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不應該在最後倒數才開始去想死前清單,都應該在有能力開始去完成自己的夢想清單。」帶爸爸用 37 天走訪 5 個國度,跨越世界四大洲,一場難忘的畢業旅行遊記。

什麼樣的旅行是非去不可的旅行?我想,並不是去世界的任一個角落,而是對你的人生會產生重大意義的旅行,不去會後悔一輩子的旅途。

37 年前,我誕生在這個世界上,有個男人把嬰兒的我抱在掌心,默默流下男兒淚,37 年後,他從一個少年郎轉眼變成白髮蒼蒼的老傢伙,頭禿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偶爾還會打結,喜歡去世界旅遊,但是英文不通,所以用最簡單的方式「跟團」去完成心願。(推薦閱讀:海島放鬆、城市冒險、公路旅行!十二星座的年度旅遊建議

他的世界地圖從亞洲走到美州,一路延伸到歐洲跟南美洲,走訪了世界七大奇蹟的六座,也蒐集世界三大瀑布,坐郵輪去北極,還去非洲看過動物大遷徙,或許他不像達人可以自己走遍世界,靠著殷實賺來的錢一點一滴走自己想要的路,對他來說把兒女顧好是家庭的責任,去外地旅遊是對自己的責任,奈何世界這麼大,歲月卻容易老。

64 歲時,他試探性的問不成材又無業遊民的女兒我「帶爸爸去南極好嗎?」剛離職不久女兒搖搖頭,南極這麼遠呢!重點口袋也沒多少錢,女兒擔心自己沒辦法。

67 歲時,他又問了那個老是在外到處鬼混的女兒我「今年要帶爸爸去南極嗎?」3 年內走訪 40 多國的女兒歪了頭,說「好阿!」那時剛從南美洲哥倫比亞回來,也覺得南極沒有想像中遙遠,還有困難,即使這個女兒語文天分完全不行。

於是浪蕩的女兒就開始上網研究南極的船票,飛往南美機票,原本想帶老爸浪跡天涯玩到瘋癲,結果老頭的妻子跳了出來「可以不要去那麼久嗎?」母威勝於天,於是 45 天的行程硬是挪成 37 天,沒錯,這 37 天要展開這對父女前無史例的南美極難大冒險。

害怕嗎?事實上我很害怕把爸爸搞丟在國外,還有哪一個環節出問題,我這個女兒出門前很少訂住宿跟交通,喜歡一個背包浪跡天涯,總是碰到一堆窩囊事,一想到要到亂源不停的南美,就讓人心神不寧,不過有一種絕對是你想去做,身邊有許多人的爸媽都已經不在世界上,爸媽的身邊也少了很多親戚朋友,在學習面對死亡之前,我們並須清楚人的時間是有盡頭,無法在心跳停止之後才後悔當初。


圖片|作者提供

出發的第一天,我問老頭「緊張嗎?」老頭很興奮的說「不會阿!」心想你不緊張,你女兒倒很緊張,幾乎快要連續 26 小時的航班,一般經濟艙,真怕爸爸腰痠背痛會喊著要回家,還好你一路睡得很安穩,也沒有鬧脾氣,只不過一落地就發生了悲劇。

原定隔天從阿根廷首都搭一個小時快船到對岸的烏拉圭世界遺跡小鎮科洛尼亞 Colonia,沒想到在昨天烏拉圭片面取消台灣免簽證的優惠,我的大腦宛若晴天霹靂,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該是先退船票呢?還是要去問哪裡可以辦簽證?一整個上午我連繫了信用卡公司、保險公司、船公司、駐阿根廷辦事處都苦無辦法,爸爸在旁邊看著愁眉苦臉的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一轉眼就到了中午。


阿根廷 烏拉圭領事館。圖片|作者提供

「你餓了嗎?」我問爸爸。爸爸說還好,我查了烏拉圭領事館的地址,跟爸爸打個商量,目前外面遊行示威沒辦法搭車或叫 UBER,我們走路去好嗎?於是一老一小沿著 7 月 9 號大道,順著無止盡的示威遊行,經過了著名的景點方尖碑,也路過了哥倫布劇院。

此趟第一個景點竟然是烏拉圭領事館,頭上感到一陣頭暈目眩,上了三樓一個女子問我「你要來辦什麼?」我蹙著眉頭說「簽證,但我想詢問一下⋯⋯」說實在我不知道是否當天申辦就可以拿到簽證,不想在這裡耗著等,女子問我「你來自哪個國家?」我拿出護照秀給她看,哀嘆的說「台灣」我明顯看到她眼神飄疑了一下,似乎眼角帶著同情,放軟的口氣說「你先坐在旁邊一下。」

二十分鐘煎熬過去,簽證官把我叫了過去,此時已經下午 1 點多,距離領事館關門時間約 1 個鐘頭,他告訴我「兩張照片、1620 披索。」才剛下飛機的我沒有照片,也沒有披索,對方也不收美金,於是又陷入了天人交戰,我倆默默走出了領事館,爸爸安慰我說「明天不去烏拉圭也沒關係。」

