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主義」是什麼?壞女性主義者──Roxane Gay 說,應該是所有女性的,無論種族、宗教、政治立場,都能自主做決定並勇敢做自己。

文|Nessie Lu

Feminism,這個名詞在最近幾年來頻頻出現在我們的社交媒體中。起初,我不以為意。那時我認為在台灣這樣相對安逸的地方,最起碼我以為沒有特別感受到明顯針對女性的歧視言論,台灣的法律也相較於很多國家更對女性友善。(推薦閱讀:Handsome Lady|Pussy Riot:在俄羅斯,「女性主義」仍是髒字

後來,我在 Instagram 上看到越來越多關於女權的評論,而我對於女性權利和定位便開始成形了。我意識到以往我所知道的女權是極為狹隘的,意識到儘管是生長在台灣這樣相對富庶和幸福的社會,身為女性,我依然在日常生活中受到了許多潛在的歧視。而我認為最糟的,是大部分的台灣女性並沒有發覺到這一個現象。

2017 年,我在芝加哥機場裡的書店,看到了 Roxane Gay 的著作《Bad Feminist》(壞女性主義者),封面是簡單的粉色和白色設計,它安靜地被放在了暢銷書的架子上,架子上也沒有剩下幾本。為了要讓自己更懂得女權,以及了解一位美國黑人女性的心聲和自我定位,我買下了這本書,在從芝加哥到舊金山的飛機上閱讀。

/Users/meimeilu23/Desktop/Roxane Gay.jpg
Roxane Gay。圖片|來源

Roxane Gay,任教於美國普渡大學,是一位美國作家、教授、評論家、編輯,在她的創作生涯中,她致力於替少數群體發聲,比如有色人種和女性。在她的創作裡面,我們常看到她身為黑人女性,在美國的白人男性所主導的世界裡面,所遭受到的不平等和歧視。在《Bad Feminist》中,Gay 不僅針對美國現在籠罩的氛圍作評論,也針對這幾十年來膾炙人口的電影和暢銷書做見解,名單裡有些甚至被譽為「打倒種族歧視的經典名作」。其中,最令人驚訝的是她對於《The Help》(姊妹,2011)的獨特見解。在《Bad Feminist》中,她提到,這部電影無疑是對於美國非裔女性的一種貶低。

她寫道:

「The Help is billed as inspirational, charming, and heartwarming. That’s all true if your heart is warmed by narrow, condescending, mostly racist depictions of the white women who employed the help; the excessive, inaccurate use of dialect; and the glaring omissions with regards to the stirring civil rights movement in which, as Martha Southgate points out in Entertainment Weekly, “white people were the help」

(「姊妹」被廣泛地譽為有啟發性的、有魅力的、和暖心的一部電影。如果你的內心是被狹隘的、居高臨下的、有隱性歧視意味的白人視角的情況下,被這部電影溫暖到的話,那這樣的讚譽或許是成立的。這部作品對於方言的錯誤濫用和缺乏對於當時民權運動的正確了解,都像作者 Martha Southgate 在《Entertainment Weekly》(娛樂週刊)裡提到的:「白人是救贖者」一樣偏頗。)

/Users/meimeilu23/Desktop/Roxane Gay 2.jpg
Gay 於 2015 年在 TED 的演講。圖片|來源

在《Bad Feminist》的第一章中,Gay 提到了現今大眾對於女權這個名詞的普遍定義和看法,以及在現在這樣的社會裡,女權已經與仇恨男性畫上了等號(如同 Emma Watson 在 2014 年於聯合國的 HeForShe 演講中提到的觀點相似),而有些偽女權者總是試著告訴其他女性要怎麼做,才能成為真正的女權。

而她之所以為這本大成取名為《Bad Feminist》,是因為嘲諷這個社會對於女權的錯誤理解,她所倡導的男女平等、種族平等都與普羅大眾的觀念相差許多,所以才嘲諷地稱自己為「Bad Feminist」。她所認知的女權,是所有的女性,無論種族、宗教、政治立場,都可以自主地做決定以及無畏地做自己。(推薦閱讀:Whose Knowledge 創辦人 Anasuya:不需要知道 Feminist,就能成為女性主義者

世界上有幾種人,就有幾種對於女權的定義。每個人眼中對於 Feminism 的定義不盡相同,一位生長在阿拉伯世界的女孩,與生於亞洲的女孩對於女權的看法和定義就可能不相同。我們所能做的,就是支持每一位替自己權益挺身而出的女性,因為她們的每一滴汗水和每一份努力,都在建構著男女平權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