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性感槍手》採訪後記,帶你了解性工作者的背後故事。當問到這位代號「超女神」的受訪者,在職場上有沒有交過朋友,她回答:「沒有,我是來 work,不是來 make friends 的。」

進行《性感槍手》小說的田野調查期間,我在咖啡店等待代號「超女神」的受訪者,超女神第一次約放我鳥、第二次約大遲到,因為她每分鐘新台幣 100 元上下,第三次終於有空賞臉。

這筆時間成本是這樣推算的,超女神號稱自己的公司上班、開會遲到,一分鐘要扣 100 元檯錢。我探詢到的酒店行情,是每分鐘扣 50 元,已讓我感受到如借高利貸的壓迫感,這個落差可能是超女神沒對我講實話,也可能是能力越大責任越重,超女神連適用的罰則都與眾不同。

鄉民聽到超女神,總要敲碗喊「沒圖沒真相」,我不能曝光受訪者個資,而且不管多正的小姐,永遠有客人嫌不夠美,彷彿新台幣幾千幾萬元就能一親宇宙女神雅典娜的芳澤,所以唯有請大家發揮想像力,超女神是巴掌臉、瘦身形、髮型精緻、工筆化妝,全身附帶少女漫畫般的閃亮亮特效。(推薦閱讀:

和超女神對話,其實讓我很煩躁。

首先是超女神有好幾隻手機,叮叮咚咚打遊戲的同時要服務不同的戀愛客,而且要拿照相功能最好的那兩隻與食物自拍到滿意為止,但拍完吃一口就嫌棄高油高鹽高熱量。面對我的問題,她總是一臉厭煩,嗯嗯呵呵心不在焉的,卻會忽然蹦出「隔壁那男的是多想汁妹」這種抱怨──她對關注她的視線極敏感,於是我檢討自己是否太執著於問出客觀數字,而不夠關注她的心情。

姍姍來遲的超女神氣焰高張的現身了,這時我已決定要是採訪再無進展,就放棄這個田調對象,畢竟目標是蒐集手槍店的故事,其他領域的性工作者願意分享很感謝,話不投機也就笑著說再見。


圖片|來源(圖非當事人)

超女神臭著一張臉坐下後,竟然把手機們放到一邊,我問她有什麼不愉快的事?她抱怨起一位同行的小姐,故事非常長,大意是該小姐剛入行時土得掉渣,但被客人幹部踩在腳底下還願意舔鞋跟,於是她大發慈悲幫該小姐找穿搭,介紹美容美髮減肥的門路,把自己的客人介紹給她,還拉她一起去做海外伴遊,但該小姐恩將仇報,搶了超女神的大金主,連該付的傭金都賴帳──

超女神下了結論:「那醜女是個超級大 bitch。」

「你有在職場上交過朋友嗎?」我問。

事後和朋友聊起這檔事,朋友狂笑這個槽未免吐得太直接,超女神沒有賞我耳光嗎?沒有,我是真心誠意發問的。

不過超女神提到「傭金」二字,讓我醒腦了,翻譯一下她們雙姝的恩怨,超女神幫後輩弄穿搭有收「服務費」、拉人團報美容美髮減肥課程有「介紹費」,這意味著超女神除了自己接客,還收下線替自己賺零用錢。

補充細節讓超女神說漏了嘴,原來雙姝翻臉的一個原因,是她瞞著經紀公司,私下把熟客的朋友轉介給該小姐,企圖將「仲介費」放到自己口袋,但沒想到被反降一軍。

野心勃勃、想晉升管理階級的超女神,如此回答我的問題:「沒有,我是來 work,不是來 make friends 的。」(推薦閱讀:「離開妓院,我們就沒有家了」孟加拉性工作者的真實人生

這樣多孤獨?還是女神永遠是孤獨的?我不禁笑了,與超女神還有後話,就明天分曉了。下一篇採訪後記,在八大行業升級打怪,「超女神升職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