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聽過「心流」嗎? 一心一意的投入一件事情,進入物我兩忘的境界。而進入心流必須從專注開始,這邊提供三個方法增強你的專注力。

從來沒體驗過心流怎麼辦?其實我們應該都體驗過。玩遊戲的時候,很容易進入這種物我兩忘的境界,持續三、四個小時,不吃飯、不喝水,感覺不到自己持續專注於遊戲,就是那種感覺。

我通常使用的心流觸發方法有三個。

心流都是從專注開始進入,所以讓自己安靜進入,這是第一步。


圖片|來源

視覺化目標法

很多人把理想事物的圖片放在眼前,時刻提醒自己開始,這是很管用的方法。想像目標的達成,想像著我在那兒,我已經完成了它,然後開始工作。除了圖片,我一般會在開工前再看一遍一生的計畫,提醒自己此生時間有限。我練習在生命的終點縱觀一生,確定哪件事情我一定要達成才沒有遺憾。

假想敵人法

我的第一本書《女人明白要趁早》裡講過,我有個十年之約的假想敵,她是我在外企工作時的一個同事。她對我說的一句話對當時二十多歲的我發揮了決定性作用。午飯時候我喜歡和同事誇誇其談,當時我們在吃飯,她坐在我對面。她看著我突然說:「王瀟,你就這樣沒心沒肺地活下去吧,你看看十年以後你什麼樣,我什麼樣?」

因為這件事,每一次當我懶惰的時候,特別不想做事的時候,我就會想,她在幹什麼?我很怕十年後她出現在我面前,說:你看,十年前我說什麼,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

用你豐富的想像力,在腦子中設定一個劇情,你是主角,有一個假想敵。她存在你的故事線中,激勵著你的每一個小時。(推薦閱讀:【玩工作】用想像力妝點人生的記者羅珮瑜

上身法

這個方法對我是相當管用。假設我不是我,我是誰呢?我是我想成為的那個人,是我的目標人物。我在《按自己的意願過一生》裡寫過一段話:其實每個人都想出類拔萃。我們想成為極少數的人,那怎樣成為極少數的人呢?如果我們堅持三年,說話像極少數的人,做事也像極少數的人,做選擇也像極少數的人,那麼我們其實就是極少數的人。我們可能要經過漫長的積累,才能做到這件事,所以我會在那些極少數的人裡挑一個和我人生道路最相似的,作為我的榜樣。

多年來,我挑選的榜樣都是同一個人,她叫梁鳳儀。梁鳳儀是香港商界的一位女性企業家,她曾創立了一家公司叫「勤+緣」,後在香港上市。此外,她還是一個很棒的作者,出版過很多暢銷書。她一週要寫十萬字以上,平均一天要寫一萬多字,要寫兩、三個小時。當年,她的書在香港以及東亞地區都很有威望,主要描寫現代都市女性在追求獨立意識和經濟獨立上的抗爭,有些故事還被改編成了電視劇。

寫作很累,非常寂寞,沒有人能幫你。怎麼辦呢?我不想寫,我好累,我想看手機,我想休息⋯⋯這些事情都可能發生。

怎樣使用上身法呢?

當我坐下來準備寫作,就開始假想:現在我不是王瀟,我是梁鳳儀。梁鳳儀此時此刻會做什麼呢?她會休息、看手機、照鏡子?我要升級為行動者的自我,對我而言,行動者的更高階段就是梁鳳儀。我現在就是梁鳳儀,就能做到在三個小時內持續寫作。

第三個方法對我是最管用的,就像變身一樣,我變成那個人,像她一樣容光煥發地開始工作。後來,我發現「變身」這件事會上癮,時間長了你就會真的「變成」這個人。

上身法是有一定心理學依據的。那個在你內心阻撓你的人,讓你去偷懶、去貪吃的人,是本我,代表了我們的天性,它持續存在;後面「上身」的我,它代表理想中的我,是超我。我們的人生就是一個本我和超我角力的過程,是懶惰的我、平凡的我和理想中的我角力的過程。贏得越多,贏面就越大。當超我戰勝本我,你慢慢就會被換血成為那個人,形成你理想中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