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說我不能把我們(上床)的事情說出去,他說我們會再也見不到彼此。我們都會被抓去關。」事發當時,他只是兒童。這話來自 36 歲的韋德羅布森,以及他指控的麥可傑克森。另,關於本文的相關討論請見編輯附註

這不是電影情節,而是真實紀錄片內容。上述這段話,來自 36 歲的韋德·羅布森(Wade Robson),以及他所指控的流行天王麥可傑克森。

英國第四頻道(Channel 4)與 HBO 協作的紀錄片《逃離夢幻莊園》(Leaving Neverland),已於 3 月初,分兩集在英美等國家放映完畢。台灣目前由 Fox+ 於網路上架。紀錄片主軸環繞麥克傑克森的夢幻莊園,與其中疑似發生不夢幻的兒童性侵情事,由 40 歲的詹姆士·薩菲查克(James Safechuck)與韋德·羅布森現身口述。

真的是「價錢沒談好」嗎? 麥克傑克森的第三波性侵疑雲

這不是第一起、甚至不是第二起麥克傑克森被指控性侵兒童的案例。

1993 年,伊凡·錢德勒(Evan Chandler)便曾指控麥克傑克森在夢幻莊園,性侵他 13 歲的兒子喬丹·錢德勒。但雙方當時達成庭外和解,錢德勒獲得 1533 萬美元的和解金。2003 年,第二波性侵疑雲再起。一位罹癌男童蓋文·阿凡佐(Gavin Arvizo)同樣指控麥可傑克森曾對其性侵。後陪審團判決麥可傑克森無罪。

早在 2017 年 #MeToo 爆發前,麥可傑克森的性侵疑雲,就已經是西方流行文化圈最受關注的事件。


圖片|FOX+

許多人認為,這兩波性侵疑雲,只是家長「價格沒談攏」,想誣告明星反倒失敗。然而 2009 年,當麥可傑克森過世後,環繞這位「流行天王」的第三度 #MeToo 事件再次爆發。這一次,在《逃離夢幻莊園》中,兩位當事人均對於麥克傑克森的行為描述非常精確具體。

「我們就像一對真的夫妻一樣。」薩菲查克說。他回憶,麥可傑克森甚至曾辦過模擬婚禮,送他結婚戒指。另外,每次性行為之後,麥可傑克森都會送他珠寶。( “We were like this married couple.” In fact, he says the singer performed a mock wedding ceremony, complete with a ring, and that more jewelry followed in return for sexual favors)

在紀錄片裡,羅布森指出,這甚至可能是麥可傑克森階段性的精心策劃:「發展性關係的同時,他也努力疏遠你和父母的感情。不讓你跟別人接觸。(性行為包括)親吻、互相撫摸、口交、他會要我舔他的乳頭,接著他會自己解決。他有印地安基地,有帳篷,我們會躺在睡袋裡,吃零食然後做愛。樓上的電玩室旁邊房間也有張床,我們也在那裡做愛(中略)。到處都有玩具,不會無聊,所以這些事情就漸漸化為一體了。」

薩菲查克與羅布森的經歷十分相似。他們都是童星,也和麥克傑克森本人一樣,年紀小小就展露表演天賦,還有一個盼望孩子成為童星的母親。

薩菲查克 8 歲時,便與麥可傑克森共同演出百事可樂廣告。根據《時代雜誌》報導,當時麥可傑克森特地造訪薩菲查克郊區的住家,百般討好他的母親,邀請他們到夢幻莊園作客。羅布森則出身澳洲,因為從小著迷麥克傑克森,自學舞蹈,贏得麥可傑克森的模仿大賽冠軍,同樣吸引了他的注意。他對他們的家人聲稱,可以當孩子們最好的玩伴,帶他們到夢幻莊園度假。(延伸閱讀:90% 為熟人犯案!如何預防兒童性虐待?

不過在那裡,事實卻並非如此「夢幻」。紀錄片中,根據兩位當事人描述,麥可傑克森曾對他們提出許多性要求。3 月 4 日,脫口秀主持人歐普拉(Oprah Winfrey)於節目中採訪兩位當事人。

羅布森說,「在我和家人抵達夢幻莊園的第一個晚上,麥可問我:『你想要睡客房,還是想要留在我房間呢?』當時我非常興奮,說我當然想跟你一起睡。隔天照原訂計畫,我們家要去大峽谷度假,麥可很傷心我們得離開,我也很傷心。於是我選擇留下來跟他度過一個週末。」

歐普拉:「你的父母都同意?」

羅布森:「他們都同意。前兩個晚上都很正常。但到第三天,情況有點奇怪。麥可會碰我的身體,像是腿,還有隔著褲子碰我的胯下(crotch),然後教我如何幫他進行口交。」

歐普拉:「當時你覺得被嚇到,或是感到不對勁嗎?」

羅布森:「他會先進行許多表現友好的肢體接觸,像是抱抱你、摸摸頭髮、親親前額,感覺我們的肢體關係是很親密的。當時我覺得一切都好,他就像個父親,這很不可思議。但當麥可開始進行性接觸,他也會跟我說話,像是『是上帝讓我們在一起』、『我們很愛彼此(we love each other)』,而且這些行為都是為了展現我們的愛。」

歐普拉:「(打斷)他說的是『我們(we)』」?