不,這場戰爭還沒結束,我要試到最後一分鐘才能說放棄,我又立即私訊問阿根廷的朋友 Sofia,「你知道附近領事館附近哪裡有照相館嗎?」就在 2 點 45 分,終於湊足了披索跟照片,在 3 點那刻拿到核發簽證,此刻眼淚都快要流下來,才忘記從出關之後都還沒吃過任何食物,對於旁邊這個老頭,感到非常虧欠,實在無暇找什麼餐廳,路旁吃了 SUBWAY 就覺得心滿意足,然後,就回旅館睡覺。

或許這是老天爺給的考驗,隔天一早拿著簽證跟船票就前往烏拉圭的科洛尼亞,半天行程光簽證跟來回船票就燒掉快 300 美金,後悔嗎?一點都不,嘗試過若還是失敗,就只能接受,後悔是都還沒有嘗試就認輸,錢很重要,勇氣更重要。


阿根廷 布宜諾斯艾利斯。圖片|作者提供


阿根廷 布宜諾斯艾利斯 La Boca。圖片|作者提供

結束了烏拉圭,阿根廷朋友帶我們走訪了布宜諾斯艾利斯最觀光的 LA BACO 區,Caminito 大街旁擁有繽紛艷麗的彩色房子,這裡是阿根廷的起源,現在則是亂源,許多人都警告別在這區走進暗巷,除了可能整副身家全沒外,還有人身安全的顧慮。

在 Sofia 的帶領下,我們更了解這幾年阿根廷的動向,曾經阿根廷的披索對美金是 1:1,現在則是 1:38,2018 年曾一夕跌落 40% 的幣值,曾經的世界霸權也因為政府貪污無能淪落到人民痛苦不堪,對於在阿根廷生活近二十年的 Sofia 更是感慨,透過她的分享,我們似乎也不在淪為吃喝走買的觀光客。

我告訴爸爸你是幸運的,有這麼多人陪伴你旅行,結束了三日布城的各種示威洗禮,就飛到阿根廷南方最遠的城市烏蘇懷亞,這裡號稱是世界的盡頭,也曾經是罪犯最終的流亡之地,氣候馬上從合適的春天變成了冬天,冷風從南極吹來,讓人會打個哆嗩。

一句西語都不會的我,看不懂菜單的我,鬧了一個大笑話,在烏蘇懷亞的第一餐點了沒有醬料的乾巴巴義大利麵,還好坐在是爸爸,他包容了我在旅程裡面所有的對錯,吃什麼?都好!去哪裡?都好!我們坐船去看世界盡頭的燈塔,還去火地島國家公園走阿根廷公路的最後一端,還在大街上跟一堆瘋狂的足球迷一起吶喊,你說「或許這輩子都沒想過可以這樣旅行。」


阿根廷 烏蘇懷亞。圖片|作者提供


阿根廷 烏蘇懷亞。圖片|作者提供

終於,到了要上南極船的下午,你掩不住眼角的興奮,對你來說這是一輩子最想完成的夢,沒想到要在此刻成真,拿著船票等待從碼頭拖著行李上船,像極了鐵達尼號電影中傑克拿著贏來的船票準備登船,捏捏臉頰,是會痛的,這對瘋狂父女就要踏上了跟世界失聯的南極之旅,隨著船身鳴起號角,心中的大石頭也彷彿徹地放下。

南極船在德瑞克海峽劇烈搖晃兩天後,遠方緩緩出現一座冰山,船上的每個乘客都興奮的往甲板上奮力一湊,我跟爸爸站在欄杆前,爸爸說「那是南極大陸嗎?」我說「不是,那是南捨德蘭群島,再過兩天你就會到南極本島。」

第三天的下午,老天爺在南極放了個晴,船上 90名 乘客依序搭著橡皮艇登島,我們終於踏上了這塊土地,除了白雪外,就是一眼望不盡的企鵝跟海獅。第四天南極下了雪,我們還是登島去看動物,第五天南極出了大晴天,我們爬上了南極小島的山頭望著海,還跳下海去游泳,爸爸硬朗的身體完全不畏懼南極冰冷的海水,第六天到了英國研考站,從南極寄了無數封明信片給遠方,最好的禮物,是我送給你無止盡的勇氣,第七天南極的暴風將至,我們將行程提早結束,再度搖搖晃晃回到了現實。

「爸爸,南極好玩嗎?」或許,爸爸也說不出來,但是,眼神裡你看的出他的驕傲,那是閃閃發光的,而我也好幸運能陪伴他走過這趟驕傲的旅程,或許早個 20 年來,身體會更加硬朗,但遲到永遠比沒有到好,南極,總算在他一生中,畫下了句點。


南極。圖片|作者提供


南極。圖片|作者提供


南極。圖片|作者提供

在南極船上,還有另外兩個來自台灣的同伴,還有新加坡的女孩,我們在烏蘇懷亞的老船長帝王蟹餐廳,用三隻帝王蟹作為最後的惜別宴,爸爸,這趟旅程,也不是只有我陪你呢?或許當你出發之後,才會發現自己並不孤單,南極船上有許多比爸爸還要年長的人,80 多歲的波蘭老爺爺,上天下海難不倒他,還有高跟鞋老奶奶二人組,不管浪打的再高,還是要穿高跟鞋,說真的,去完南極之後有沒有發現,你一點都不老呢?還能做的事情比想像還要多,還要精采。

