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工作者工作秘辛揭露:若遇到白嫖又不願意賠錢和解的客人該怎麼辦?雖然能夠上警局處理,但那些沒辦法浮上檯面的性侵與暴力事件,都藏在法律碰及不到之處。

一位生理男的媒體前輩丟訊息給我「你有沒有問過男性朋友,有多少人買春過?」

「那要對方跟我說實話啊。」我的男性友人們不是沒和我瞎聊過這個話題,但每個都特別強調他其實不喜歡那種場合,會去都是陪朋友。

「用買的比較遜啊。」前輩說,他有個朋友立志當記者,就是希望有人請他喝花酒。

「連男性都對『承認自己有性慾』羞恥嗎?」我問:「那比較強的定義是?」

「不用花錢。」前輩回。

我只能點點點了,處理性慾是一門專業,尊重專業很困難嗎?要國民學會尊重任何一門專業,需要漫長的教育過程。教育有時緩不濟急,難怪每天被連篇騙炮幹話洗禮的小姐們,回嘴起來也不是蓋的。(推薦閱讀:外貌優先的性工作環境:「我碰你,是你要給我錢吧?」

客人:「妳不跟我做,是不是因為覺得我不夠帥?」

小姐:「不,我只是嫌棄你窮到連錢都不提。」

客人:「我是誠心想跟妳做,可是我現在沒帶錢,不然妳銀行帳號給我,做完我明天匯給妳。」

小姐:「你怎麼不說我銀行帳號給你,你匯完錢再來找我?

客人:「那妳跟某某小姐感情不錯吧?上次她有免費幫我吹,身為好姐妹,妳是不是也該免費幫我吹?」

小姐:「那你爸幹你媽,身為好父子,你是不是也該幹你媽?」


圖片|來源

以上應對,只是按摩店的幼幼班程度,精蟲上腦的客人為了免費打一炮,能說出多反智的言論,我也原汁原味呈現在《性感槍手》小說中了,口頭上可以抵禦的還算好應付,小姐們最怕的,是遇上抱著「我上了她不給錢,那就不算嫖囉」這種邏輯的傢伙。(推薦閱讀:沒有資本可反抗的性工作者:「他說他願意親我,是我賺到」

「那個客人力氣很大,他一手掐住我的脖子,把我抵在牆邊,我一直哭,他說噓,不要哭,不要發出那麼大的聲音。」一位在手槍店工作的小姐,如此描述她差點被強暴的場景:「我嚇得要命,是店裡的行政發現包廂內有問題來敲門:『我聽到我們家妹妹一直哭,發生什麼事了?』客人才把我放開⋯⋯」

開門作生意,遇到白嫖又不願意賠錢和解的客人,最後的大絕招,就是上警局處理。「我拿青春換明天,白嫖賴帳(小費不給)算強姦。」田調期間受訪的警察、小姐都曾說過這句順口溜。台灣好歹是有法治的,但還有許多沒浮上檯面的白嫖、性侵與暴力事件,在鞭長莫及之處。

這一篇提到包廂內小姐問候客人老母的場景,事實上,客人們更喜歡問候小姐的老媽。


圖片|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