吵架固然勞心傷神,重要的是雙方能在發現癥結、歸納共識的過程中,看見了更多真實的情感,以及彼此為了這段關係所做的努力與改變。

作者|soidid

上次和 H 碰面的尾聲簡直就是吵架修羅場。但吵著吵著我心中有什麼東西也改變了。(推薦你看:【人類圖談情緒】不願正面衝突,讓你活得越來越遠離自己

有一天,想著過去那些「比較有效的吵架事件」,試圖歸納出下次可用的作戰守則時,我突然靈光一閃:「咦?吵架好像要越吵越具體,但也要越吵越發散⋯⋯。到底是要具體還是要發散啊?」

我試著把這句話畫成圖,看到眼前的雙菱形,想起:啊,這不就是設計思考裡的「雙鑽石設計流程」嗎?原來吵架也可以運用設計模型啊。

雙鑽石設計流程


圖片參考 Double diamond process by Gleyciane.reisDouble Diamond model by Mat HunterDesign Thinking Model 繪製而成。|作者提供

雙鑽石設計流程(The Double Diamond Design Process)是由英國設計協會(Design Council)在 2005 年提出一套設計流程,由 Discover-Define-Develop-Deliver 四個階段組成。每兩個階段就是一次的「發散-收斂」,看起來像兩顆鑽石,故得其名。

如果用在吵架上呢?

以我自己的經驗來說,我的「吵架雙鑽石」長這樣:


圖片|作者提供

其中,主要的兩大部分為:「越吵越具體」和「越吵越發散」。

第一部分:越吵越具體

目標:透過「代罪羔羊」和「挖冰山」兩個步驟,找出冰山下的原因(具體事件 ➔ 抽象需求)。

「越吵越具體」對應雙鑽石設計流程的第一個菱形:Discover 和 Define 兩階段。在爭吵中,我稱它「代罪羔羊」和「挖冰山」兩階段。


「越吵越具體」:代罪羔羊 + 挖冰山|作者提供

1. 代罪羔羊

代罪羔羊是「第一階段歸因」,有點像是 brainstorming 時「想到什麼就先都丟出來、以刺激後續討論」的那些提議。

總之,就是把所有可能想到的「原因」都丟出來。例如:

  • 你明明之前說可以去 A,為什麼現在又不行了

  • 反正他就是比我重要

  • 反正你就是沒時間

  • 我看這遠距離也很難繼續下去了

  • 這對我不公平啊

  • 我覺得被你騙了

這些都是我的「預設歸因」、代罪羔羊,是我第一時間想要怪罪的對象。

和 Discover 一樣,這時候可以發散一點思考,盡量挖掘所有你想得到的原因,代罪羔羊可以越多越好。這樣的目的是為了在下一階段有夠多的材料可以歸納。

2. 挖冰山

在發散完之後,揪出了數個「發生的事件」,和數個「代罪羔羊(原因)」,接下來就可以從這些點開始往冰山底下挖。

「冰山」來自薩提爾的冰山理論,隱喻人們在溝通時,除了表面上看得到的「行為」,底下其實藏有各自不同的感受和期望。
從一開始的「代罪羔羊」出發,問自己:我到底在氣什麼?

例如,在前面我列的一堆原因裡:

  • 你明明之前說可以去 A,為什麼現在又不行了

  • 反正他就是比我重要

這兩句底下想說的可能是:「我覺得我不重要、我沒有價值」。

  • 反正你就是沒時間

  • 這對我不公平啊

  • 我覺得被你騙了

這三句底下說的可能是:我們對相處的時間期待和需求不同。

把代罪羔羊拿來「挖冰山」,看看底下有什麼東西:


冰山拆解|作者提供

「挖冰山」的目標是要「越吵越具體」,找出冰山下的原因,事件背後的抽象需求。

我一開始進入吵架修羅場的時候,完全沒有這些概念,認為事件就是問題所在,而最重要的是列出「明確」的解決方法。

就像很多人可能也經歷過的,我會說:

  • 你能不能清楚地告訴我,我以後到底要怎麼做才可以?

  • 好,反正以後規劃旅行的時候,一定要先說好地點就對了。

——以為像這樣提出明確的要求,未來照著規範走,就沒問題了。殊不知其實說出「到底要」、「反正」的時候,就代表雙方都還在生氣,事情根本沒解決。

明確的要求,只是避免踩到同樣的引爆點。但生命終究會自己找到出路,沒有被理解的需求,會找到一個新的引爆點,重新炸給你看。

真正可以解決問題的「具體」需求,其實往往是「抽象」的:不是「什麼事一定要怎麼做」,而是「哪些感覺沒有被滿足」。例如:被尊重、連結感、有價值感。

這些需求乍看虛無縹緲,讓人不知所措(「所以你到底要我怎麼樣啦?」),但卻正因為其虛無縹緲,而有多種實踐的可能。

——這就是第二部分要做的事:找出滿足需求的多種方法。

第二部分:越吵越發散

目標:找出滿足需求的多種方法(抽象需求 ➔ 具體作法)。


「越吵越發散」:有什麼方法可以讓彼此的需求都得到滿足?|作者提供

第二部分,對應的是「雙鑽石設計流程」的 Develop,也就是根據需求,盡可能地去發想「可能的實踐方法」。

挖完冰山之後,其實吵架也差不多結束了。(攤)

通常這時候已經不會爆炸、也不會生氣了,而是會理解到彼此的不同和需求。例如:「他這樣做,讓我覺得他不重視我,但他可能不是這個意思」、「我們對獨處時間的期待和需求不同」。

這時候,就可以根據這些抽象的需求,去發想「有什麼其他的方式可以達成」。吵架顯示的是「我們想滿足自身需求的方式衝突」,但不代表找不到「不互相衝突的方式」滿足各自的需求。(延伸閱讀:陳雪專欄|戀人之間的親密,學會示弱很重要

例如,針對「旅行地點變動,讓我覺得自己沒有價值」,如果依照吵架時賭氣的方式處理,可能是:

——好,反正以後規劃旅行的時候,一定要先說好地點就對了。

但這個方式可能並不符合我們做事的習慣和個性,也可能因為沒有照顧到感覺,而「治標不治本」。

如果從「我感覺自己沒有價值」下手,就可以發想:「有什麼其他的方式,是對方可以接受,我也會因此覺得對方重視我的?」例如:

——再規劃一次旅行,去我想要去的地方?
——和我好好解釋他為什麼這樣決定,他的擔心與煩惱。

除了「希望對方可能可以做的」,也可以想「我可以為自己做什麼?」:

——我覺得對方不重視我,但或許對方是覺得「我能夠體會他的難處」。
——我可以做點什麼,讓自己開心,覺得自己有價值?

終章:收斂

雙鑽石的最後一個階段 Deliver,我覺得在吵架中相對不太醒目。


終章:收斂|作者提供

對我跟 H 來說,通常在前一個階段時,一邊討論發想的同時,就會有個大概的共識,知道彼此可以(願意)調整的地方是什麼。

所以最後的收斂,可能就只是一個簡單的約定,也可能什麼約定也沒有。

就只是,帶著因為吵架而新發現的理解——對自己的、對對方的,繼續日常。

更新後的我、他、互動模式,就像一個新的「prototype」(原型品);而生活,就是「prototyping」(原型測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