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深陷「有毒姻親」的影響裡嗎?你是不是從來沒有真正檢視,有毒姻親的行為及對自己和伴侶所造成的影響?它讓你的情緒反應不斷累積、越來越強烈,最後被沉重的絕望感壓垮;更糟的是,無形中就成了負面迴圈。

殘酷的真相(一):有毒姻親的行為

接下來我們會仔細剖析的有毒姻親行為,深入探討他們常用的手段、方法及背後的動機。就我多年的經驗來看,大部分的人都認為研究對方的行為舉止根本沒用,所以不願意退一步審視,以客觀的角度重新思考,理由不外乎是「我沒得選擇」、「我就是沒辦法跟他們切割」、「我總不能請人把他們幹掉吧」、「反正我們沒辦法改變別人」,所以何必花心思呢?

很多人就是抱著這樣的態度,從來沒有真正檢視有毒姻親的行為及其對自己和伴侶所造成的影響,導致自身的情緒反應不斷累積、越來越強烈,最後被沉重的絕望感壓垮;更糟的是,有些人甚至還會發展出固定的回應,以致在無意間稱了對方的意,變相鼓勵他們的行為模式,形成一而再、再而三的負面迴圈。 五種典型的有毒姻親類型包含:

挑剔型

會因為你的想法、偏好、信念系統、價值觀或處事方式跟他們不一樣,就認定你能力不足,或是有性格上的缺陷。此外,那些愛找人背黑鍋的姻親也屬於挑剔型——不管你或你的伴侶出了什麼問題,都是你的錯。

吞噬型

把你的結婚證書當成賣身契,要你在「簽下去」之後拋棄自我,全心全意投入、經營家庭生活,跟他們保持密切的關係。

控制型

認為他們的孩子(也就是你的伴侶)沒有能力應付生活中的大小事,還是由他們來做比較好,因此時常親自介入干涉。控制型姻親不僅要求絕對服從,而且還會依照你取悅他們的程度給予有條件的愛。

脫序型

幾乎或完全不控制自己的癮頭、婚姻衝突與財務問題,經常製造混亂把你的伴侶捲進去,甚至影響到你的原生家庭。

排擠型

刻意採取激烈、殘酷且往往帶有虐待性質的手段傷害所謂的「外人」,同時積極挑撥離間,讓你和伴侶之間產生心結,企圖破壞你們的婚姻關係。

這五種分類之間並沒有明確的界線,很多有毒姻親同時具備好幾種類型的特徵,例如有些時候很挑剔,有時又無孔不入、全面滲透你的生活,不過從他們跟你和你伴侶之間的交往關係來看,大多都可以歸納在某一個特定類型,而這些類型常見的行為模式就是我們要討論的重點。透過深入分析與真實案例的輔助,你會更了解各種有毒姻親,知道該如何應對自己的公婆或岳父母,進而看清事實,朝改變邁進。(延伸閱讀:有孩子就會變好?踏入婚姻前該思考的七個姻親迷思


來源|unsplash

一個巴掌拍不響

姻親問題之所以特別難纏,是因為這些癥結來自複雜的三方體系,也就是你、伴侶與伴侶父母之間的三角關係。

假如你的伴侶擁有一群善良、快樂又充滿包容心的家人,自然不會出現什麼姻親問題;要是對方真的恐怖至極,但先生或太太願意為你挺身而出,重視你的幸福大於自身父母的喜好,那你成功處理衝突、化解分歧的機率也很大。現在就讓我們用事實來打破姻親迷思,將焦點轉向有毒姻親關係中另外兩個關鍵角色:你和你的伴侶。

殘酷的真相(二):伴侶問題

有些人只要跟父母共處一室,就好像變了個人似的。很多人都覺得很困惑,當初嫁的那個堅強又有能力的男人怎麼一到父母面前就變成膽怯的男孩了?當初愛上的那個自信亮麗、熱情洋溢的女人為什麼會對爸媽唯唯諾諾、充滿罪惡感?你以為自己娶的、嫁的是個永遠都會站在你這邊的隊友,結果對方居然在父母面前徹底崩潰,這種落差令人大為震驚。 荷普(二十二歲,櫃檯接待人員)很期待能和未婚夫共度兩人的第一個聖誕節,沒想到迎接她的卻是令人愕然的轉折:

「我在跟傑瑞交往時就聽過所有關於他父母的事。據我所知,他們夫妻倆很討厭對方,但還是住在一起,只是分房睡,生活也各過各的。傑瑞的爸爸很少出門,總是在車庫的工作台旁邊忙東忙西,而且他非常冷漠,對太太更是不聞不問。傑瑞的媽媽很寂寞,加上傑瑞是獨子,所以她經常在他身上尋找陪伴和親密感。他們母子倆一起去了很多地方旅行,有時傑瑞還會護送她去電影院之類的。總之,我們當時打算去夏威夷共度兩人的第一個聖誕節,結果他媽媽打電話來說,她玩股票賺了很多錢,所以想帶他去歐洲,畢竟這可能是母子倆最後一個單獨旅行的機會了——當然啦,全都是因為我。可是……聖誕節耶!而且只有他們兩個人!傑瑞完全不懂我為什麼這麼生氣。」

