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年新學期開始,某科老師一踏進教室看見坐在第一排的我,便在全班面前說:「某某某,過年沒有節制吼,怎麼胖這麼多?」全班三十幾雙眼睛頓時落在我身上,我滿臉發燙。

十三、十四歲的年紀,認為胖是件該羞恥的事,而維持細瘦身材是身為女孩子的天責。

文|女生女聲

有很長的一段時間, 我並不喜歡我的長相,也不喜歡我的身體。尤其對於身體,有一種潛意識的焦慮。

國中正值青春期,有一段時間身體像吹汽球一樣的擴張,接踵而來的是來自四面八方的關心。

「女孩子不能胖喔,胖了不好看,沒有男生喜歡喔。」

「全家族都沒有胖的基因喔, 是不是自己亂吃。」

「你看看誰誰誰多瘦多好看,要像她一樣啊!」

依然記得某一年寒假結束後, 新學期開始。當時的某科老師一踏進教室看見坐在第一排的我,便在全班面前說「某某某,過年沒有節制吼,怎麼胖這麼多?」全班三十幾雙眼睛頓時落在我身上,我滿臉發燙。十三十四歲的年紀,認為胖是件該羞恥的事,而維持細瘦身材是身為女孩子的天責。(推薦閱讀:胖女孩一定要「變瘦」,才能逆襲嗎?

高中時有一年校規鬆綁,宣布可自行選擇制服的裙裝褲裝的時候,我著實鬆了一口氣。我害怕穿裙子露出腿,因為覺得自己的腿不好看。當時同學間流行的摺裙再加幾乎及膝的半筒黑襪,高中三年從沒有勇氣嘗試。衣櫃除了學校的運動短褲之外沒有其他短褲,沒有緊身的牛仔褲。炎炎的夏日,我依然穿著寬鬆的長褲。長褲包的不只是我的身體,還有怕人看穿的自卑。


圖片|來源

大學期間,經歷反反覆覆減肥與復胖的過程。上網搜尋各種有效的短期減肥方法,不斷的想要塞進學校周邊夜市裡那些很平價、卻經常只有一個尺寸的流行女裝。無論自己覺得好不好看,那些樣式的衣服是一種指標,因為學校裡大家眼中的「正妹」們都是這麼穿。

大學校園裡經常有男生騎腳踏車載著女朋友的情景,多麽青春浪漫的場景,卻多次聽到旁人指指點點「看看那個女生的份量,輪胎都要扁了,男生騎的有夠辛苦」。或一些希望是不經心的傷人話語「看看誰誰誰手臂這麼粗 、腿這麼粗還敢穿著背心短褲出來丟人現眼」。我害怕。害怕我是被人指指點點的那一個。

換了一個環境後,有緣遇到與我背景很不同卻很談的來的朋友同事。我震驚於她們對於自己的自信。無論身材如何都穿著露肩背心緊身褲在健身房揮汗。在英文裡的「瘦」並不是一種稱讚。若是稱讚就多是用 “Fit”。一位朋友跟我解釋所謂 “Fit”,是一種很健康的氣象,與胖瘦骨架大小都無關。長相骨架、易胖易瘦很大一部分是天生基因決定而我們無從選擇,天生麗質當然很好,但更值得佩服的是無論先天如何都運動為自己健康努力的人們。

朋友L笑說這就有點類似心理學和親子教養裡的 “Praising hard work, not the so-called talent.” 近幾年更有許多討論家長是否該直接評論孩子的體重,和如何幫助家中過重的孩子但不傷及他們的自尊等等的議題。

十幾年來第一次穿著運動短褲去健身房、第一次穿著貼身瑜珈褲去上瑜珈。終於能好好在全身鏡裡看自己並對自己感到很舒服。我學會欣賞美有好多好多種。無論高矮胖瘦、種族膚色都是美的。(推薦閱讀:「128 公斤,你這女的怎麼吃的?」胖女孩的自白:讓胖成為弱勢的,不只有男人

我在多年以後與朋友 K 聊起我當時的掙扎與焦慮,她才跟我提起當時她因為生病需要服用某些藥物,而副作用就是體重容易增加。她苦笑的說「我不願意多說自己的病情,只能學習不在意別人的議論。」我感到極度不捨也敬佩她的堅強。她在我眼裡美麗無比。

我多希望在很小的時候能被灌輸應該要愛自己身體本來的樣子、 不必去符合他人對女性身體的框架。更希望在當時聽到有人在當面或背後揶揄女生的身材與長相的時候,我有那份勇氣出言制止。我好希望我們的教育能從孩子很小的時候就紮根,教導孩子不對別人身材評論是一種基本的尊重。

這麼多年之後,我才了解體重計上的數字並不能定義我,也沒有什麼是「女生該有的樣子」。我開始真正的愛我自己的身體,也才理解真正愛我的人,不會因為體重計上的數字少了一點就多愛我一點,也不會因為我衣服的尺碼大了一號就少愛我一些。

我喜歡我的身體,更等不及去愛很多年後會頭髮花白、皺紋滿臉、可能因代謝緩慢而發福,或因消化退化而消瘦的我。無論我的身體是什麼樣子,我對她的愛只會更多不會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