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勞動部統計,台灣已經連續三年,男女薪資落差在 14.6 %左右。做過多年的獵人頭顧問,面談過將近千位職場女性,深深感受到,女生在職涯選擇上要做的取捨遠比男生多,需要面臨的妥協更是無法想像。我認為,女性職場工作者,絕對值得更好的待遇。

做過多年的獵人頭顧問,面談過將近千位職場女性,深深感受到,女生在職涯選擇上要做的取捨遠比男生多,需要面臨的妥協更是無法想像。我認為,女性職場工作者,絕對值得更好的待遇。

很直接的例子,跟男生面談時,多數情況就是了解他們的工作狀況跟期待,並提供適合的工作機會。是否有更好的薪水?更高的職位?更有發展性的公司?直接了當,不拖泥帶水。

然而,當我跟女性求職者討論工作機會時,我常常聽到的回答是:

「我的小孩還小需要陪伴,所以要找個不能常加班的工作。」

「我的老公要去北京創業,所以我要開始找北京的工作機會。」

「我的父母年紀大了,需要我照顧,所以我想找家鄉高雄的工作。」

多數女性把家庭規劃放在個人規劃之前,你可以說這是先天的賀爾蒙,也可以說這是後天世俗的眼光、社會角色分配與期待所造成的結果——女性比男性承擔更重的家務責任。(推薦閱讀:為你挑劇|《羅曼史是別冊附錄》:37 歲錯了嗎?照顧孩子,卻被稱游手好閒

舉例來說,照顧小孩是雙親的責任,但如果當小孩沒有被妥善照顧時,外界多數第一時間的反應,是質疑媽媽是否失責了?我曾經聽過一位職場媽媽泣訴:「無論我在職場表現有多麼優異,只要沒有花足夠時間跟心力照顧小孩,仍然得不到先生跟公婆的支持及肯定。」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很現實的層面是,多數企業會盡量避免雇用計畫懷孕的女性或離開職場過久的工作者。這是女性工作者正面臨的限制,也是無法在人力銀行明說的資訊,但背後也不難理解雇主有其考量。

前陣子跟一位女性朋友聊天,她問我是否有機會幫她介紹工作?仔細一聊,才知道她距離前一份工作已經兩年多。她先是懷孕時期不舒服,因而離職待產;等到生完之後,在家帶了小孩一年。當她決心要復出職場時,發現四處碰壁找不到工作,沒有企業願意收她。


圖片|Pixta

看著她既難過又著急,我安慰她說:「這不能怪妳,也不能怪雇主。妳以前是做行銷的,過去兩年的新科技發展太快,行銷工具跟方式也有不同,雇主自然會擔心你無法勝任。」我相信她最終一定會找到工作,但很現實的,在薪水待遇上可能會需要妥協。(推薦閱讀:工作與生活不是二選一!讓職場女性擺脫糾結的思考指南

當女性因為家務責任,而中離職場,我們是否能搭建一條重返職場的路,讓企業不至於流失這些優秀人才?

在面談小房間,我聽過更多辛酸故事。有位 V 小姐,育有三個小孩,當了五年的全職媽媽;而老公去大陸工作,有了小三一去不復返。於是,她必須扛下全家經濟。

她跟我說:「我沒有選擇,也不能等了。只要有公司願意用我,再低的薪資我都接受。」

另一位 K 小姐,是全球頂尖MBA畢業的高材生,畢業後擔任外商高階主管。35歲正值事業高峰時,她得知母親人在台南病況急轉直下,考量到哥哥有自己的事業,毅然決然拋下數百萬的高薪,返回台南老家陪伴著母親。

我絕對不是說,只有女性需要照顧小孩或照顧父母,現在很多男性也以家庭為重。只是絕大多數的例子,仍是女生優先做出這些取捨與妥協。這也是為什麼台灣女性領導者(政治家、企業家等⋯⋯)的數量遠比男性少,而在少數的女性領導者中,大部分的也是未婚或未有小孩。多數女性並不是沒有事業心,只是在現實的條件下,把家庭規劃放在個人規劃之前。

根據勞動部統計,台灣已經連續三年,男女薪資落差在 14.6 %左右。薪資落差的原因非常多,但不可否認的,你我生活周遭都看過無數女性遇到職涯中斷或待遇妥協的例子。過去女性提出過很多次類似的經驗與發現,我想以一位男性的觀察與角度提出,職場女性絕對值得更好的保障跟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