至於提姆(三十八歲,平面藝術家)則是在婚後四個月才發現妻子態度不一致。那是個陰雨濛濛的禮拜六:

「當時我們躺在床上,我問崔西今天想幹嘛。她起床打開窗戶,背對著我,說她要把客房收拾整齊給她爸媽住什麼的。我以為我聽錯了,因為我們說好,朋友來可以住客房,但家人來就去住飯店。我家人來的時候就是這樣,所以我想她的家人應該也是吧?但崔西說這樣她爸媽會生氣,以為我們不想跟他們在一起。於是我就跟白痴一樣妥協了。她媽花了一整個禮拜刷廁所,還想重新整理房子;至於她爸每天晚上都會喝掉半瓶威士忌,然後沒完沒了地教訓我們,說我們太揮霍,他要教我們怎麼理財。我跟崔西完全擺脫不了他們,簡直是噩夢一場。」

另外,有位女性投書給知名的諮詢專欄〈親愛的艾比〉,字裡行間反映出未來即將面臨的姻親問題:

「親愛的艾比,我是個三十二歲的失婚婦女,很快就要再婚,但我跟未來的公婆處得不太好。我這輩子從來沒遇過這麼粗魯無禮的人,他們也不想跟我有任何牽扯。 在我還沒跟他們的兒子交往前,他們對我很熱情、很友善,可是交往後一切都變了,他們開始露出醜惡的嘴臉,行為也很惡劣。艾比,我從來沒有做過什麼傷害或冒犯他們的事,就連我未婚夫也說我沒有做錯什麼。 有一次,他媽媽直截了當地對我說:『等妳兒子被人搶走,妳就知道是什麼滋味了!』這時我才明白她可能是因為自己的寶貝要離開,所以很難過。可是,天啊,她的『寶貝』都已經二十六歲了,也有自己的想法和人生啊!這不是很自然、很正常的事嗎? 現在已經過了一年半,他們還是很排斥我,而且三不五時就要我未婚夫回家,他也乖乖照辦。我很生氣,覺得他明知道他爸媽是怎麼看我的,卻還是會去他們那裡……我該怎麼辦才好?」

以上三個人分別面臨了不同的姻親問題:內心充斥著寂寞和不滿,拚命博取兒子關注的媽媽;未經詢問就主動提供建議,講個沒完沒了的岳父,以及認為未來的媳婦想篡位,因而將她視為眼中釘的準婆婆。不過,這些案例都有個共同點,那就是身邊的伴侶基於某些看似無法理解的原因,不願意為另一半挺身而出,主動設下適當的界線來抵禦父母無理的行為。

這種「缺乏枕邊人支持」所帶來的傷害,往往比有毒姻親的所作所為還要嚴重。大多數人在面對問題公婆或岳父母時都會希望伴侶能跟自己同一陣線,一旦伴侶不願伸出援手,甚至變成扯後腿的「豬隊友」,就會激起我們心中的憤怒、怨恨、沮喪與被拋棄的感受。先前提到的個案安妮就是最佳寫照:

「喬不願意為我挺身而出,只要我試著跟他解釋,他就會變得像刺蝟一樣防衛心很重。我猜他應該一直都很怕他媽媽吧。我有種被背叛的感覺,好像只有我一個人孤軍奮戰,沒有人在我身邊。我真的快受不了了,覺得他好膽小、好懦弱。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我應該對他大吼,叫他媽媽滾開然後離婚嗎?還是忍到自己得胃潰瘍?我以為我和喬能攜手克服一切困難……他娶的到底是我還是他媽啊?」

沒錯,你現在正處於一場「爭奪伴侶忠誠」的激烈拉鋸戰,如果你發現自己似乎屈居下風,也不用太意外。有時你的公婆或岳父母只要丟出一個眼神、多說幾個字,就能喚醒你先生或太太心中幾十年來的忠誠、規矩,以及「本來就應該這樣」的感受。對你的伴侶來說,他們的行動模式熟悉到就像重力一樣——無形、無法避免,也無法改變。(同場加映:情商高手的春節長輩過招:「深度思考」跳脫惱人問題


來源|unsplash

你的配偶是這段三角關係的把關者,他們會在有意無意間允許父母涉足你們的生活;這表示有毒姻親多半會從自己的子女(你的伴侶)下手,例如把他們當小孩子看待、剝奪他們的情感自主權,不讓他們保護你或挑戰父母的權威等。

了解對方對你的伴侶的影響,可以幫助你克服姻親衝突所帶來的憤怒和困惑,也可以舒緩內心的痛楚。書中的策略和觀點可以減少你的憤恨之情,讓你可以更富同理心的態度來看待伴侶的行為;如果你和伴侶分享共讀,那他/她將會在閱讀過程中發現新的角度,並且進一步理解、改變自己和父母之間的親子互動關係。

