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台灣編劇,一定要提到她,徐譽庭。從過去席捲台灣電視圈的編劇作品《我可能不會愛上你》、《荼靡》,一直到今年她不只做編劇,還做導演,《誰先愛上他的》囊括金馬影壇個大獎。提到編劇生涯中最討厭與最喜歡的是什麼,她說:「最討厭的是瓶頸,最喜歡的也是瓶頸。」

大家眼中的編劇: 咖啡廳就是工作室,生活悠閒愜意

一些影視作品裡描寫的編劇,只要到咖啡廳用筆電,身上永遠攜帶著筆記本、錄音筆或相機,方便隨時寫下生活中的觀察、感觸,以及瞬間襲來的靈感。交友廣闊,在連續劇、電影的製作過程中,結識許多演藝圈名人、導演。

其實真正的編劇:溝通是最重要的工作事項

除了寫劇本,編劇也必須和導演、製作單位以及電視台長官溝通開會,討論劇本內容並反覆修改直到劇本演出;也需要因應拍攝過程的不可抗力因素,隨時協助修改劇本。事實上,編劇生活是一種非常單調的節奏。


圖片|太雅出版社提供

我也想入行!

比起加入寫手特訓班,或拿專業學歷文憑,徐譽庭強調,加入編劇行列的關鍵,累積足夠的生活體驗是更重要的。比方說 30 歲以後,生活經驗不論工作、愛情、親情、友情⋯⋯各方面都較豐富,是她認為最適合入行的時間。

另外平時就要多方嘗試,大量創作,不受限於規章或形式,就是「一直寫」,那麼當機會來臨之時,就可以大膽爭取。

編劇的收入概況

編劇的薪水不是固定月薪,依每一檔戲的製作費而不同。目前台灣一般的偶像劇,一集 90 分鐘編劇費用約 7~15 萬。假設編劇統籌拿到一檔 10 集的戲,若找了 10 個編劇,那每人就只分配到 1 集的錢,而統籌願意給多少其實也和良心有關。

編劇的年資也不是加薪的標準,和徐譽庭相同輩分的編劇也有不同價碼,一集可以拿多少錢,每個人都不一樣。例如她剛入行時,寫的是半小時的青少年劇,每集約5千元;之後跟著王小棣導演學寫劇本,當《大醫院小醫生》的寫手,前半年做田野調查時,其實並沒有收入;等到開始被分配寫劇,才有每集 1 小時約 3 萬的編劇費用。而如今已經有相當經驗的徐譽庭,一集 90 分鐘的劇本要價 15 萬元左右。(推薦閱讀:《我可能不會愛你》編劇徐譽庭:領 22K 沒關係,明天要有本事翻倍

必備的專業

  • 表達能力
  • 美學基礎
  • 對生活「有感覺」

職人都在忙什麼

從事編劇工作近年,獲金鐘獎肯定的徐譽庭,現正專心一志的投入自己想寫的故事當中。

確實控管進度、任何事都要事先安排的「Schedule 控」

習慣於夜晚工作的徐譽庭,一天的開始於中午的 12∼1 點之間。仍舊穿著睡衣的她,在開啟電腦的同時,必定會為自己煮上一杯咖啡。緊接著打開行事曆,確認近期與製作單位的開會時間。

個性嚴謹的徐譽庭其實是個極度的「Schedule 控」,她的行事曆都是以年為單位進行安排,這樣才可以確實控管每週以及每天的執行進度。回覆完行政信件之後,徐譽庭點開前一天寫的劇本,為了確保劇中情緒承接流暢,她往往會從第一集開始重新讀起。(推薦閱讀:專訪徐譽庭:妳要自己的幸福,還是別人的羨慕?

「我希望每一天都活在情節當中。」

所有劇情的出現以及銜接順序,在徐譽庭的腦海裡,都是非常清楚且縝密的。正因為如此,經常發生由她主動聯繫製作單位,提議修正劇本的狀況。回顧完劇本,當下內心充滿劇情能量,徐譽庭便會牽著愛犬出門散步。回到家沖個澡,大約下午點左右,才回到電腦前,正式開始一天的工作。

感動人心的劇本,從生活出發

徐譽庭解釋,編劇也分為許多不同的類型,有些人需要豐富的人生歷練,時常周遊列國尋找創作的題材,而她個人則是從感觸出發,將生活中的經驗轉化為情感,進行創作。

「就像有一次我要出門,外面正準備打雷,我的狗因為害怕而一直阻止我離開,最後我是在半踩著其中一隻鞋的情況下衝出門的。」面對狗兒的依賴,徐譽庭有感而發,「就算我殘忍的留下牠,牠對我的感情也沒有改變,依舊在我回家的時候搖著尾巴歡迎我,這種愛的表現,換作是人,是絕對做不到的。」而「為什麼做不到」就會成為她創作的靈感來源。

專屬的靈感小火鍋

大多數的日子裡,徐譽庭會太專注於寫作,因而錯過吃飯時間,導致整個星期都吃同一家小火鍋,只因它營業至晚上 10 點。吃到後來,店員都知道有一個客人的職業是編劇,總會邊吃邊在筆記本上寫東西。有幾次,徐譽庭忘記帶紙筆,必須向小火鍋的店員借,員工們還會熱情的回應:「又有靈感囉!」

吃完晚餐,徐譽庭返回家中,利用個 2 小時的時間觀看電視或 FB,稍作休息。雖然眼睛盯著電視螢幕,心中卻依然在構思劇本。12 點左右,她溜了第二次狗,回覆行政信件,便再次投入創作之中。

約莫凌晨 4、5 點再去洗一次澡,準備上床睡覺,徐譽庭分享一天可能「沖澡」2~3 回,這對她來講是沉澱心靈、整理思緒、靈感衝擊的好方法,重新坐回位置寫稿,有時一坐就到了早上 6、7 點。

快樂與痛苦並存的編劇生活

談及編劇工作中最喜歡以及最討厭的部分,徐譽庭回答:「這問題對我而言,答案都是一樣的,就是瓶頸。」創作過程中難免遇到缺乏靈感、寫不出來的時候,此時,徐譽庭會放下手邊的工作,踏出房門,去實際體驗生活。她相信,所有的感動,都源自於生活周遭,而編劇的職責,便是去挖掘這些生活感觸,並將其吸收成創作的養分。(推薦閱讀:專訪徐譽庭:我也有焦慮啊,我就抄心經、喝威士忌、畫表格

「瓶頸,反方面來看,就是進步的過程,」徐譽庭也以此勸說創作者,秉持正向的心態去面對困難。「如果你在這裡突破了,你的創作能力將更上一階。」能夠運用不同的視角去闡述這個世界,並在過程中與作品共同成長,或許就是這個行業,令人著迷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