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棒球選手泰德・威廉斯在他的打擊理論中提到,好球區範圍很大,只有當球來到好球區的最佳打擊點(甜蜜點)他才會揮棒。在二、三十歲時,我們要先不斷揮棒,嘗試各種工作,即便落空也無所謂。當到了四十歲,我們就能掌握自己的甜蜜點,揮出全壘打。

尋找人生的最佳擊球點

我做過建築工地的體力活,當過咖啡店的廚房幫手或服務生,發過傳單,當過搬家工人,也曾做過食品推銷員,還有大樓的清潔工。無法適應校園生活,高中中輟後找不到固定工作的我,年輕時靠各式各樣的打工維生。(推薦閱讀:

我遇過不適合的工作,也曾只做一天就辭職。也有時只是因為還不錯的時薪,就持續做著不想做的工作。犯錯、不順利、工作後感覺很不好、做出丟臉的事......我可以舉出好幾個得找藉口才能自圓其說的無可救藥經驗。

「我窮盡畢生精力,希望能找到真正想做的事情。」我死命找尋那個答案,換了一個又一個工作。當然有時也只是為了要活下去。

泰德・威廉斯是位美國的棒球選手,創下史上第一位單季打擊率超過四成的紀錄。我從一本與他打擊理論有關的書中學到許多。那本書提到,好球區(strike zone)的範圍很大,可是只有當球來到好球區中的「最佳擊球點」,也就是「甜蜜點(sweet spot)」時,他才會揮棒。


圖片|泰德・威廉斯

一般的打擊者,只要球來到好球區就會揮棒,很少人像他這樣,對來到最佳擊球點之外的球視若無睹。

只將力量集中在自己絕對擅長的點,一旦遇上就不假思索出手。我也想做這樣的工作。不要這個也試,那個也碰,而是專注在自己找到的「真正擅長的事」上。

在工作上會遇到各種事,好球區其實比想像中還大。只要時機對了,或許就能擊中,當然也可能就這樣安全上壘。但是,如果想打出全壘打,就必須將揮棒時機集中在球來到只屬於自己的最佳擊球點那一刻。

為此,必須先知道自己的甜蜜點在哪裡,而方法只有一個。那就是,要先揮棒把所有來到好球區的球都打過。透過不斷大量地將每顆來到好球區的球擊出去,經歷多次失敗後,就會從中找出自己的最佳擊球點。反過來說,如果不先姑且揮棒嘗試,就永遠不會知道自己的最佳擊球點在哪裡。

對可能無法擊中的球揮棒需要勇氣,也或許會丟臉。說不定還會被三振出局,或者揮棒落空。假設好球區裡有一百個點,最佳擊球點大概只占其中三個吧。這樣的數量好像太少了,事實上,我也經歷過許多想大喊「不會吧」的事。就算覺得自己辦得到,但還是有太多事無法順利達成。

說來悲哀,從這個過程中,我發現了很多「自己非常喜歡,但就是沒有才華」的事。

然而,每個人一定都有屬於自己的最佳擊球點。在不斷揮棒的過程中,肯定會逐漸感到踏實,找到足以發揮自己實力的擊球點。抓到順手的感覺之後,剩下的就是不斷鑽研,精益求精。在那之前,首先必須不斷揮棒,即使一再被三振也不要在意。(推薦閱讀:

剛進入社會的二十幾、三十幾歲時,就是試著將所有飛來的球都一一擊出的時期,那也是年輕時「該做的工作」。最好不斷揮棒,讓手上的水泡都被磨破。


圖片|來源

大部分人或許無法像我那樣多方嘗試,但是,即使待在同一個公司的同一個部門,只要遇到來自不同方向的球,就該挺身擊出。更重要的是,要提醒自己持續站在打擊位置上。

進入四十歲之後,若已隱約知道自己的最佳擊球點在哪,心裡就會踏實得多。即使當不成全壘打王,也相信自己打得出全壘打,以單季四成以上的打擊率為目標。

「就算你這麼說,我還是找不到啊!」說著這種話的人,或許是太想在一開始就找到最佳擊球點了。不曾經歷揮棒落空或被慘烈三振的經驗,卻想一蹴可幾地找出最佳擊球點,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

「自己適合做什麼,有什麼樣的才能?」

如果只是坐在書桌前思考這種問題,想得再深入都只是浪費時間。我相信好好花時間是很重要的事,但是時間有限。與其坐著煩惱,不如把時間花在「經驗」上,好好練習才對。

我們常聽到人們說「找不到自己真正想做的事」這樣的話,但其實根本不用為這種事煩惱,連思考都不用。

想找到自己想做的事,就從積極「找尋自己能做的事」開始吧。

因為「想做的事」只是願望,雖然自由但不實際。

就算認為已找到「這就是我想做的事!」實際動手執行後卻一點也不順利,結果發現那並不是自己的最佳擊球點,這種事也所在多有。

在即將邁入三十歲時,即使找到「我想成為大聯盟選手!」這種理想,大多數情況下只不過是癡人說夢。這個比喻太極端,可能大家聽了只會理所當然地覺得好笑,但回頭看看自己,其實說不定也懷抱著一樣不切實際的願望。願望這種東西,因為是出於自己的欲望,或許總是帶點任性的孩子氣也說不定。

「找尋自己能做的事」最好的方法,就是相信夢想終會實現,然後什麼都去嘗試看看。

試過各種可能後,不但能獲得諸多感受培養勇氣,同時也能從實際經驗中累積實力,找出幾件自己能做到的事。其中,能帶給最多人喜悅的就是自己的最佳擊球點。

而且不僅要帶給自己喜悅,更要帶給別人喜悅。那不僅是「自己能做到的事」,還是重要的最佳擊球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