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為什麼老是那麼被動?認識的人不聯繫他,他就不會主動找對方;遇見了心動的人,哪怕人家已經示好了,只要還沒明確表白,仍然會像只蝸牛一樣縮在自己的殼裡。其實,這些被動的人,很多時候不是不想主動,而是不敢主動。

KY作者 / 咯咯

我最好的朋友可能是我見過最被動的人了。如果別人不來主動認識她,她就絕不會去主動打招呼;認識的人不聯繫她,她就不會主動找對方。即使是和人吵架了,她也幾乎永遠不會做主動去言和的那個人。

當她遇見了心動的人就更加被動了。有時哪怕人家已經示好了,只要還沒明確表白,她就仍然會像只蝸牛一樣縮在自己的殼裡。不僅是人際中,生活中、職場裏,她也既不為自己主動爭取機會,也難以主動解決矛盾。

這看似是一種很「佛」的狀態,但她卻常跟我說,她也為自己的「死被動」而苦惱,經常會羨慕那些主動的人,想要什麽就自己去爭取,想做什麽就去做,可她覺得自己就是做不到。

所以,今天我想來給和我的朋友一樣的「死被動」們寫一篇文章。

被動很多時候不是不想主動,而是不敢主動

在人際交往中習慣性被動的人中,其實有很大一部分是社交焦慮者。在《害羞與社交焦慮症》一書中,作者 Lynne Henderson 博士對社交焦慮的定義是:由於害怕外界的消極評價而對社交產生不舒服的、恐懼的情緒,以及在社交情境中表現出退縮、回避行為。對他們而言,「主動」在操作上就是一件高門檻的事。

社交焦慮者的消極被動主要源於兩個方面:對外界評價的過分在意和過度解讀。於是選擇被動再被動,來避免觸發自己的焦慮和恐懼。

與此同時,他們還經歷著一種趨避衝突(即同時具有趨近和逃避的心態)的困擾——既想和他人親近、建立聯結,又擔心別人會不喜歡自己,對自己做出負面的評價。

對他人的眼光的過分在意,源於被動者過剩的「自我意識」(self-consciousness)

自我意識,和有意識地進行關於自身思想和情緒的洞察(即自我覺察,self-awareness)是兩回事。自我意識指的是一種「無比強烈的感覺到自己的存在」的狀態(Cheek & Briggs, 1982)。

這種感覺是非常不舒服的。在下意識的遐想中,自己仿佛一直在被「注視」著;強烈地感受到自己的一舉一動;不斷審視自己說出的每一句話;在人群中會有種「所有人都在看著我」的錯覺——都是「自我意識」的體現。

自我意識弱的人,更容易達到「忘我」的狀態。在與他人的互動中、在需要展現自己,或是該為自己發聲的場合,他們可以暫時忘記「自己」的存在,去表現自己,達成自己的目標。用一句通俗的話來說,他們在人群中沒有背負著那麽重的「偶包」。

而自我意識高的人,則常常在人際和關係中產生羞恥和尷尬的感受(Parmar, 2004;Gardner, Pickett & Brewer, 2000)。「主動」帶來的不確定和不安全感,會讓他們時刻處於煎熬之中——「我說錯什麽話了嗎?」、「我現在看起來一定很蠢」、「人家根本不想理我吧」、「我為什麽要主動丟臉」⋯⋯。

因此,他們在人前更不容易放開,顯得拘謹而被動。他們相信,只要不主動發起,自己就大概率可以避免這種侵入式的反芻思考(rumination;即反覆「咀嚼」已經發生的事),避免尷尬和羞恥感的折磨。被動對他們而言像是一種不得已的自我保護。

過度或錯誤解讀人際中的信號,源於他們不健康的歸因方式

社交焦慮的被動者們還有一個特點,那就是他們對於負面的外部事件的歸因,往往是向內的(internal)、整體(global)的。簡單來說,就是當人際互動中出現了一個不好的信號,或是他們認為不好的信號,他們會認為那是自己的問題,並把這種負面結果代入所有類似的情境中 。

舉個例子,如果他們在鼓起勇氣和對方說話時,沒有得到對方熱情的回覆,他們就會傾向於將此解釋為「一定是我太無趣了」(而不是「對方可能正在忙」),並且以此來對所有類似事件做出整體的預判——「我主動搭話都是這樣的結果,別人都會像這樣覺得我厚臉皮」。

當然,被動也可以是一種自主自願的選擇

1. 「被動」是關係裡的權力鬥爭中的一種策略

有句話是這樣說的:「先主動的人就輸了」,它其實是有一定道理的。在關係中,那些一直處於被動方的、態度模糊的人,很多時候在關係的權力鬥爭中的確處於「上風」。 

社會學家 Willard Waller 曾提出過「最少興趣原則」(Principle of Least Interest),這一理論現在也被廣泛地應用於人際關係和親密關係中。簡單來說,在關係中,投入越少、表現得越被動,就擁有越多的權力;或者說,至少看起來擁有更多權力。用一句俗話概括就是,「在感情中更投入的那一方,往往更吃虧」。

