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僅能夠在優秀運動員身上看到超人般的能力,在我們周遭的人的身上同樣能夠看到。」那些運動教我的事,讓我更相信自己富有力量。

Nike Women 副總裁兼總經理 Rosemary St. Clair 回顧了 20 年來女性在體育界的輝煌歷程,並展望了鼓舞又激動人心的廣闊前景。

運動教會我們如何找到內在的力量。

比如當我觀看網球比賽的時候,我總是被運動員自我挖掘內在力量,而後併發出的能量所折服。一次失球後可以在12秒內迅速轉化為一次成功的回擊,沮喪也隨之轉化為勝利。這樣的能量讓我覺得我也能走出去征服世界。


來源|Nike 提供

我們看到優秀運動員總是充滿了幹勁。例如網球運動員 Serena Williams、體操運動員 Simone Biles、單板滑雪運動員 Chloe Kim、 擊劍運動員 Ibtihaj Muhammad 等等,每個人看起來似乎都有取得成功的超能力。

在 33 年的 Nike 職業生涯中,Rosemary St. Clair 曾擔任田徑運動部(Field Sports)全球副總裁; 跑步新興市場部(Running Emerging Markets)和大中華區業務副總裁;以及男子訓練類別(Men’s Training)副總裁,負責北美的授權和團隊。她還是個忠實的體育迷,有定期跑步的習慣。

其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1999年美國國家隊隊員表現出的鋼鐵般的意志。當時9萬多名球迷冒著高溫的天氣觀看了足球決賽的點球大戰,到現在依然是我一生中最難忘的時刻之一。Brandi Chastain 的最後一顆點球,承載著整個國家的希望,是體育史上最偉大的決賽之一。對於整個國家團結一心有著重要意義。

我曾在市場行銷上下過功夫,設法讓人們感受到比賽的熱情。到了 1999 年,我們想讓運動員成為年輕女孩心目中的女英雄。我們想要激發起大家的動力,於是致力於鼓勵父母帶女兒去觀看比賽。老實說,那時我們並不確定這個辦法是否會奏效。

不過我們做到了。當時的足球運動員 Alex Morgan 才十歲,現在已經能夠帶領美國國家隊參加今年夏季的錦標賽了,這是一個最有力的證據。(推薦閱讀:【運動小姐】愛自己的身體,愛它的不合規矩

我們對體育的定義並非一成不變。1970 年代,隨著性別不平等的形勢發生變化,剛剛成立一年的 Nike 便宣導實施 1972 年出產的《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條》(Title IX)。在整個 1980 年代,Nike 一直支持女性在競賽中爭得一席之地。20 年前,女性對體育的定義還很狹隘,也很傳統,僅限於諸如體操和網球這類集體項目和個人項目。

今日女性運動行業正處於轉捩點。體育的定義範圍全面擴大;我們認識到,參與傳統體育能夠帶來自尊和自信,透過參與瑜珈、重量訓練、功能性健身等運動與訓練同樣能達到該目標。我們不僅能夠在優秀運動員身上看到超人般的能力,在我們周遭的人身上同樣能夠看到。

這種對體育的新看法鼓舞人心又令人興奮。

對於 Nike 來說,這已經成為我們重新調整理念的催化劑。女性參與體育的方式越來越多。當他們在比賽中取得個人紀錄,硬舉重量達到自身體重、完成一個引體向上、甚至僅僅是第一次跑完一英里(約 1.61 公里),這些都能透過積極心理暗示「我做到了」來建立自信。不僅僅是偶爾,而是有規律地參與,我們希望每個人都參與運動。而且我們知道,為了實現這個夢想,我們必須針對各種願望和需求展開對話。

「我們不僅能夠在優秀運動員身上看到超人般的能力,在我們周遭的人的身上同樣能夠看到。」

為了鼓勵所有人都參與運動,我們為產品開闢了新的可能性。其中包括在我們的運動科學實驗室(NSRL)投入資源,並在設計中拓展我們對女性需求的理解。這項努力的結果就是,我們首次為運動員設計了運動專用的伊斯蘭頭巾 Pro Hijab,並且根據女性運動員需求提供完善產品尺寸,例如目前我們正在對運動內衣進行創新,最大尺碼達到 44G,確保所有女性都能享受到適合的尺寸和運動內衣功能。(推薦閱讀:【運動小姐】真正重要的,永遠都是付出的過程

最重要的是,我們知道Alex Morgan(足球運動員)、Serena Williams(網球運動員)、Simone Biles(體操運動員)、Chloe Kim(單板滑雪運動員)和 Ibtihaj Muhammad(擊劍運動員)背後都有教練團隊和支持者。在這些支持者中有年輕的女孩,她們本身就是運動員,同時她們也代表著新一代的需求。

我們看到了大眾始終如一並且透過各種方式支援體育的價值。為此,我們致力於在世界各地培養新的女教練。我們還透過NTC應用程式提供服務,比如瑜珈和正念訓練,進而拓寬我們的運動視野。我們認識到,在讚揚有競爭力的運動員的同時,我們也必須毫無條件地支持每一個擁抱積極生活方式的人。

儘管我們不停的在前進,並且其中一些目標已經實現,但這還不夠,我們的目標是讓「運動適合你嗎?」這個問題的答案從「不,這有點瘋狂」轉變為讓所有女性都可以斬釘截鐵地說「這就是為我準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