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電視、電影、廣告、明信片,這個社會總是不斷的告訴著我們,怎樣的胸部才配稱作是「性感的乳房」,對於女體的完美幻象,也讓女性在評估自我魅力的時候,往往高估了乳房大小的重要性,甚至厭惡自己的身材。

大胸脯模特兒的另一個出路是拍攝性感明信片。性感明信片的歷史幾乎和胸罩一樣悠久,約莫有一百年了。

二十世紀初,所謂的「調皮明信片」(naughty postcard)在法國已經是門大生意。37照片中女郎的裸露程度不一,常常擺出撫摸愛人的姿勢,蕾絲、絲緞衣裳下的豐滿乳房若隱若現。有時她們在澡盆裡擺出撩人姿態,有時她們三兩成群,衣不蔽體、擺出令人遐思的姿勢,帶著或隱晦或直接的同性戀暗示。相較於二十世紀末的「淫穢」明信片,這些早年的性感明信片帶著淡淡的感傷甚至愛戀氣息,有時男女擺出深情的愛撫姿勢,而女方和男伴一樣主動。這些明信片旨在挑情,軟調的情色氛圍卻也留給觀者想像的空間。

到了二十世紀中、末期,早期的軟調情色終於變成赤裸裸。一張五○年代的明信片最能顯示乳房在明信片工業甚至整體文化的顯著性。照片中,一位金髮女郎下著比基尼泳褲,上身赤裸,只用一條布尺橫遮著乳房,圖說寫著:「我及得上標準嗎?」這句話總結了那個時代美國女性所面臨的自我評價壓力。(推薦閱讀:乳房的歷史:乳房是我身體的一部分,卻被社會控制


圖片|Theda and Emerson Hall

同時間,夏威夷、漢堡等觀光勝地也用體態豐滿的泳裝女郎做為招徠手段,許多旅遊宣傳卡片的設計反映了淺薄文化的性幽默,譬如將乳房變形為卡通動物,圖說寫著「全倫敦的乳房」,或者「我們是一對倫敦山丘」,除了拘謹人士外,一般人看了倒是頗覺莞爾。

旅遊業的作法只是廣告善用女體的一例。時至今日,處處可見帶有性暗示的廣告,只要畫面表現「藝術」、能夠「促銷」商品,便能得到大眾的默許。現代廣告已經拋棄十年前的裸露乳頭禁忌。

今日,裸體模特兒多是從事攝影工作,有機會登上流行雜誌,這是馬奈時代的莫杭無法想像的;不變的是,她們必須擁有社會所認同的性感乳房。

不管是男性導向的《花花公子》、《閣樓》、《好色客》雜誌,或者是一般口味的《浮華世界》與《滾石》雜誌,封面都經常出現裸體女郎,追逐著世界風潮,擺弄姿勢或有不同,從一個雜誌蔓延到另一個雜誌,再從一個國家橫渡到另一個國家,但不管檀香山或者布拉格的雜誌,展現的都是相同的渾圓乳房。一九九三、九四、九五年的雜誌封面姿勢流行「雙手放在乳房上」,有時是男模特兒從背後捧起女模特兒的乳房,有時則是女模特兒自己用手遮住乳房。誠如前面章節所述,女人捧起乳房是歷史悠久的圖像比喻,可以遠溯至古美索不達米亞女神雕像的「獻出乳房」。如今「獻出乳房」再度蔚為潮流,卻純粹只是為了刺激性欲。

一位化名為「蓋兒」的模特兒,回憶七○年代末期為雜誌拍封面,有各種讓乳房看起來性感的法門。蓋兒說:「攝影師最喜歡硬挺的乳頭,認為它能激起性欲。所以我們便把冰塊放在乳頭上,讓它受刺激變硬,實在受罪!乳頭不是變得很敏感,就是冰得麻木了。」如果男性讀者知道那些硬挺的乳頭其實是「冰凍」的,不知道會不會毀了他們的幻想?

就和其他裸體模特兒或表演者一樣,蓋兒明白乳房戀物癖對女性有負面影響:「這個社會過分強調乳房為首要的女性象徵⋯⋯實在很不好,因為這會讓不少平胸女人誤認自己根本稱不上女人!」蓋兒體認到雜誌「給了人們錯誤的女體印象」,因為它們只刊登苗條、年輕的大胸脯女郎;但是蓋兒也預期裸體照片市場看好(印證七○年代至今的發展,也確實如此),把「錢」途押在拍攝裸照上。蓋兒說:「我靠拍攝雜誌封面維生,這是我的賺錢之道,但是,對那些乳房不如花花公子女郎的女人而言,這類雜誌封面可能形成許多傷害。如果我能隻手改變這種現象,我或許會考慮,否則我只是做個無私女孩,失去賺錢良機。」

蓋兒似乎為整個時代的淘金女性發言,她們或許擔心自己的工作會對廣大女性造成心理傷害,還是只顧著追逐金錢。不管是雜誌封面女郎所代表的狹隘女體美,還是許多小女孩手中把玩的雙腿瘦削、臀部窄扁、乳房巍然的芭比娃娃,都讓許多女人對自己缺乏「洋娃娃」般的身材感到不滿。(推薦閱讀:精選 12 張 IG 女孩插畫:我愛我,連你口中的肥肉一起

一九七三年,一份針對六萬兩千名美國女性所做的調查顯示,二成六的女人不滿自己的乳房,還有高達四成九的女性不滿意自己的臀部。一九九六年四月,電視新聞節目「完美視界」更指出,某些女人嫌惡自己的乳房。社會科學家開始研究此種現象,發現多數女人厭惡自己的身材,因為她們達不到男人喜歡的身材苗條、乳房豐滿的標準。事實上,女人在評估自我魅力的時候,往往高估了乳房大小的重要性。由此我們可以斷言:美國社會已為完美身體與完美乳房的執著幻象,付出了遠超過金錢的社會代價。

一九六○年代末期,《柯夢波丹》雜誌主編布朗(Helen Gurley Brown)曾發表過如下的女性主義言論,捍衛封面裸體女郎的正當性:「女人其實很少看到其他女人的裸體,尤其是在美國,女人難得看到其他女人裸露乳房,因此她們總是美化了別人的乳房。天老爺,如果女人只認識自己的身體,卻不了解其他女人的身體模樣,又何能奢談解放呢?」當然,布朗的談話並未敲開流行服裝的攝影門禁,使老女人、胖女人和年輕苗條的女人擁有同樣的露臉機會,而《柯夢波丹》雜誌也和其他流行雜誌一樣,依然只展露年輕迷人的乳溝。(推薦閱讀:Handsome Lady|茱莉蝶兒式的性感:我愛自己的法式寬臀,更不怕 40 歲裸露胸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