻一路走來,黃老師的婚姻經驗卻教會她:

「後來我發現,跟誰在一起都一樣,因為婚姻的本質,就是要磨合,不論是跟誰在一起,都有相處的各種問題需要被解決。我會建議大家,今天你剛好碰到了誰、想跟誰相愛?那就戀愛吧,不要設限,以免錯過自己的緣分。」

選自己所愛,愛自己所選。或許就是因為如此,黃嘉千總能,也總是快樂的。

《老大人》的預告釋出至今已經累積到300萬的點閱人氣,四萬個分享再加上一萬條留言,幾乎創下了台片預告的最高記錄。提及這樣未演先轟動的成績,黃嘉千感性提出見解:「因為台灣人對於親情的需求,沒有完全被滿足到,看到那樣的影片,自然就感同身受了。」也就是如此,她更呼籲觀眾,要學會把愛說出來。(推薦閱讀:寫實家庭國片《老大人》:父母年老後,子女如何照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