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感情,你明明知道對方不在乎自己、和別的人曖昧不明,但就是無法割捨與他之間的關係,甚至在他提出分手後,仍舊沈浸在與他的回憶裡。面對這種狀況,該如何找到情感出口?

親愛的海苔熊:

在兩年前我曾經因為情感問題傳過訊息給你,過了兩年了,那是我的大學初戀,可能是對於愛情的美好想像或是那些期待,之前就算是有人向我示好,我還是沒試試看。第一次的戀愛談得很用力,我想為他一個人而活,他和我不同的系,參加學校籃球校隊,那時候,我放棄了大學研究計畫和當教授助教的時間,就算我有朋友我也寧願等他把時間留給他,放棄系上球經的職位,把所有時間留在等他陪我或是籃球場下看著他。

我們是不同國家的人,他是香港人,現在想起來我總是充滿著不安,我很常發脾氣,常常對他說分手,沒能好好管理自己的焦慮和不安,現在回想起來可是能是因為這樣他要和我分開,但和他相處的過程裡,我也總是會有這種負面情緒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最後,我們當然分手了,在我又有情緒的時候,跟他說我們分手,那時候他人在香港,我很後悔那天晚上我沒能即時回覆他,讓他以為我真的不要他了,等到他回台灣後,我努力的想修復這些傷害,我覺得他的內心也無法搞清楚他到底想怎麼樣。因為我們還是同居了,還是會上床,但他回來的時間越來越晚,後來我知道在每天晚上他抱著我的激情之後,他有了另一個人。

我發現的時候,近乎歇斯底里,我從來沒被別人這樣對待過,我想我做錯了什麼,但我也一直努力的想挽回他,卑微的、沒有自尊心的,後來,我從他的機車上跳下來,用想傷害自己的方式,想讓他永遠記得我,他後來又走了。

在分開之後,我看心理醫生、失眠、吃藥,過了一段很憂鬱的日子,也斷斷續續的想和他聯絡,也做了但總是灰頭土臉的,以為自己好多了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我在他生日的時候傳了生日快樂給他,我一直知道他在和我分手之後馬上就跟別人在一起了,但因為那生日快樂,我們又重新聯繫了,還見面又上床了,但最近他音訊全無了。


圖片|Youtube 影片截圖

我覺得,我快要變成我都不認識的人了,我為他等候,因為他我不知道怎麼去接受別人面對自己,就算別人說他是渣男我也無法讓自己真的相信,就算我痛得要命我還是想死命的抓住,他是不是只愛我的身體?只要他說一些什麼話我就會相信原諒他?我以為只要我繼續等繼續忍耐,有一天他一定會回頭看看我?我很痛苦,痛到不知道怎麼修好自己,那些矛盾、焦慮、不安、自我懷疑、期待、失落,想要被愛的心情全部擠在一塊,有時候也不知道怎麼哭了,只想笑自己,都已經這麼久了,我在堅持什麼?我該怎麼⋯⋯幫我自己?不再回到過去,苦苦的求⋯⋯最後也什麼都沒有,我想往前,卻不知道麼放下,非常痛苦,我怕我又會傷害我自己。(推薦閱讀:為什麼要放下前任這麼難?原來是大腦決定的

順著風 也許路會好走 但被吹亂的頭髮 會遮住眼眸

牽著我 卻自顧自的走 靈魂像被掏空 只要我順從

於是我讓腳步在原地停留

決定尋找那被遺忘的自我 在轉身之後

很想像歌詞裡面一樣迎接新的人生跟自己,不再為過去煩惱,不再為自己犯下錯,一直重複著回憶強暴自己。

我想好好愛自己也想好好愛別人,想好好相信這世界,也相信自己是值得被愛的,讓自己還能有再付出的勇氣。

by Nana (點播時間:2018/5/17 下午 12:11:23)

親愛的 Nana:

謝謝你跟大家分享你們的故事,一段讓你刻骨銘心的愛情,你難以放下卻又痛苦難耐,你知道這樣下去並不是辦法,你很清楚,可是你沒有辦法停止繼續把心放在他身上,想著他也痛苦,逼自己不要去想他也很痛苦。隔了將近 7 個月,不知道現在的你,好嗎?找到屬於自己的的安全感了嗎?能夠開始為自己流淚,而不是為他流淚嗎?

