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開始,很不知所措。我們明明有做安全措施,居然還是懷孕了。」 19 歲那年,她不是升上大學,而是成為一名母親。

明明有做安全措施,卻還是懷孕——孩子,在預期之外到來,並非沒有避孕,而是避孕失敗。那麼,該生還是不生?未滿 20 歲的她,頓時慌了手腳。捨不得拿掉孩子,卻也沒自信能直接走入生兒育女的人生階段。

依據衛福部國民健康署統計, 2015 年,臺灣 216225 名新生兒中,有 3230 名新生兒的母親,是未滿 20 歲的青少女,大約佔該年新生兒數 1.49% 。

其實,早在十多年前,日劇《 14 歲小媽媽 》即探討少女懷孕議題,引起共鳴。時至今日,大眾看待小媽媽、小爸爸,眼光有沒有變得更友善呢?或是他們能否獲得更充足的資源協助?

成為小媽媽,一定是逼不得已的決定嗎?決定生產與否的過程,有什麼掙扎?照顧孩子時,什麼時候覺得甜蜜幸福?對於小媽媽,大眾可能會有不少誤解或好奇。於是,我們訪問這位在 19 歲就成為母親的 Peggy ,她跟我們聊了她的個人經驗,她說:「我不後悔做這個決定,甚至很感謝自己留住了這個孩子。」(同場加映:第一次懷孕,我選擇面對自己的掙扎

19歲,我成為一名母親

今年 20 歲的 Peggy ,育有一個三個月大的女兒。照顧家庭的同時,她也在餐飲業工作打拚,希望給女兒和家人更好的生活。

她在 19 歲時,認識現在的老公,當時意外懷孕,讓她和男友非常緊張。「一開始,很不知所措。因為我們明明有做安全措施,居然還是懷孕了。」

決定是否生產的過程中,當然不乏掙扎。她說,其實男友一開始不願意,畢竟人生才剛起步,就要被孩子綁著,也沒有足夠的經濟基礎,壓力太大。 Peggy 的父母對此也抱持著反對意見,覺得她年紀還小,也還沒完成學業。

但是,在 Peggy 和男友、家人討論一星期後,他們仍決定將孩子生下來。「都已經做安全措施了,還是懷孕,我覺得,這就是註定的緣分吧!」

懷孕初期, Peggy 孕吐不斷,幾乎任何味道都會讓她反胃作嘔:「尤其是煎魚的味道,那陣子快瘋了。而且我都是起床就吐,但空腹時只能吐胃酸呀,非常不舒服。」

此外, Peggy 椎間盤突出,懷孕後期,肚子愈來愈大,幾乎讓她不堪負荷,晚上也難以入眠。再加上,愈接近預產日, Peggy 開始出現假性陣痛,她又更緊張,擔心寶寶隨時可能要出生,夜夜輾轉反側。

有辛苦心酸之處,當然也有甜蜜的時候。「每次產檢,都很期待可以看到寶寶!我會看著她的小手小腳,覺得很幸福。」她也說:「自從感覺得到胎動後,我發現我的寶寶很好動,每次都踢得很大力,有時候還會被她踢到很痛。」


圖片|來源

從兩人份到三人份的生活

生產那天, Peggy 持續陣痛了 8 小時。她一心一意希望寶寶趕快出來,生產當下,僅是短短 10 分鐘,孩子就生出來了。「連護士都說我好強!」 Peggy 回憶起這段往事,仍是滿滿的母愛情懷。

「一直以來,我都跟媽媽相處得不錯,但自從自己懷孕後,才明白媽媽當時帶小孩有多累。」 Peggy 從小就覺得身為職業婦女的母親,是一個無所不能的女強人,做起任何事都很勇敢。

「直到我的孩子出生,我才發現,『媽媽』真的會為了孩子,不顧一切付出,願換得孩子健康快樂地成長。」

根據衛福部國健署 2016 年的統計,臺灣 20-49 歲女性,認為最理想之生育年齡介於 25 至 32 歲。但這不表示,未滿 20 歲成為父母的人,就無法好好養育孩子。

懷孕前, Peggy 覺得自己可以四處玩樂,賺了錢,就能和老公一起出國旅遊。生育後,倆人生活目標變成了「賺錢養小孩」,而不是「賺錢過兩人生活」。

「我們想讓家人知道,不是只有媽媽會帶小孩,爸爸也是。」 現在,自認為工作狂的 Peggy ,已經先返回職場上班,孩子和家務工作則交由老公負責。如果遇到非上班日,則換 Peggy 照顧孩子,讓老公喘息。(延伸閱讀:【丁菱娟】做個職業孕婦:誰說孩子跟工作要二選一?

「她一睡著,我們就趕快把握時間睡覺。」對夫婦倆來說,孩子的作息,就等於他們的作息。

儘管疲累,Peggy 仍覺得甘之如飴。「從他出生到現在,已經會『吃自己的手』,或是開始很想講話,當下看到會覺得,我的寶貝長大了,媽媽生下她很值得。」

「我不後悔做這個決定,甚至很感謝自己留住了這個孩子。」

從背書包到背孩子的這一哩路

嚴格來說,Peggy 懷孕時,已經 19 歲,不完全是未成年媽媽。但是,孩子終究是意外誕生。無論是有意或無意、成年或未成年,我們自己或周遭親友都可能面臨類似狀況。那麼,我們可以怎麼做呢?

如果在經濟上有困難,可以尋求政府資源。例如:社會局提供特殊境遇家庭扶助,裡面包含緊急生活扶助、兒童生育津貼、法律訴訟補助與心理輔導補助;或是由衛福部社會及家庭署主辦的未成年懷孕求助站,也提供諮詢服務。除了政府,其他民間組織,像是勵馨基金會,也有相關服務與資源。

對 Peggy 來說,懷孕生子是偶然,經過一番努力和調適,她逐漸找到適合自己與孩子的生活模式。 19 歲懷孕,讓她的人生轉了個彎,走上和大部分同齡女孩不一樣的路,但她不曾後悔,照顧孩子外,也一點一滴實踐自己對工作和家庭的渴望。

從背書包,到背孩子,對她來說,這個小生命,就是人生路上的驚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