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壇天后林憶蓮新歌《沙文》唱出性別暴力受害者的境遇;演員柯奐如繼揭露自身傷害後,再度寫下長文為受到性騷擾的男星發聲。越來越多人的關注,讓一個問題再度浮現——消弭性別暴力之路,我們還要走多久?

2018 年底,睽違六年再度推出新專輯的天后林憶蓮,以一曲《沙文》揭露社會對待受害女性最真實的樣貌。2019 年初,演員柯奐如繼分享個人傷痛經驗後,再度於臉書寫下長文,描述娛樂圈內男星也曾受到性騷擾的真實案例。兩位女性藝術家前後用作品及文章談論女性共同經驗、霸凌等議題。讓我不禁猜想,究竟,我們還需要努力多久,才能撫平這些傷痛?

多少劊子手 (勝券在握)
被崇拜成英雄 堅韌的溫柔 (是一種脆弱)
佩戴成 裝飾的花朵 (扮演我的紅)
——林憶蓮《沙文》

兩位女性關注的,都不脫離性別與權力的架構關係。受害者可能是無力反抗的女性,也可能是在權力層次中,位居下方的男性,說明了不論男女——只要你是弱者——都可能成為性別暴力觸手伸向的對象。(推薦閱讀:女神卡卡、妮可基嫚同台對話!2018 好萊塢女星圓桌會議:脆弱,讓我們堅強有力

性別暴力,從來沒有消失過

出道三十餘年,林憶蓮的柔情音樂唱出一個個女子心事。熱門歌曲包括《至少還有你》、《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等,我們從她的音樂裡找到與自己人生相似的情節,在無人看到的夜裏躲進音符偷偷哭泣。

但這一次,林憶蓮想要做的更多,除了用輕柔歌聲安撫受傷的靈魂,也想揭露更多女性受到的社會壓迫,化身社會觀察家,帶我們從音樂中理解這不尋常的社會現象。

擔任《沙文》作詞者的吳青峰,曾經在媒體訪問中提到:「當初 Sandy(林憶蓮)告訴我,她想描述一種女性在世界上有很多被壓抑的狀況,我的直覺就冒出了『沙文』兩個字。其實很多角落裡,不只是女性,很多族群都被不合理的對待。」

是這樣的起心動念,讓青峰為這首歌寫下很多赤裸裸的歌詞,也讓聽者不得不直視這血淋淋的事實——我們的社會不夠包容與尊重。

沙文主義的定義隨著時間演變至今,跳脫了民族主義的框架,現今泛指「盲目熱愛自己所處的組織、信仰、價值觀等,並經常對其他群體抱著惡意與仇恨」。因為過分熱愛自己所信仰的價值,因此戴著充滿仇視的眼鏡展開對其他群體的行動,包含語言、肢體等,都形成了霸凌,也讓本就需要學習包容尊重的社會,增添了更多需要和解的難題。


林憶蓮《沙文》MV 截圖

曾演出《姜老師,你談過戀愛嗎?》、《危險心靈》的演員柯奐如,在 2018 年底知名導演鈕承澤爆出性侵醜聞後,於個人臉書上寫下個人傷痛,分享自己曾經全裸拍攝床戲五小時,造成長達 11 年都揮之不去的陰影。

又在 2019 年初,再度揭露電影圈中其他男星也曾在其他導演的言語威脅下,被迫答應做更大尺度的裸露。顯示電影圈中不透明的工作環境讓性別暴力行為更容易被加諸在工作者身上。(推薦閱讀:【性別觀察】盧貝松與伍迪艾倫,該怎麼看待遭控性侵的導演們?

性別暴力的討論逐年增加,也有越來越多的名人願意為此挺身而出,奮力為受傷的靈魂發聲。


柯奐如臉書文章截圖

為什麼我們該關注性別暴力事件?

美國性別暴力防治教育先驅 Jackson Katz 曾在一場 TED talk 中表示「社會輿論檢討被害者,忽略加害者」是讓性別暴力事件無法獲得有效改善的原因之一。他認為人們說什麼樣的話、用什麼樣的思考方式,都會讓社會將注意力放在不同的地方,並提出了一個例子驗證語言和思考的轉變所帶來的效果:

John 打了 Mary
Mary 被 John 打
Mary 被打了
Mary 受到虐待
Mary 是一位受虐女性

在 John 與 Mary 的例子中,最後 John 的角色消失了,這樣的思考脈絡只看見「Mary 是一個受害者」。加害者不會被注意、不會被檢討,造成性別暴力的案件層出不窮,因為真正犯下錯誤的人,沒有被看見。

再進一步試想,倘若 Mary 就是我們身邊的至親好友,我們還能夠像看故事一樣,觀看整個事件嗎?正因為每一個人都可能是性別暴力中的受害者,我們更應該看見受害者背後,那施予暴力的人;我們更該關注、更該大膽談論、更該積極展開對話,這就是每一個人都該關注性別暴力事件的原因。

唯有透過對話,才能讓越來越多人跳出 John 與 Mary 的思考迴圈,正視加害者,讓加害者角色不再缺席於暴力事件中。就如同那句老話:「事出必有因」想要解決問題,我們必須看見原因,才能擁有消弭性別暴力行為的機會。


林憶蓮《沙文》MV

關注之後,我們能怎麼改善性別暴力環境?

性別暴力從不是單靠一人之力就能改善的問題,在討論如何改善之前,我們應該認清事實:這條路很長、很遠,也許一時間看不見改變的成果,但我們仍然要做,因為只有開始行動,才有改變的可能。

為你整理三種共同參與的方式:

如果你希望展開身體行動:

可至社福團體、婦女團體等機構,擔任志工或職員,用身體所做的事來表現對性別暴力議題的在意,用行動力共同促進性別友善環境的實現。

如果你覺得經濟能力充裕:

可資助臺灣已有許多從事暴力防治多年的專業團體,包含:現代婦女基金會婦女救援基金會勵馨社會福利事業基金會台灣防暴聯盟等組織,這些團體將不定期舉辦活動講座、給予弱勢族群支援等。

如果你也有很多想法希望被看見:

歡迎將你的想法整理成稿件,參考此篇文章:【迷人來稿】邀請你以知識為支點,撐起世界,將稿件投遞至女人迷的迷人來稿信箱,我們很開心能夠與妳共同關注性別暴力議題;也邀請你加入女人迷《有伴計畫》,和我們一起共創性別友善環境。

最後與你分享,這樣的在意,是因為我們看見受傷的靈魂,心想著能救一個是一個,我們相信每一個人都是影響力,沒有人是局外人。也許,霸凌不會有消失的一天,也還是有那麼一群人,抱著沙文主義壓迫著另一群人。

但是,懷抱著關懷的我們,越來越龐大、越來越難以撼動,我們會一步步將冰山融化,我們會迎接和煦的陽光。

不只是林憶蓮與柯奐如的關心值得被注意,每一個想改善性別暴力所付出努力的你,也值得被看見。我們會一起並肩走向更好的社會,會好的,一定會好的,我們要一直抱持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