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貨店是大家兒時最喜歡的地方,但是在黑面蔡媽媽心裡卻是一個痛。過了 30 年後,她選擇寫下文章正視傷口,你不是一個人,將來也不會是!希望更多人能重視性別教育。


圖片|作者提供

文|黑面蔡媽媽

那一年我只有五歲,一個說什麼都很難被相信的年紀,但直到現在我仍清楚記得那種全身發毛、噁心的感覺。如果你有孩子,請不要讓他離開視線亂跑,因為心有歹念的人,絕對不會因為他只是個孩子就放他走,只會因為小孩無力反抗而更想下手。

這天我不知道那裡來的想法,居然和爸爸一起去他熟識的賭場陪他打牌,看了一整晚,其實我也覺得累了、餓了又無趣,但偏偏爸爸正輸錢不想離開,賭場的隔壁是一間雜貨店,裡面賣很多小孩喜歡的糖果餅乾,還有抽糖果玩具的小遊戲。

實在是因為肚子餓,我跟爸爸要了錢去隔壁的雜貨店買東西吃,進到店裡一位灰白頭髮上了年紀的阿伯很熱情的招待我,牽著我在他店裡逛,也一直拿糖果餅乾給我吃,想想當年五歲的我很大意,天下除了沒有白吃的午餐,也沒有點心和晚餐的。

就當我選好想買的東西,要付錢離開的時候,阿伯說:「妹妹妳要回去了嗎?這麼快就要回去啊!阿伯房間有玩具要不要去看?」天真的我說,「不要,我要回去找爸爸,他在等我。」但一個孩子要怎麼鬆開大人的手?很難,但我死命的往店門口走,這位阿伯一手把我抓住,狂舔我的耳朵,另一隻手在我全身游走,什麼地方都摸透,連更私密的地方也被侵犯,太過驚嚇的我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後來他把那噁心的舌頭塞進我嘴巴,我覺得我真的不能再待下去,就非常用力咬他舌頭,他才突然嚇到把我放開,我對著他大叫,「不要碰我,我爸爸在找我,我要回去!」還好雜貨店大門是開著的,外頭的人也不少,好像我大叫的時候,正好有客人要進到雜貨店,這阿伯才悻悻然的把我放開,還笑著對我說,「妹妹沒事,妳被什麼嚇到了嗎?是蟑螂嗎?不要怕,阿伯會保護妳。」剛進門的客人看了我一眼,阿伯就跑去招呼他,沒人抓著我,我不趁機跑嗎?只是在我離開的時候,居然聽見這噁心的人說:「妹妹妳等一下肚子還餓的話,可以來找阿伯,阿伯會準備餅乾給妳吃喔!」

脫離狼爪,我坐回爸爸旁邊的椅子,繼續等他,一整晚我都在想要怎麼告訴他,但是說了會不會被罵?會不會被打?會不會被相信?我想,爸爸不會相信我,最後我一個字都不敢說,直到今天。(延伸閱讀:【性別觀察】Linkin Park 主唱自殺:兒時被性侵的陰影,跟著我長大


圖片|來源

我的人生走過這趟路,讓我親自體會兩性平權教育有多重要!女性或幼兒在某些情況下是多麼的弱勢。今日雖已是 21 世紀,但這世界上仍有成千上萬的人認為女性就是弱者,地位較低,所以利用職位高低、身型強弱、威脅利誘,在各種面向攻擊女性,甚至逞一時獸慾傷害女性;甚至有更多人認為無力還手的幼兒更好下手,小孩更可能因為被大人威脅,更不敢說出口自己的遭遇,而傷口就這樣跟著孩子長大。

所以無論學校教不教,身為父母都該教導孩子尊重並保護自己的身體,同時也要尊重他人身體,並尊重他人有說不的權利;要教育孩子即便是認識的親友,都不該隨意觸碰自己和隱私部位,更何況是毫無關係的陌生人,連手都不能亂碰,好嗎?多和孩子聊天,觀察孩子的舉動,一有不對勁才能立即發現,終止傷害持續發生。(延伸閱讀:專訪姚尚德:我們都不是唯一一個性侵倖存者

我常在想,為什麼這些事會發生在我身上?!為什麼我無力反擊呢?!是上天給我的試煉嗎?!也因為發生這些事,讓我對人無法百分之百信任,時間久了養成悲觀個性,不喜歡分享內心的真正想法,還患上憂鬱症進行過長時間的藥物治療。

性侵害對受害者而言,是一種徹底的撕裂與摧毀,要多久才能撫平,我沒有答案,我只知道在今天之前的每一天我都在療傷。和先生長談後,他告訴我發生這些事背後也許有它的意義,它想告訴我什麼,我該去正視它而不是逃避。這篇文章等我了 30 多年,原本我無法下筆我也不敢寫,因為自己挖掘傷口是非常痛苦的,況且我連自己都很難好好面對,如今我知道唯有面對這道傷口,才能真正放過自己,寬恕自己,才能釋懷過去,才能將經歷過冰點的人生翻轉過來,讓我成為更有溫度的人。

隨著女兒成長,我發現這世界仍對女性、對幼兒十分不友善,甚至於兩性之間仍是不對等的關係,我能教女兒保護自己,尊重自己,尊重他人,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多做些什麼,希望透過我自己一點點的文字力量,能讓更多人覺醒,讓更多人更重視兩性平權,為你我的子女建立一個更有希望的未來。(延伸閱讀:如果學校、家裡都避談性別教育,孩子該從哪裡學?


圖片|來源

感謝正在閱讀本文的你,因為多一個人了解兩性平權的意義,你我下一代的幸福才會更有機會萌芽。當然我也感謝上天還是眷顧我,讓我能有先生和兩個女兒作伴,我現在和未來都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