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不孕症,令人覺得頭疼且常見的一個狀況是,夫妻互相檢討無法懷孕的責任到底在誰身上,但更令人頭痛的是,很多時候周遭的親友會插入一腳進入這種戰局。

文|醫師蔡依儒

我們只是想生個小孩

常有人問:「蔡醫師,妳的不孕症門診病人怎麼都看那麼久,都在幹嘛啊?」我都回答:「親愛的,他們不是病人,他們只是想懷孕而已啦!」

激情過後,感情的天秤搖擺不定?

其實生育這件事,單純又複雜,這裡先來談談幾個常有的案例:

「他值得我這麼做嗎?他還愛我嗎?」

「生下小孩誰顧?奶粉錢怎麼辦?」

比較複雜的案例:

「婆家想要小孩。」

「老公的繼承權⋯⋯」

「我如果生下孩子,他會不會比較愛我?」

要能來「完成」試管嬰兒治療的夫妻,其感情基礎或共識一定是有一定程度的穩定的,說「完成」是因為還是會有人因為意見不同而無法完成。

不孕症門診常常有這樣的人生百態,而到了治療的最後關頭還沒統整好意見的夫妻也是所在多有。甚至由於基於台灣法律規定,人工受孕或試管嬰兒必須完成結婚登記,而趕在最後一刻去完成登記的大有人在。


圖片|來源

男性也需要面對生育的勇氣

有意思的是,台灣男性對於去到不孕症常常表現的態度是非常消極的,甚至比女性更加的執著於「自然的最好」而拒絕治療。

又比如說前陣子新聞提到的小嫻和何守正,也許生育這件是只是他們婚姻裡的最後一根稻草,但不可諱言的,許多男性對於擔起生育責任是非常退縮的,他們常常無法明確表態,如我支持太太積極努力懷孕,或是我們就是沒有要生,即使女方已經明確表達承受到夫家親友的壓力,逃避此問題的男性大有人在。(推薦閱讀:【性別觀察】小嫻談不孕,女人永無止盡的香火緊箍咒

在現代女性獨立自主的氛圍下,經濟壓力不會全在男方身上,而是雙方共同為家庭努力付出。但即使這樣,也有部分男性認為生育是女人的責任,他們並不想要扛起要女方做治療、讓女方受苦的責任(先聲明,現在的生殖科技非常進步,無論是試管嬰兒治療或人工受孕,在有認證的單位及醫師合乎醫學常規的治療下都是相當安全的治療,也非常的考量到讓病人舒適的所為病人友善的治療策略)。

現在許多男性對於老婆哀怨的接受打針的眼神是很害怕的,也不喜歡「都是你害的啦」這樣的撒嬌方式。雖然以女性來說,我能了解對許多女性而言,內心想要在這樣徬徨無助的時刻,有一個男性能強勢的說「老婆,我支持妳,我們就一起努力吧!」或在老婆撒嬌說「都是你害的啦」的當下能霸氣回應「都是我的錯老婆!讓妳辛苦了」這樣的閃光情節。

但現實常常是在醫師解釋各種情況和治療方針後,詢問意見時,只見女方猶豫的向老公看去,男方是沉默不表態,或以「看妳啊!我都可以」相關語句敷衍。當然有相反的狀況,老公相當積極但太太有許多內心的狀況,常見的是覺得自己身體不好或經濟條件要養小孩太辛苦等等,所以說要進入試管嬰兒或人工授孕治療,有時候真的是對夫妻關係的一種考驗。

追究責任歸屬?共同努力的才是夫妻阿!

另外更令人覺得頭疼且常見的一個狀況是,夫妻互相檢討無法懷孕的責任到底在誰身上,這時候就必須要阻止他們進入這種互相指責的立場。其實在很多時候周遭的親友會插入一腳進入這種戰局,但是比較明智的做法是夫妻共同為孕育一個共同的小孩,一起站在同一戰線處理會比較好,畢竟無謂的彼此指責對整個事情沒有幫助。

不孕症的治療是一整個家庭、家族社會文化經濟情況的縮影,其中複雜程度真的是非局外人所能參透,但是站在一個婦產科兼不孕症專科的醫生角度,也是一位女性的角度,我仍要說:

「懷孕生產是偉大的,而想要有個孩子的願望是單純而神聖的!」

祝大家好孕好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