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還年輕,等妳到了我這個年紀,就會懂的。」22:30,這句話從辦公室另一頭的話筒傳來,作為談話的結尾。

十年前,或許她也和現在的我一樣,總是半夜坐在辦公桌前,對隔著加強玻璃窗外明明滅滅的夜景感到麻痺,偶爾會在加班夜裡等著遲來的計程車時感到倦累寂寞,甚至累得一坐上計程車就包圍在睡意裡而無法寂寞,但是睡醒後又覺得是嶄新的一天而繼續努力。

為了擺脫可愛、年輕的形容詞,她踩著高跟鞋撐起自己的氣勢,穿著套裝粉飾自己的年輕;偶爾會有客戶喜歡對她開玩笑,或者是因為她柔順的外貌而質疑她的專業,她知道自己必須加倍努力和堅強;於是生理期的時候也忍著不停冷顫的身體和客戶開會,雖然可能更常因為從來沒有穩定過的經期跑婦產科。她很少逛街,因為她總是在只剩下便利商店開著的時間下班;姐妹淘逐漸知道假日的聚會不需要訂她的位子,因為她就算不加班也得補眠;男友常開玩笑不必煩惱聖誕節和情人節訂不到餐廳,因為他們總是在她的辦公室解決這些大餐。

她知道自己放棄了什麼,但她從來沒有覺得辛苦,因為她喜歡自己的工作,她也需要成就感和自己的舞台。

十年後,她成了資深主管,從狹窄的L型辦公桌搬進了幾個人共用的小辦公室,接著又搬進了個人辦公室,獨自享有一片玻璃窗的景致,也在台北市區有了自己的房子。她始終覺得自己很幸運,至少一路走來她的努力都有收穫,而她一直熱愛自己的工作。當年體貼的男友成了全力支持她的老公—只有在蜜月的第一天她拿著 iphone繼續收信的時候發了一頓脾氣。她漸漸不需要再靠高跟鞋和黑套裝佯裝老成熟練,再也沒有客戶會開一些不尊重的小玩笑;她覺得,一切都很好。

直到那一天,她在公司最好的朋友,一路和她一起爬上來的同事,顫抖地緊捏著超音波照片向她宣布:「我成功了!」她知道自己該一起喜悅地尖叫,卻覺得像被羊水包覆一樣,陷入安靜無聲的世界。她想起來,她的乾女兒已經上小學,姐妹淘聚會的話題好一陣子總是圍繞在孩子身上;然後,她突然感到非常恐慌。

「我辭職了,」她的語氣是堅定的「我要去生小孩。」「再拖下去,我就沒有時間了。」

我沒有太多太多的詫異,即使這確實不是我所預想到的。但是那一瞬間,我覺得有點感傷和心疼;不是因為她的決定,而是「做選擇」這件事情讓人莫名奇妙覺得感傷,心疼的是,剛強又一絲不苟久了,或許所有人都忘了妳柔軟母性的那一面。

對我們來說,很多事或許都是在藍圖上照著計劃在走,有些事情卻是完全無法掌控的,於是我們開始面臨選擇。

我開始想起公司裡忍著痛打著排卵針的女同事,一次又一次承受生理和心理上的折磨,有的直接選擇放棄工作;想起因為工作累垮送醫的學姊,從此失去了擁有自己孩子的權利;想起數著日子期待的前輩,無預警的失去了四個月小生命。

我又想起一個主管的妻子,總是在家裡等著晚歸的他,甚至為了讓他沒有後顧之憂,犧牲了自己的夢想和理想;總是告訴他「我很好。」卻在我問她是不是從來沒有想過要回去工作的時候,伴隨淡陌微笑地沉默。

我知道,這是她們自己的選擇,沒有人逼迫她們選擇家庭,沒有人逼她們勇敢,逼她們堅強。

但是現實有時候比利刃還迫人。

所以她知道自己要選擇,在自己熱愛的工作和夢想中的家庭間做選擇。

「不要像我一樣,有些事情,過了就來不及了。」「可是我不想要生小孩。妳不是一直都很喜歡這份工作嗎?」「妳還年輕,等妳到了我這個年紀,就會懂的。」這是公司裡最照顧我的女前輩,交待給我的最後一句話。

也許我還不懂。

但我知道,在我們的身邊,那許許多多的她,都曾經勇敢地做過抉擇;那是令我最動容也最崇拜的,她們的勇氣和堅強。

女人,你是如此堅強勇敢
〉〉幸福的條件:一個人也很快樂並不代表拒絕愛情
〉〉態度與能量
〉〉女人三十,幸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