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百事集團大中華區客戶和銷售發展資深總監黃珮婷,無論是職場或生活,她都努力追求個人目標:工作上,不到 40 歲就擔任百事集團台灣區總經理;個人生活上,她經歷三次子宮手術,十三次試管療程,生了孩子。問她覺得辛苦嗎?她說:「當然很辛苦啊,但這件事情是『我想要』的。」因為是我想要,我選的,所以沒有犧牲。

此篇文章經網友回饋與討論,延伸議題討論文請至此處:寫在黃珮婷專訪後:讓我們談談真實的女性經驗,與真實的限制

那是一場越洋對話。下午六點,我用微信撥給百事集團大中華區客戶和銷售發展資深總監黃珮婷,她人在上海,接起電話,聲音爽朗,Hi Audrey,謝謝你撥過來。

去年底黃珮婷出了本書《下個十年,你在哪》,可說是她職涯歷程的精華集冊,貫穿核心命題,直指人心:下一個十年,你願意帶自己抵達哪裡?那麼,知道怎麼走過去嗎?

不到 40 歲,黃珮婷已任百事集團台灣區總經理,達成她十多年前為自己設立的目標。攤開她的職場經歷,寶僑品牌經理、肯德基行銷總監、葛蘭素史克行銷總監、雅詩蘭黛集團旗下品木宣言品牌經理⋯⋯,有些人是職銜比故事精彩,她則絕對是故事比職銜精彩的類型。(推薦閱讀:43 歲轉職的勇氣:不要讓年齡干擾你的任何選擇


圖片|黃珮婷提供

身上貼滿各種標籤,她說得非常明白,「我沒有要當任何人的偶像,你最需要的,是成為你自己,真的。」

別把完美當目標,那只是把自己逼死而已

我提了近期女人迷剛做的女性影響力問卷結果,68.8% 的女性認為,職場最大的挑戰,在於角色眾多,時間分配艱難,職場與家庭難以兼顧。我說,Betty 你怎麼看?(推薦閱讀:2019 女性影響力大調查:僅有 8% 女性自認具影響力

「關於時間分配,我們很常提到 balance。我反而覺得,這個 balance,不是時間的平衡,而是角色的分配。」

怎麼說?「像以前我們考聯考,每個科目的分數不一樣,權重也不一樣。以我自己來說,工作上,我想拿超過 80 分;在其他角色,我就希望及格就好。全面衡量自己有哪些角色,思考在這些角色上想拿的分數,其實不見得都要拿滿分啊。」

平衡是假議題,事事完美是種假象,真正重要的,是你真正想要的是什麼?更何況,給自己設定的分數也不是一試定生死。狀態是流動的,分數當然也是,「比如說,作為一個媽媽,在我兒子生日的月份,我想拿高分。」孩子的重要時刻,她想要在場。

這個過程,會很清晰而誠實地看見「每個人都有做不到」的時候。真的,那就去求援,去想方設法,並且建立自己的支持系統。「當你嘗試想解決方法的時候,不見得是自己去做,也可能是邀請別人幫你,不要害怕求援,有些時候,你需要的是一個團隊。」

黃珮婷坦率在電話另一頭尖叫,「別把完美當作目標,那只是把自己逼死而已。我不是完美主義者,我還想要活。」

黃珮婷分享自己的狀況,她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己是下廚苦手,真煮不好,家務部分就請阿姨幫忙,她則另外設計與孩子相處的時間。日子忙,常出差飛來飛去,她就出差前預先做好幸運餅乾,「我的另一半跟孩子抽中餅乾裡句子的時候,會知道我的心在這裡。」

聊到一半,電話另一頭傳來孩子聲音,她笑說,是,是我兒子,他在旁邊跟我一起。

因為是我想要的,所以沒有犧牲

她曾在臉書分享,去年年底,孩子期末表演,十二生肖的故事,孩子演的是圍觀村民。將近一小時的表演,孩子的台詞,大概只有五秒吧。她還是請假,兩次都到表演現場,不惜缺席客戶晚宴。她想在場,這樣「平凡」的瞬間,也是家庭的場景。她這麼寫,「我意識到我們都是平凡的普通人,而其實再平凡,也有人將你視為英雄,就像孩子之於媽媽。」

