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朋友開始接觸身心靈,都是因為生命發生變化,產生了痛苦,不知道如何承受與轉化,於是遁入身心靈的領域,尋求一份平靜。我自己也是這樣。直到我發現自己雖然瘋狂上課,但覺得怎麼都空虛不足⋯⋯

許多朋友開始接觸身心靈,都是因為生命發生變化,產生了痛苦,不知道如何承受與轉化,於是遁入身心靈的領域,尋求一份平靜。我自己也是這樣。

「遁入」這個動詞真是特別貼切,25 歲那年經歷重大失戀的我,就像在兵荒馬亂下,受了重傷、奄奄一息的戰士,急急把自己藏入另一個世界,祈求生命不要再追殺我,也別讓人看見這狼狽模樣,於是進到身心靈系統,想治療心口上的傷。

瘋狂上課 覺得怎麼都空虛不足

當時我幾乎是看見什麼學什麼,人類圖、塔羅、花精、精油、前世今生、家庭治療、心理學,每次在課堂上都感受到滿滿正能量,有溫柔接納的老師、互相理解的同學、撫慰人心的語句、絕對安全的氛圍,和超脫世俗的視角,讓人覺得被救贖、被安慰,重新長出一點勇氣,能夠再次面對世界。每回下課我都充滿信心,覺得身上罩了一層隱形金鐘罩,從此以後,沒有任何事情可以打擊我,使我心情崩潰了。

可是,通常沒過多久,我又再度被打回原形,太多日常小事都震盪我的情緒。比如在家裡,我與弟弟的生活習慣不同,他一念我沒把家事做好,我就會緊張又自責,卻又不甘示弱罵回去,事後再後悔不已;又比如到了辦公室,當我與同事意見相左,即使我用人類圖觀點安慰自己「我們是不同的人所以不必在意」,但仍覺得糾結,因為真正的歧異並沒有被溝通解決。

我以為一定是我學得不夠多也不夠深,修煉等級太低,心靈才一直得不到平靜,於是繼續瘋狂上課,花了好幾萬,也一直到處打聽同學們接觸過什麼,學什麼更有效?像是到處都醫治不好的病人,打探著有哪位神醫能救得了他。更像無臉男,覺得自己空虛、不足,看見什麼都覺得需要,全塞進肚子,以為這樣就能平息內心恐懼。

修煉不在教室 實踐才能改變

這樣的狀態持續了大約兩年。有一次我與家庭治療老師聊天,我坦言自己雖然學了很多,卻仍找不到安定,甚至學越多越混亂,因為每一個系統的說法都不同,我不知道哪一個才正確。結果她告訴我:「不要花太多錢。」

她分享自己的歷程:一開始會踏上家庭治療領域,就是因為發現家庭經驗帶給她很多傷痛,直到她三十多歲都被過去生命綑綁住。她開始很仔細在生活中覺察,哪些事件她一直放在心上,哪個傷痛她其實過不去,哪些情緒總是操弄她的選擇。她閱讀了很多書籍資料,然後反覆對照自己的經驗,慢慢為複雜的思緒理出線頭,也直接與家人聊那些陰影,為當年的在意找一個出口。

當對自我的覺察越來越清晰,也釐清陰影形成的脈絡,她就像解開了纏身已久的炸彈,不再一被觸碰就瞬間爆炸,反而能藉由每次被觸動的情緒,再更深入地看見自己。而這一切的練習並不能在課堂上完成,只有回到日常生活的每一天,都保持覺醒與思考,才能慢慢生長出智慧,累積力量。(推薦閱讀:Marie Forleo 的動人演說:你的人生,別浪費在否定自己

原來,修煉無法一步登天,要透過整個生命歷程來實踐,而最好的修煉場,不是教室,就在生活裡。


圖片|來源

從覺察開始 掌握自己的情緒

於是我發現,自己根本是個偷懶的修煉者,看似上了很多課程,卻沒有真正入心,也從未在生活裡實踐、試驗,每次上完課我就以為自己已經學會了,以為課程會自動加冕我成為得道之人。事實上,我像上了很多補習班,也買一堆參考書,卻從來沒有回家練習的孩子,只是求得了心安,生命沒有真正改變。

我告訴自己,不要只是躲在課堂裡,感覺療癒和舒適,像個病人一直不敢出院,只有勇敢回到生活裡,做真實的修煉,才能實踐想要的轉變。

後來有天晚上,弟弟看到我在冰箱裡放了食物忘記吃,就和平常一樣生氣地大聲念我,我整個肩膀立刻聳起來,覺得做錯了事,卻又惱羞成怒想罵回去,結果我試著冷靜下來,想著自己想要的其實是溫柔溝通,不是爭誰對誰錯,於是不像以往火爆地回應,而是用平靜的口吻跟弟弟說:「好,謝謝你提醒我,我知道你看到的當下一定會生氣,可是我不是故意這樣,你可以不這麼兇地跟我說,我也會覺得比較舒服。」弟弟被我的冷靜嚇傻了,又為自己的語氣不好意思,就小聲地告訴我:「對不起。」

那一次的經驗對我是重要的鼓舞,發現自己真的可以透過這樣小小的練習,讓情緒爆發的當下,能抓住並控制自己,並朝希望發展的方向行動。因此生出了一點真誠溝通的能力、解決問題的信心,讓我不再懼怕情緒容易隨著外在事件波動,能穩定地回歸內在寧靜。

還有一次,男友因為太晚回家,又沒接電話,讓我等得焦急又生氣,完全無法做自己的事,也沒辦法先睡覺,正當我莫名焦躁時,突然覺察到這股情緒應該不只來自眼前這個事件。我靜靜地坐著感受,忽然覺得想哭,原來這跟我小時候,在家裡等爸爸回家的感覺好像,一心盼望著他快點回來陪我,卻不知道他人到底在哪裡,只能一個人焦慮等待。

那一天我看見內在的自己,曾有這麼深的失落,懂得了應該做的不是把氣都出在男友身上,而是開始揉開心裡的痛,好好療癒當年的傷口,因為那份焦急,始終出於自己。(推薦閱讀:沒人教過的獨處學:你的孤獨,是為了讓你感覺自由

課程是補給 只有你能上路

自我覺察作為轉變生命的開頭,是在課堂知識裡無法立即體會,甚至也無需透過很多課程才能學到的,只有隨時在生活裡保有意識,願意每天面對真實的自己,你才能藉著一個個情緒線頭,看見他們的來源,拆解纏繞已久的內心炸彈。

回看那段瘋狂上課的時光,我就像在游過這片海的過程中,已經太累,傷口太多,期待身心靈的課程可以乘載我,帶我不費力地抵達彼岸。如果你也和曾經的我一樣,還在各種課程中找答案,記得重回每一天在生活裡,練習勇敢、滋長力量,培養乘載自己的能力,無需再依賴任何事。身心靈系統是很棒的補給站,累了痛了,可以休息一下,補充能量,一旦準備好了,我們再次起身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