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諮詢熱線理事長徐志雲正式向父母出櫃時,是在 27 歲,而那次出櫃,他整整考慮了十年:「對同志自己而言,每個人都有好多理由想對父母出櫃,也有好多理由阻擋自己這麼做。」他一語道盡了同志們普遍面臨的家庭難題。

上篇:專訪同志諮詢熱線理事長徐志雲:我是醫生,也是同志

我問徐志雲:「你是怎麼『出櫃』的?」

從到台北念大學開始,徐志雲就在「同志諮詢熱線」擔任義工, 也開始思考向父母出櫃的事,但因為他的家鄉在金門,天高皇帝遠,父母也沒有逼婚,就這樣一直拖到他當完兵,第二年住院醫師時,才正式向父母出櫃。那時候,他已經 27 歲了。

整整考慮了將近十年。

臨上飛機前,徐志雲還焦慮不已,他唯一想到的方法是,「打電話給朋友、哥哥姐姐告訴他們自己要出櫃」(他們都早就知道了),因為「越多人知道自己就越沒有退路」。他還跑去買了一本《親愛的爸媽,我是同志》當「工具書」,就這樣抱著書提著心回到老家。

兩個姐姐都問他為什麼決定要出櫃?因為爸爸是有高血壓的 80 歲老榮民,媽媽又是純樸的鄉下婦女,金門是鄉下中的鄉下,親朋好友的斥短流長就夠他們受的了⋯⋯

徐志雲說,他很難向她們清楚解釋為什麼,「對同志自己而言,每個人都有好多理由想對父母出櫃,也有好多理由阻擋自己這麼做⋯⋯,但是當心裡那陣鼓聲敲了這麼多年,隆隆作響到不能再阻擋自己⋯⋯」他就這樣去了。

徐志雲說:「對同志自己而言,每個人都有好多理由想對父母出櫃,也有好多理由阻擋自己這麼做。」可說一語道盡了同志們普遍面臨的家庭難題。


同志諮詢熱線理事長徐志雲。圖片|上報提供。攝影|鄭宇騏

餐桌上出櫃 結果令人出乎意料

回到家,家裡正等他吃飯,愉快到徐志雲不忍破壞他們的興致,晚餐後,大家圍著電視看金馬獎頒獎,那一年的主持人是蔡康永。

「這是那個同性戀對吧?」

「這個同性戀還蠻厲害,到處主持。」爸爸說。

看到節目結束,徐志雲下的決定是——「還是白天講好了,這樣萬一爸爸中風或是媽媽昏倒送急診比較方便」(對,他連這個都考慮了)

最後,他在第二天的午餐後,照著原訂計畫,在父母開始「介紹好對象」的話題中間,冷不防殺出一句:「那些要介紹女生給我的親戚,有沒有人問說我是不是同性戀啊?」媽媽楞了一下:「沒有耶!沒人會問這個。」

「那如果我是同性戀呢?」

「你是同性戀嗎?」媽媽問。

「對,我喜歡的是男生。」

沒有昏倒、沒有暴怒,任何徐志雲設想過的最壞狀況都沒有發生。爸爸甚至冒出一句:「鄰居那些沒有結婚的歐巴桑,應該也是同性戀。」(推薦閱讀:想大大方方的出櫃,名正言順地說「嘿這是我太太」

接著,爸爸關心地問起借卵生子、代理孕母等問題,然後,媽媽說:「可是要小心有些人用這個小孩來敲你竹槓。」一再叮嚀他們倆「千萬不能講」,雖然與他先前的設想完全不同,但就算是結束了徐志雲的「出櫃」。

徐志雲選擇在午飯過後出櫃,所幸父母並無他所設想的戲劇化表現,反而沉靜的接受兒子是同志的事實。


圖片|取自徐志雲臉書

「喜歡男生沒關係嗎?」 80 歲老兵父親這麼說

不過,徐志雲在同志諮詢熱線看過無數的同志父母,他知道這是因為父母還太震驚,還沒有真正消化接受這個訊息。

第一時間,爸媽考慮的都是現實面問題:傳宗接代、親友壓力。第二天,徐志雲陪媽媽去看房子(因為家裡二十多年來都是租房子,直到徐志雲當醫生後才有能力買屋),媽媽在路上告誡他十多遍「千萬不要告訴別人」,看完房子後,徐志雲把自己準備好的工具書《親愛的爸媽,我是同志》遞給媽媽,媽媽看了一眼封面,嚇得收在身後:「千萬別讓你爸看見。」

為了瞭解爸爸真實的情況,徐志雲再去問爸爸:「爸,你對我昨天講的事會不會失望,或者生氣?」爸爸停頓了一會兒,說:「同性戀應該是一種病吧!以後應該還是有方法醫的啦!」就結束了這個話題。(推薦閱讀:女同志的出櫃之路:我有喜歡的人,碰巧是個「她」

開明母親欣然接受 貼心幫忙推掉相親

回台灣的前一天,媽媽來到徐志雲的房間,拿起《親愛的爸媽,我是同志》,戴上老花眼鏡,開始認真的看起來。

媽媽低頭一邊看著書,一邊對徐志雲說:「阿公(外公)那邊,要是以後再問你有沒有女朋友,我就會跟他說『有啦!他有交過女朋友,可是不適合分手了,後來他去找過算命的,算命的跟他說要晚婚比較好。』」

徐志雲驚訝地看著媽媽,媽媽抬起頭看看他,加了一句:「這樣阿公才不會一直要幫你介紹。」

徐志雲說,母親年輕時經歷許多風浪,可是她真真實實地把哥哥姐姐帶大。如今在面對他的出櫃,又再度展現出那種自然而然的堅定和沈穩,根本不需要兒子自以為式的干預指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