Waller 認為,這主要是因為,一個人對感情投入得越多,就意味著他可能會主動地付出更多。而此時就意味著這個人將「是否接受付出」,「是否回應以同等的付出」的權力交給了對方。

一方面,他們賦予了對方的是更多的選擇權——「在知曉你的態度之前,我可以選擇不透露我的感受;在你明確表達態度之後,我可以選擇要不要回應、如何回應。」而感情投入更多,也意味著他會去更多考慮到對方的需求,此時,也就賦予了對方(不斷)提出要求的權力。

在關係中,還有一種被動的形式不僅與權力感、控制感有關,還充滿了攻擊性。心理學上將其稱為「被動型攻擊」(Passive-Aggression)。這是一種敵意和不滿的不直接的表達,有時通過拒絕或拖延對對方的回應,有時通過頑固不化,有時通過反覆地、故意地在本應他負責的事情上犯錯、失敗。

你生活中一定也遇到過這樣的人:你明顯地感覺到他的情緒,他的言行之中讓你覺得不舒服,似乎隱藏了一種難以言喻的攻擊性。但當你試圖和他溝通時,他總會告訴你「我沒事啊」,甚至反問你「為什麽生氣」。

當你想認真解決問題或矛盾時,他總是習慣性地保持沈默,或是一臉無辜,看起來被動又無害。於是不管你說什麽、做什麽,都有一種「拳頭打在棉花上」的憋屈和無力感。到最後,你可能會覺得精疲力盡,然後開始懷疑是不是真的是自己有問題。

被動型攻擊是關係中常見的,秘密控制對方的一種手段。他們從不直接表達自己的憤怒,且避免一切真誠討論問題的機會。他們扮演著被動的受害者,始終通過這種方法來保證對他人的暗中控制,但同時又可以把控制欲強的罪名怪到對方的頭上。

2. 人際中不主動、不積極,也可以只是單純的出於對獨處的享受

上文中說到,被動的社交焦慮者經歷著一種「趨避衝突」——他們內心渴望與人接觸,但由於恐懼和緊張被動地選擇了縮在自己的殼裡。而還有一群人,與他們被動的表象很相像,卻是出於完全不同的動機,那就是內向者。

榮格在 1921 年提出了內向和外向兩種不同的人格特質。他認為內/外向的區別在於心理能量指向的方向。內向者的能量指向內部,比起別人,他們對自己的內心世界的興趣更大,更喜歡獨處,獨處也讓他們感覺更舒適。Depue(2013)等人的一項研究結果指出,來自外界和他人的刺激會提升外向者的快樂情緒,而內向者則很難從社交中真正感到滿足。

內向者是安靜、保守的,但他們不一定是自卑、孤僻和不善言辭的。他們既不會過度放大外界的批評,也不會受到外界評價的影響。所以,他們並非出於對羞恥感和尷尬感的規避,或是社交能力的匱乏而不得不選擇被動。

3. 刻意不主動,是因為對「主動」和「被動」抱有錯誤的認知

誤解 a. 只要我做好自己該做的,別人就一定會看到我——我不需要主動

這往往是一種錯覺。不論是在職場還是在關係中,都還是存在著需要表達出「我努力了/我付出了」的時刻。這並不是在鼓勵大家邀功,而是基於兩個不可忽視的事實:(1)大多數人都很忙,沒有人會總是有時間和精力主動去關注你做了什麽;(2)人們是會「享樂適應」的。當人們習慣了默默無聞的好,就容易將這份好當作理所當然。

誤解 b. 真愛我的人會主動,不然就是不夠愛我

很多人沒有意識到的是,愛一個人和得到一個人的願望是可以不同時存在的。也並不是所有人表達愛的方式都是不顧對方意願的主動追求。有的人偏向於默默守護,有的人的愛則體現在「滿足對方的意願」。當你的被動和絲毫不露聲色讓他誤以為自己並不是你願望的一部分,他可能就更加不會主動靠近。但這與他是否是真的愛你並無關係。


圖片|日劇《有喜歡的人》劇照

誤解 c. 主動是「掉價」的,矜持的人才會被珍惜 

尤其是在我們的文化裏,主動、好勝心、競爭意識在很多時候都不被當作優點,甚至可能成為不討人喜歡的特質。在感情中,也依然存在著「女性不該主動」的偏見——但這顯然只是一種偏見。主動有它的魅力與價值,在對待感情上,主動與被動並無高低,只是不同。

一個人是不是被動,可能從出生起就決定了

哈佛大學的心理學家 Jerome Kagan 和 Howard Moss 在嬰幼兒的氣質(temperament)的形成根源方面做出了卓越的貢獻。他們最重要的研究結論之一就與「被動」有關。