生孩子之前,她認真想過,她要重新定義自己想當個什麼樣的媽媽,她不想被困在既定的「媽媽印象」裡。

「因為我知道,我永遠無法像日本媽媽一樣,每天做精緻便當;我也沒辦法,24 小時在家帶孩子,那不是我;我作為媽媽,我想的是,我要跟孩子一起成長。我想讓孩子知道,持續學新的東西,是很快樂的事。」

她說近期孩子學校有個專案,要研究當代藝術家,接著報告,母子倆就一起找題。後來選來選去,找到蔡國強,報告規定要仿效藝術家的設計,他們就找來了布匹跟箱子,做出爆破效果,「我感覺,我跟孩子是一起探索這個世界。」


圖片|黃珮婷提供

講起孩子,她聲音眉飛色舞。我問孩子幾歲了,她說七歲半快八歲,試管寶寶。先前有人聽到孩子是試管寶寶,對他兒子耳提面命,「哇那你要孝順喔,媽媽生你好辛苦。」

她苦笑,很認真地和孩子溝通,「孩子,媽媽沒有希望你一定要孝順喔。因為媽媽生你的過程,和你一起成長的過程,已經得到應有的快樂。」如果孩子孝順,那我是多得的,她說。

經歷三次子宮手術,十三次試管療程,生了孩子,「你說辛苦嗎?當然很辛苦啊,但這件事情是『我想要』的。」因為是我想要,我選的,所以沒有犧牲,就這麼簡單。(推薦閱讀:我可以為孩子做 13 次試管,但我也不想放棄工作

選錯,其實不會怎麼樣,改就好了

我接著問,那我們該怎麼設想選擇?你一路走來,不停跨出舒適圈,推展精彩的職涯風景,又是如何判斷?

「其實我很想講一個概念,不要把『選擇』看得這麼嚴重。選錯了就換,選錯了可以重選,人生其實很長。」

出乎意料,她不是事事精算的計劃派,反而更像兵來將擋的行動派,計劃未來之餘,每一個最好的時刻,都是當下。


圖片|黃珮婷提供

她說人生就是這樣,前一刻還在猶豫該不該買房,要不要做這麼大的決定;下一刻就被派來上海。怎麼看人生的選擇?她給的答案倒是很豁達——選錯了,改就好了。

「我很難回答,人生最重大的選擇這種問題。想想,可能是生了孩子吧,一個生命因我而來,這還是很大的決定與責任。可是,我也沒有辦法想像孩子未來會遇到什麼樣的環境,未來人類會被 AI 取代嗎?我不曉得,也無法替他選擇。我能夠做的,就是帶著他,探索這個世界,如果選錯,我們就修正囉。」

對於「選錯」的害怕,經常讓我們駐足不前,她的話讓人十足寬慰,「走錯路真的很正常。導航是這樣的,你知道你在朝什麼方向走過去,你知道自己想要去哪,你知道自己適合去哪,那就好了。」而且,每個人該去的地方,應是不一樣的,也不需要一樣。

常有人臉書私訊問她,Betty 姊,我該怎麼做選擇?她都只有一句話,你的人生,我不知道你的狀態與情境,我不是你,我無法替你選啊。

該怎麼選?這個問題其實只有「你」自己能回答。「做個比喻,你去餐廳,從開胃菜前菜小點主菜一路往下點,只有你點得出來你最喜歡的組合,你才有 formula,沒有其他人能告訴你。」最好的答案,應該是最適合你的答案才對。

語畢,她又大笑,哎呀我真是吃貨,愛吃得不得了。

下篇:〈專訪跨國資深總監黃珮婷:業務會議那天,我肚裡的孩子心跳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