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普拉經歷童年時期的重重困難,也仍不對生命放棄。看歐普拉的成長歷史,從他身上獲得無盡的力量!

1954 年,歐普拉生於密西西比州,媽媽生下她時才 10 幾歲而已。父母並未結婚,很快就分開了,所以她由祖母照顧。她從小就非常聰明,才 2 歲半祖母就教她識字,在學校也是跳級生(跳過幼稚園和二年級)。歐普拉在 6 歲時被送到密爾瓦基(Milwaukee)某處破敗的貧民區,跟母親及 3 位同母異父的手足住在一起。她說她從 9 歲到 10 幾歲初的時候,陸續遭受多名家人所信賴的男子猥褻。

12 歲,歐普拉再度換環境,被送到納許維爾(Nashville)與當理髮師的父親同住。對年輕的歐普拉來說,這段時光算是比較正面的,教堂及一些社交聚會開始找她去演說。有一次演講,她還賺了 500 美元;自此,她就知道要「收費演講」。

後來,她在父母親之間來來去去,從前承受的性侵創傷再度浮現。母親的工時長又不規律,無法經常在家陪伴。14 歲時,她懷了男胎,出生沒多久後就不幸夭折。歐普拉過了幾年的荒唐生活,有次還逃家,最後落腳父親家。她感念父親的嚴格與奉獻,是他的規則、引導、系統架構及書籍拯救了她。父親要求她每星期都得寫一篇讀書報告,每天要先學會 5 個新單字才能吃飯。

這讓歐普拉脫胎換骨,不僅在校表現優異,高中還沒畢業就進入廣播電台工作。她在贏得一場演講比賽之後,順利拿到獎學金,進入田納西州立大學(Tennessee State University)就讀,主修傳播。19 歲就在地區性的晚間新聞節目擔任共同主播;以其臨場情感豐沛,充滿活力而受青睞,沒多久就正式進軍電視及廣播。(推薦閱讀:歐普拉的專注哲學:「我只把時間留給在乎的事」


圖片|金球獎官網

1976 年,她搬到馬里蘭州的巴爾的摩,於當地的 ABC 分台擔任記者與共同主播。隔年,她找到她真正的媒體舞台──廣播脫口秀;她共同主持的《巴爾的摩在說》(Baltimore Is Talking)一飛沖天,造成很大的迴響。在巴爾的摩,她的聽眾比全國知名脫口秀主持人菲爾.唐納修(Phil Donahue)還多。

1984 年,她到芝加哥,把當地一個沉悶的脫口秀節目《晨間芝加哥》(A.M. Chicago)弄得生龍活虎,收視率很快就從第三名竄升到首位。隔年,製作人昆西.瓊斯(Quincy Jones)相中她的才華,決定安排她演出由愛麗絲.華克(Alice Waler)小說改編的電影《紫色姐妹花》(The Color Purple)。(推薦閱讀:感謝那封沒寄出的情書!歐普拉:「別愛到認不得自己」

這部電影備受好評,也帶動她的脫口秀節目(現在已改名為《歐普拉.溫芙蕾秀》),聯播區域越來越廣。她成功的將地區性的節目轉型,從原本傳統婦女的焦點及小道八卦拓展為更嚴肅、寬廣的議題,諸如癌症、慈善工作、藥物濫用、自我改善、地緣政治、文學、精神靈性等。1986年,歐普拉成立自己的製作公司,逐步打造媒體帝國。

2000 年,她出版《O:歐普拉雜誌》(O:The Oprah Magazine),也大受歡迎;接著又乘勝追擊,發行為期 4 年的《O 居家雜誌》(O At Home),並與別人合寫 5 本書。2008 年創立新的電視頻道,名為「歐普拉.溫芙蕾電視網」(OWN: Oprah Winfrey Network),準備在此播放以自我為品牌的脫口秀節目。

此時,歐普拉贏得「泛媒體皇后」(Queen of All Media)的封號,成為最有錢的非裔美國人,同時也是美國史上最顯赫的黑人慈善家。根據調查,她是北美第一位也是目前唯一身家數 10 億美元的黑人;即便早年歷盡艱辛困苦,如今已被視為全世界最具影響力的女性之一。她獲頒哈佛大學和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的榮譽博士學位;2013 年,她從歐巴馬總統手中接下總統自由勳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