結束了中餐,我倆之後飛往阿根廷卡拉法特小鎮,一睹全世界第三大冰川 Glaciar Perito Moreno,正值是西洋的聖誕節,夜空中放起了煙火,我們在人生度過一個很特別的日子,我幫你點了羊排,自己點了牛排,從看不懂菜單到認出了幾個西文,我還是有進步的,我們無法把所有東西都準備好才要出門,重要的是勇氣,你相信自己可以。

旅行第 21 天,從阿根廷搭著巴士穿越邊境,來到智利的納塔雷斯港,這裡是智利百內國家公園的入口,美國《國家地理》雜誌曾於 2012 年將百內國家公園評為「世界第五大風景勝地」以及「一生中不可錯過的 50 個景點之一」,而我就要帶你去看巴塔哥尼亞高原最讓人怦然心動的美景,果然老天又是眷顧我們,給了完美的天氣,看見了著名的三塔,以及牛奶藍的裴歐埃湖,以及最終的格雷冰川,還看到奔跑的駝羊與啄木鳥。


圖片|作者提供


圖片|作者提供

帶著心滿意足飛往了智利的首都聖地亞哥,然後轉往最後一站復活節島,我們要在摩艾石像前度過 2018 年的最後一天,那一晚復活節島會放盡 15 分鐘的煙火,慶祝著 2019 的到來,以及紀念 2018 年的結束,就在萬里星空下,許下對於 2019 年的願望。

「爸爸,你還有什麼願望呢?」我好奇的問,這趟旅行似乎打開他的任督二脈,說了一連串的國家,講了一連串的地名,還說「接下來幾年都可能要麻煩你。」我點點頭,笑了出來,或許曾經我們站在刀尖的兩端,彼此爭鋒相對,沒想到在多年後的今天,卻如此珍惜,沒有一段路會是白費,那些年吵過的架已經消散在雲間,只剩眼前的銀河劃出明日的璀璨,突然間流星閃過眼前,爸爸問我「你有什麼願望?」我把秘密藏在胸前。


智利 復活節島。圖片|作者提供


智利 復活節島。圖片|作者提供

旅途第 31 天,從聖地亞哥準備搭巴士到附近的瓦爾帕萊索 Valparaiso,那天是讓人覺得最恥辱的一天,我們搭上當地地痞的野雞車,沒想到卻上了賊車,原本說好一趟 6000 披索,結果開車後馬上坐地起價變成 8000 披索,我們多付錢後,智利男也毫不留情用西文在旁邊羞辱我們,多想用一拳打在他的臉上,爸爸忍了下來,我也忍了下來,因為你若是跟流氓生氣,最後憤怒指會燒回到自己的身上,旅行不可能永遠風平浪靜,碰到好人,你只能告訴自己「永遠再也不要碰到這種爛人。」我可以選擇放下,畢竟我們只是旅人。


智利 Valparaiso。圖片|作者提供

旅行第 33 天,南美旅程來到了最後一天,那個晚上我無法入眠,不是外面的汽車太吵,而是旅館的監視器壞掉,半夜三點還在鳴聲做響,我憤怒的在服務櫃台盯著夜班人員修好機器,爸爸則是在房間裡睡不太好,旅程都到了最後,怎麼還是讓人感到煩心,只是我不想選擇忍耐,旅行告訴我「每一個當下,就是做出對自己最好的選擇,即使那並不能解決所有問題。」

最終,我們搭上了飛機,結束這趟將近飛行 5 萬公里的長途旅程,統計這次 37 天搭 11 趟飛機,

5 趟船班,走訪 5 個國度,世界四大洲,阿根廷、南極、百內國家公園、卡拉法特大冰川、復活節島等等,遇見了阿根廷 Sofia 姐妹、萊拉、南極船上環遊世界的蘇跟環遊南美的凱特、智利地方媽媽跟無敵帥氣的芭樂哥一家、復活節島 6 個台灣人、在瓦爾帕萊索遇到的品君跟米娜,最重要是爸爸完成了他最遠的畢業旅行。

人生不應該在最後倒數才開始去想死前清單,都應該在有能力開始去完成自己的夢想清單。

我問「爸爸,旅程要結束了!有什麼感覺呢?」你告訴我,有點累了!但是一切都很值得,68 歲的你,還有 20 年可以走,你說回去要練身體,要多走路,因為擁有健康的身體,這個世界才會屬於你。(推薦閱讀:走春推薦!爸媽爺奶都會愛的 11 條健行溫泉步道

我想,你的內心應該也起了很多化學變化,我們都需要回到家沈澱一下,旅程到了歸程,你同樣很期待回到家見到熟悉的家人,37天,不算長,也不算久,回家好好休息,好好賺錢,等我們錢存夠了,再來一場大冒險吧!旅程會讓人上癮,絕對不分年紀。

或許,下一次,也沒有下一次,所以就要趁著自己還有能力跟時間,完成想要的每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