殘酷的真相(三):你的角色與責任

你可能不想承認自己需要為這些姻親鬧劇負責任。你對伴侶家人的期待和反應為雙方的互動定下了情感基調;雖然這些情緒對你來說都是肉眼看不見的,對方卻能感知到關係中的氛圍,並據此做出反應。不過,有時他們的解讀跟你的表達完全是兩回事。

你可能會在接下來的故事中看到很多熟悉的行為和反應,這些人都跟你一樣試著努力面對有毒姻親以及不支持他們的伴侶。透過檢視這些案例,你會開始了解原來自己不切實際的期待與過激的情緒,不僅無法解決問題,甚至越演越烈。(同場加映:給老公的一封信:我不想當惡媳婦,我只是想過個好年

你到底在這段三角關係中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以下是萊絲莉的故事:

萊絲莉和湯米從高中就開始交往,結婚四年後,她第一次來找我諮商。當時她才二十八歲,內心充滿沮喪和恐懼,擔心自己的婚姻會被公婆毀掉。 聰明又活潑的萊絲莉是個非常出色的股票經紀人。她從小在充滿混亂與情緒虐待的家庭中長大,一路上歷經了不少風雨、克服了許多困難,好不容易才取得現在的專業成就,但她還是對自己沒自信。 湯米家則經營印刷事業,而且非常成功,萊絲莉在他的催促與要求下放棄自己的工作,進入他的家族企業幫忙,可是湯米的父母從一開始就非常反對這樁婚事。

「湯米來自一個龐大的義大利家庭,所以我就想,太好了,我的童年慘不忍睹,現在說不定有機會擁有一個幸福的家,就像我從小到大夢想的一樣。」

很多人都對婚姻懷有極高的期待,希望能從中得到除了伴侶關係以外的事物(例如新的家庭,或是溫暖又有愛的父母等),一旦期望落空,就會徹底失去平衡。

「湯米不但在家族企業上班,也跟家人住在一起。我是他第一個帶回家見爸媽的女孩。最初的引爆點發生在我準備進門那一刻,因為他們家鋪了很厚的白地毯,我不想把地毯弄髒,所以就脫了鞋子。結果湯米的爸爸說我很沒禮貌。我竭盡所能想討他們歡心,像是送花、送小禮物什麼的,可是完全沒用,他們還是不斷批評我,對湯米說我是『外人』。」

湯米父母的行為讓萊絲莉一頭霧水。他們不僅在還沒深入認識萊絲莉之前就對她百般挑剔,對她的行為過度反應,但是沒有人指出這些無理的舉動,也沒有人設下適當的界限,表明什麼樣的行為可以接受、什麼不能;相反的,萊絲莉無意識下選擇了自己最熟悉自在的角色,也就是混亂與虐待的受害者。

接下來幾年,萊絲莉始終覺得自己被湯米的沉默和他父母的言行壓迫,飽受身心煎熬。沒錯,湯米的父母大多時候都很刻薄、很不友善,而且湯米在爸媽面前確實很軟弱,也沒有保護自己的太太,但事實的真相不只有加害者和受害者這麼簡單。

萊絲莉帶著不切實際的期待走進人際關係,希望對方和自己的經驗或情感連結能填補父母過去在她身上所造成的情緒空虛感。一旦期待落空,任何聽起來像批評的話語都會讓她大動肝火,進而陷入沮喪、痛苦與失望的無限迴圈。

萊絲莉很想找到背後的癥結點,她認為公婆之所以會這樣,一定是因為她不夠好。這種想法反倒把她推進自我挫敗(self-defeating)的行為泥淖,讓她更加否定自己的價值:

「我真的好希望他們能愛我、可以喜歡我。一旦期待破滅,我就會認為是自己的問題,是我做得不夠好。這種感覺並不陌生,而且這樣一切都說得通了。」

萊絲莉在諮商過程中逐漸意識到自己的脆弱,包含低落的自我形象、對批評極度敏感,以及容易陷進受害者角色。然而,這並不能為她公婆的舉止開脫,也無法合理化他們的行為。但是,不安全感導致萊絲莉幾乎沒有辦法捍衛自己的權益,以不一樣的角度來面對衝突。幸好最後她和湯米兩人都有能力、也願意為這段關係做出改變,調整和湯米父母之間的相處模式,讓婚姻重回正軌。

過往的印記

某種程度來說,急著想討公婆或岳父母歡心、希望新家庭能接納自己等,都是很自然的想法,完全可以理解。不過,一旦這些需求引發自我挫敗的行為,就會變成問題的來源之一,不管對方做了什麼,你責無旁貸。

個人的情感經歷會影響到婚姻生活。伴侶過去的家庭經驗決定了他/她在面對姻親問題時的心態,以及他能保護你的程度。萊絲莉的故事說明了自信與自我形象在姻親關係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這些自我價值不但形塑了你對他人行為的反應,也會讓對方知道你的界限在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