一個人的氣質(temperament),也就是所謂的「秉性」,是那些在我們僅出生幾天時就已經顯現出來的「性格胚胎」(Jarrett, 2016),也被看作是奠定了人格的最基本的趨勢特徵(McCrae et al., 2000)。

回到正題,Kagan 和 Moss(1962)在回顧早年針對嬰兒氣質的一系列經典研究中發現,在一個人生命最初的三年裡所表現出來的特質之中,「被動性(passivity)」是能最準確預測人成年後的行為模式的一個因素。

基於此,他們對 Ainsworth 研究依戀類型時使用的「陌生情境」模型進行了改進,對 117 名智力水平相當的中產階級白人幼兒進行了 7 年左右的追蹤研究。他們應用改進的模型,根據嬰兒的行為被動程度(也叫行為抑制性),將他們分成了抑制性、非抑制性和介於中間的混合型三種。

抑制型的孩子(inhibited child)在面對不熟悉的人事物時,會顯得拘束和被動,並表現出逃避的傾向。他們不會主動去探索新環境和陌生的事物,且需要花較久的時間來適應環境。他們看起來安靜而小心翼翼,會緊張、害怕,會壓抑自己的行動。而非抑制型的孩子(uninhibited child)則不太容易緊張和害怕,他們在面對陌生的人事物時,會顯得開心,願意主動去探索,不會壓抑自己的行為。

雖然追蹤研究的結果表明,兒童在 14 個月時的抑制性指標與 4 歲時的抑制性指標之間的相關很低且不顯著。但研究者發現 14 個月處在極端抑制和極端非抑制的兒童(大約占總樣本的 15%-20%)他們各自的行為特徵一直會穩定地保持到 7 歲半。他們進一步發現,嬰幼兒在行為抑制性上的差異是具有生物基礎的。

也就是說,那些在嬰兒時期就表現出了極強的被動性的孩子,隨著年齡增長,他們被動的行為傾向也不會發生太大的改變。

但這並不意味著氣質是絕對的、不可逆的。Kagan 和 Moss 也指出,氣質的改變與父母的教養方式和孩子成長的環境有關,即使是氣質上極端被動的孩子,也可以通過後天的經歷變得更主動。但整體上,他們很難真正變成非常主動的人。

如果你覺得自己很被動,應該怎麼辦?

在了解怎麽辦之前,你應該先想想,自己為什麽想了解「怎麽辦」。話句話說,你為什麽覺得自己需要變得更主動?

如果,「被動」是一個讓你覺得很舒適的狀態,且它沒有對你的生活造成大的阻礙,那麽你大可保持原狀。尤其是,你覺得自己應該更主動是一種盲目的跟風,或者只是外界告訴你「你要更主動」,但你並沒有從內心認可這件事。

因為,就像外向和內向一樣,主動和被動也沒有絕對的好與壞。只要現狀沒有讓你自己感到困擾,你就不需要勉強自己去做一些沒有必要的改變。如果一個需要你積極主動,經常與人交往的環境讓你頻繁地感到不適,那麽,去一個與你性格更加匹配的環境也不失為一種良方。

而如果,你是真心地想要讓自己變得更主動、積極,最有效和直接的方法還是去嘗試。不論你是想更主動地和人交往,更主動地表現自己,還是更主動地去解決矛盾,增加自己的正面經驗,獲取「主動」的獎勵都是促進這種行為所要做的。

我曾經是一個很不願意主動認錯的人,即使內心充滿悔意,這個過程還是會讓我一想到就覺得尷尬和羞恥,還會很擔心對方的反應。直到有一次,我和一個特別好的朋友吵架了,雙方冷戰、僵持不下的感覺讓我太難受了,加上不願意失去這個朋友的心情蓋過了羞恥感,於是我花心思寫了一段道歉的話,編輯了很久,在聊天框裏呆了很久,最終閉眼按下了發送,然後迅速關掉微信不敢再看。

結果,我們和好了。她也真誠地向我表達了歉意,告訴我了她的想法,還特別提到,她很感謝我能主動打破僵局找她說話。這件事給了我不小的鼓勵,在那之後,我開始慢慢嘗試著主動去做我曾經認為「很羞恥、很尷尬」的事情,在一次次的正面回饋之後,我開始不再把它們當作困難的事。即使偶爾遇到一兩次不好的結果,也不會再瞬間將我打回原點。

通過這個故事我想傳達的有兩點:1. 在一開始,你需要有一定意識地選擇正確的、更有可能給你正面反饋的對象(e.g. 關係很好的朋友/你擅長的場合/你感覺對你也有好感的人);2. 選擇對你來說門檻更低的方式(e.g. 我選擇了文字而不是語音或當面,給了自己更多準備的時間和空間)。

這個改變的過程是循序漸進的,可能還會有偶爾的倒退,但你對於「主動」這件事的信心和勇氣,一定是在實踐中累積出來的;而你對於「主動」這件事的誤解,也會在切實感受到來自他人和世界的善意之後,被慢慢地消除。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