「你在玫瑰身上所花費的時間,讓你的玫瑰花變得如此重要。」[1],根據親密關係的投資模型(investment model of relationship) [2],當你在一個人上付出越多的時間,姑且不論對方對你好或不好,光是這個付出本身,就足以讓你對他死心踏地——儘管過程中你相當痛苦。(推薦閱讀:愛上一朵玫瑰的任性:小王子教我們的六個關係課題)


圖片|Youtube 影片截圖

當一個人的自我不完整的時候,容易需要依靠其他人的自我來填補自我,甚至很多時候會任由對方,在這段關係當中把你自己給吃掉了[3]。這個填補的過程是很危險的,例如你所提的一個字詞我覺得非常有趣「一直重複著回憶強暴自己」,其實是一種反芻行為(rumination)[4][5],當你一再地的回顧那些過往美好的回憶的時候,也會想起「曾經你們那麼要好,現在卻沒有那麼好了。」這樣的一種回想其實有兩種效果 :

  • 回首當年的美好溫存:因為這些經驗可能很難再繼續了,所以在你回去思考當年的那些美好回憶的時候,同時也提取了一些正面的跟負面的訊息,正面的訊息讓你不斷地沉浸在回憶裡面,負面的訊息讓你一邊也覺得痛苦。
  • 讓你繼續投入更多的時間:到頭來,你對他的那種無法放下,其實並不一定是眼前的這個人,更多的時候是你在他身上投注的時間加重了你離開他的困難。

我們經常在一個錯誤的人身上去尋找某一種熟悉,儘管那些熟悉的感覺現在再溫習起來,都覺得有些噁心或者是不適應,可是因為離開舒適圈實在是太痛苦了,所以我們寧可選擇飲鴆止渴,也暫時不願意踏出這個圈圈一步。

心理學 OK 繃

該怎麼辦呢、我自己是覺得,當你已經過得非常痛苦的時候,就不要再勉強自己了。一種做法是(不論是研究上或者是房間的一些建議都是如此),尋找一個「替代性客體」[6],它可以是一個浮木、一個好朋友、或者是一隻小熊娃娃、寵物毛孩子等等(如當年你離開母親依附的時候一樣)。例如說我有一個朋友在他失戀之後收編了兩隻貓咪,在撫摸貓咪的過程當中,她的母性(與催產素有關)被激發出來,找到了一種暫時的安穩感 [7]。

另外一種做法是,透過身體的一些連結來給自己安撫。練習在一個溫暖的房間裡面(開電熱毯)擁抱自己,或者是請好朋友從背景上方開始往下順著你的背安撫你。肢體的接觸同樣也可以增加催產素,這就是為什麼許多擁抱研究發現能夠增進兩個人之間的關係,某種程度上面說明了,為什麼每一次你跟他發生關係之後,又會覺得更難以離開他——並不是一個世界上能夠提供你安穩感覺的人,都是好人。但透過每一次的擁抱和性愛,或許和他之間能夠建立一種特別的連結,暫時的安穩(細節可參考 [8])。所以你持續在這樣的關係裡面飲鴆止渴。

我們都知道安全感是要自己給自己的,下面幾個方法倒是可以嘗試的方式——例如說打著赤腳在公園裡面的草地上走路,買一些花精或者是香草植物在自己心情煩躁的時候,聞這些香味讓自己心情平靜下來。

當你不再需要依靠他,來找回內心當中的安全感,那麼那個你長久以來所遺失的自我,也可以從每一次每一次的安撫當中,找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