羅布森:「對,他用的字是『我們』。」

薩菲查克:「他教我自慰,然後我們進行法式接吻,然後同樣也是口交。」

歐普拉:「你覺得害怕或是不對勁嗎?」

薩菲查克:「不,你會把它歸在那是一種愛的脈絡之下(context of loving relationship)。我的腦中並沒有警鈴大作。當時的我想的是,我愛這個人,我們想要讓彼此開心。我們是愛人,也是最好的朋友。」

歐普拉:「那是什麼意思?你說你們是愛人,但你當時只是個小男孩。他是個三十幾歲的成年人了。在那個年紀,你真的知道那是什麼意思嗎?」

薩菲查克:「不,我不知道。但我當時感受到的是一種和他人非常真實的連結。而且你非常深刻的愛著他們。」

歐普拉:「一般來說的外界想像都是,那段經歷很暴力,很疼痛,但你們的經歷聽起來完全不是這樣。」

羅布森:「他沒有打我,沒有對我說什麼惡毒的話。他說的全部都是『我們愛著彼此(we love each other)』。」

我們準備好接受世上可能有種「以愛為名的性侵」了嗎?

時代雜誌報導,他們的律師 Vince Finaldi 指出:當你在童年時期就受到一個知名人物的性虐待,很可能改變他們的整個人生。(“When someone is sexually abused as a child, especially by such a prominent figure, it changes the course of their lives.”)

根據兩位當事人說法,在麥可傑克森生前,都選擇替他「保守秘密」。也因此曾罹患憂鬱症與焦慮症、和家人關係疏離。


圖片|來源

這段訪談節目內容引起極大爭議。歐普拉指出,這很可能是兩則悲傷的兒童性虐待事件。而其形式,並非外界想像的那樣「典型」。他們甚至在麥可傑克森生前都認為,自己並未遭到性侵。而直到 2009 年,當麥可傑克森猝逝後,他們才願意說出真實經歷。 《CBS 今晨》(CBS This Morning)主持人蓋兒金恩(Gayle King)評論:

這整起事件值得注意的是,當我們說到兒童性虐待(child sexual abuse),我們都以為那一定是很駭人、很疼痛的事情。但對他們來說,他們甚至不知道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因為他們都還是小男孩。

他們並不是「典型」受害人,可能連自己都還不確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毫無疑問地,倘若根據當事人提供的資料判斷,麥可傑克森在夢幻莊園中的一切行徑,仍然是針對未成年人的犯罪,更是以「愛」為名的性侵。(延伸閱讀:以愛為名的性侵:利用依附關係強押女體的心靈狼師

《CBS 今晨》評論,整件事情之所以如此駭人,在於他們描繪的那些栩栩如生的性侵細節,本身並不是行動的(act),而是敘事的(narrative),只能透過一種偽裝成愛情的脈絡來理解。這是為什麼他們本來根本不認識彼此,但他們的敘事模式卻如出一徹。這也是為什麼,他們過了這麼久,才開始相信自己真的遭受性侵。

金恩補充:「他們兩人都曾經以為,自己是替麥可傑克森保守秘密的唯一一個男孩。但替別人保守秘密這件事情,時常會拖垮你自己。因為那會讓你面對暴力時,選擇保持沈默。」

這樣的故事讓人無力,但台灣在幾年前便已熟悉。2 年前,一部小說《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也激起類似討論。當主角房思琪遭受補習班導師性侵後,她寧可相信這是愛,也不願意接受是惡意傷害。人們之所以相信「傷害」可以是一種「愛」,原因並非出於愚蠢,而是免於被真相直接傷害的暫時性策略。 (延伸閱讀:我的痛苦不能和解專訪林奕含:「已經插入的,不會被抽出來」

歐普拉:我們必須停止仰望太陽,並幫助孩子

紀錄片上映至今,已有許多廣播電台宣布,從此禁播麥可傑克森的歌曲,動畫《辛普森家族》也已將涉及麥可傑克森的集數下架。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更表示,會將 2019 年秋冬以他為靈感的系列單品全數取消。

事件還在繼續延燒。

到底真相如何?無論拍了多少紀錄片,經歷多少爭吵與官司,很可能我們仍未能評斷。任何針對《逃離夢幻莊園》的評論,並不是非黑即白地想將麥可傑克森的歷史地位置於死地,而只是想要知道,倘若這些故事屬實,未來再遇上這樣的事情,我們該如何幫助孩子。

並且我們也想知道,社會真的做好心理準備,去接受世上或許真有一種數量極為龐大、還打著戀愛為名號的性侵了嗎?

紐約時報》報導,歐普拉於節目中,並未明確將麥可傑克森「定罪」。而只是依據這部影片、以及兩人說出的經歷評論:

「我希望我們可以超越『麥可傑克森』這個標誌,停止仰望太陽。當前的要務是,我們必須幫助我們的孩子,與我們自己。」(I hope we can get beyond Michael Jackson the icon, stop staring into the sun, and do what is necessary to help our children and ourselves)

註:

此篇性別觀察撰寫的背景,來自今年 3 月,英國公共電視台 Channel 4 與 HBO 紀錄片《逃離夢幻莊園》(Leaving Neverland)上映。女人迷認為,此事具重要性,且內容影射兒童性侵情事,需邀請大眾關注。同一時間,CBS、The New York Times、歐普拉脫口秀等多家外媒均因紀錄片上映,進行評論,引起社群討論。

我們之所以書寫,是因兒童性侵一事的複雜性與重要性,我們並未直接指稱麥可傑克森就是性侵加害者。而全文中所有引述,均附上該媒體出處,以及說話者身份。

作為報導者,我們同樣知道許多媒體《時人》《浮華世界》也整理,指出麥可傑克森的家人與遺產管理公司,均認為該紀錄片值得反對,因為兩位當事人有過財務困難、過去自認未受性侵、麥可傑克森生前均未被定罪等。但這與當事人於紀錄片中的性侵經驗陳述,仍無因果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