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第 76 屆金球獎將在 1 月 6 日(美國時間)舉行頒獎,翻開最佳導演入圍名單,這是金球獎連續四年未提名女性導演。回顧歷年金球獎,也只有芭芭拉・史翠珊一位女導演曾經奪下最佳導演獎。女性的聲音為何會被埋沒呢?

第 76 屆金球獎即將在 1 月 6 日(美國時間)進行頒獎典禮。第 75 屆金球獎頒獎人娜塔莉・波曼曾在宣布最佳導演前說了一句:「接下來是『全男性』入圍者。(Here are the all-male nominees)」諷刺金球獎一直忽視女性導演的存在。在去年 12 月 6 日公布第 76 屆入圍名單後,我們知道今年頒獎人又可以用同樣一句話做開場了,而這也是金球獎連續四年未提名女性導演。

此次入圍最佳導演的分別是布萊德利・庫柏《一個巨星的誕生》、艾方索・柯朗《羅馬》、彼得・法拉利《幸福綠皮書》、史派克・李《黑色黨徒》、亞當・麥凱《為副不仁》。

女性導演的缺席,並非因為沒有優秀作品,外國媒體 Bustle 就盤點了 12 部 2018 年極受關注的女性導演電,像是瑪麗莎・麥卡錫主演的《你能原諒我嗎?》入圍金球獎戲劇類最佳女主角,導演瑪麗艾・海勒沒有入圍;妮可基嫚同樣以《毀滅者》入圍最佳女主角,導演凱琳・庫薩瑪卻也沒有入圍,另外還有非裔女導演艾娃・杜韋奈的史詩幻片《時間的皺褶》、咪咪・萊德指導的傳記電影《法律女王》⋯⋯等。(推薦閱讀:黑是最勇敢顏色!劃時代 2018 金球獎:有憤怒的人更有溫柔


圖片|電影《你能原諒我嗎?》劇照


圖片|電影《毀滅者》劇照

回顧歷屆金球獎的女性導演數,芭芭拉・史翠珊是唯一獲得最佳導演的女性,其後,也僅有四位女導演被提名。女性在影視歷史上一直沒有足夠的話語權。

被淹沒的女性聲音

入圍名單裡的性別比例不平等,正反應影視圈長期的歧視議題,根據紐約時報報導〈好萊塢女性說出來(The Women of Hollywood Speak out)〉中的女導演提到,女性導演難以說服電影工作室提供拍攝資金,即便拿到,預算也不多,更被電影公司、製作人認為女性無法肩負起龐大的票房壓力。

儘管有足夠的證據證明,女性導演或者以女性觀眾為對象的電影能夠獲得極高票房,例如 2008 年的《媽媽咪呀》在全球票房奪得 6 億美元、2013 年《冰雪奇緣》有 12 億美元的票房,2017 年的《神力女超人》更成為全球票房第三高的女性電影,可是在頒發殊榮時,我們仍看不見女性導演的影子。


圖片|電影《神力女超人》劇照

但就美國科技公司 Shift7 近期公布 2014 年至 2017 年的票房數據來看,350 部電影裡,分別有 245 部由男性主導,105 部由女性主導,而女性主導的電影在每層預算中,票房都居於領先位置。


圖片|來源

提出這些票房數字,不是為了否定其他人的成就,而是希望喚起影視產業對性別比例的重視,更甚,我們需要思考的是,為何女性必須極力提出數字,才能證明女性導演在影視產業上有相同成就呢?性別平等是必要之事,平等的導演比例,甚至是其他幕後工作人員(例如編劇、製作人)的多樣,才能帶來多元立體的議題視角。

在去年 9 月,華納兄弟將多元附加條款(Inclusion Rider)納入公司政策,確保少數族群能在幕前幕後有保障名額,未來,我們希望所有影視產業也能追隨,朝向更多元共融的路發展,而各大頒獎典禮上,也應該重視女性或少數族群的聲音,讓更多優秀的影視作品、議題被大眾看見。(延伸閱讀:好萊塢首例!華納兄弟承諾「D&I 多元條款」保障演員種族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