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人民對長期以來的男尊女卑、司法上性別偏頗的不滿情緒已經累積到了極限。2018 年可謂是韓國性別運動最為騷動的一年,從 #MeToo 運動、素顏革命、27 萬人連署聲援具荷拉,人們不再沉默,也不再獨自奮戰,她們站出來遊行抗議,要求社會大眾重視女性的權益。

過去給人「男尊女卑」印象的南韓,在 2018 年開始有了新的變化!5 月在首爾惠化地鐵站,發生一場大規模遊行,抗議「弘大偷拍事件」;在 6 月時,南韓女性開始素顏革命;在 9 月,南韓女權運動達上顛峰,有 27 萬名網友聲援具荷拉,要求政府嚴懲「色情報復」。我們開始聽見長期受到父權壓抑的聲音,人們不再沉默,也不再獨自奮戰了。

2018 年《全球性別差距報告》(Global Gender Gap Report),針對教育、健康、經濟與政治上,進行差距與排名,在 149 個國家中,南韓排名第 115 名,而過去被評為「全球對女性最危險的國家」的印度則排在 108 名。

今年南韓的性別運動風起雲湧,也反映了對國內狀況的不再容忍,從 #MeToo 再到反對復仇式色情,今年可被視為韓國性別運動的發展元年。

#MeToo 運動,點燃韓國女性心中怒火

5 月 19 日這一天,爆發了一場南韓 #MeToo 運動以來,最大型的抗議活動。在首爾惠化地鐵站,遊行者皆身穿一襲紅,大紅色猶如她們心中的憤怒,她們感受到司法上的性別偏頗,希望政府能重視女性的聲音與權利。


圖片|來源

本來預計僅有 2000 人的遊行,當天人數居然突破至 1.2 萬人,而為何會有這場遊行活動呢?引爆點是「弘大偷拍事件」[註 1],弘大偷拍事件的受害者為男性,警方在 12 天時間內便完成破案,而對比之下,在偵破色情網站「SoraNet」上,女性被偷拍的影片,則花了 17 年才關閉網站,調查速度上有明顯差異,令女性不滿,認為政府在性別暴力的案件偵辦上,有明顯的性別偏好。

南韓導演張恒準在 6 月 3 日受邀來台演講,談論到 #MeToo 對韓國演藝圈的影響,表示:「韓國社會某方面受到男性霸權的影響,這是給韓國社會的一個教訓!」並說 #MeToo 運動讓南韓開始有所反思與檢討。

事實上,在 2018 年之初,在韓國就陸續有 #MeToo 當事人現身說法——像是總統候選人安熙正的前秘書,在 3 月時,於節目公開指控,遭到安熙正性侵 4 次。演藝圈也有多名藝人遭到指控,像是《與神同行》的吳達庶、《舉重妖精》的曹在顯等,韓國 #MeToo 運動一路延燒至演藝、政治、藝文、宗教界。

「掙脫束衣」素顏革命運動,打破社會對女性的刻板印象

南韓女性在過去總被要求穿著「束衣」──出門要化妝、留一頭長髮,而在今年,她們選擇脫去這身束衣,勇敢地做自己,並打破社會對於「美麗」的標準與限制,吶喊出她們心中的美麗宣言:素顏是我的自由,我不必討好任何人!

知名美妝 Youtuber 朴麗娜(Lina Bae),在今年 6 月 4 日時,決定擺脫韓國給女性所穿上的「束衣」──化妝才有禮貌,上傳了一隻素顏影片,鼓勵大家不要被社會的刻板印象所綑綁。

影片一開頭她帶著素顏,穿插了韓國對於女性素顏的批評,像是「素顏恐怖攻擊」、「化妝是一種禮貌」等,那若是帶上妝了之後呢?開始出現了「男人不喜歡大濃妝」、「妝太濃了!」等言論,最後她選擇將臉上的妝卸除乾淨,並告訴大眾:「你就是一個特別的存在」,不一定要漂亮,更不要因為別人的眼光而忘了自己。

這隻素顏影片發布後,至今有 6 百萬人次觀看,除了收到許多人身攻擊的惡意言論,朴麗娜還收到了死亡威脅:「某些人會說,『妳(的身材)根本塞不進束衣!』甚至有人威脅我,要找到我並把我殺了。」

「掙脫束衣」(escape the corset)運動,不僅有朴麗娜站出來,南韓女性也開始在社群媒體上,貼出銷毀化妝品、用化妝品寫下抗議標語,或剪去長髮的照片,來響應此運動,挑戰南韓社會對於女性的刻板印象與限制。

社會運動「不便的勇氣」,27 萬網友連署聲援具荷拉

9 月,來到韓國女權運動的高峰,有 27 萬名網友站出來連署聲援具荷拉,因為這不僅僅只是個案,而是女性都可能遭遇過的常態──「復仇式色情」。

女人迷性別小學堂

復仇式色情

Revenge porn

根據維基百科,是指一種未經過他人同意,任意散布含有他人色情內容之照片或影片等影像的報復手段。這些色情影像通常來自於與行為人具有親密關係之伴侶,可能是在伴侶知道並同意的狀況下取得,也可能是在伴侶不知道的情況下拍攝而得。擁有這些影音檔案的行為者可能以復仇式色情意圖作為一種勒索手段,強播其伴侶持續他們的親密關係,或是持續發生性行為。或是為了懲罰伴侶結束兩人的關係,而散布這些色情影像。

9 月 13 日時,韓國女星具荷拉,遭到前男友指控施暴,她三度提出法外和解,但都談和失敗。但,她為何會一直求和解呢?


圖片|來源

10 月 4 日,我們看見了真相,媒體公布一段電梯監視錄影器的畫面,揭露背後原因,前男友以曝光「性愛影片」作為要脅,也威脅要提供影片給媒體,讓具荷拉的演藝之路就此毀壞,她隨後坦承了此事的發生。首爾江南警察局便以傷害、威脅嫌疑,向法院申請拘留令,但法院認為沒有相關證據,可以證明有洩漏影片的事實,因此駁回拘留令。(延伸閱讀:性別快訊|具荷拉男友威脅公布性愛影片,27 萬網友聲援錯的不是她

這讓南韓女性忿忿難平,從「弘大偷拍事件」到具荷拉事件,司法判決上,反映了性別不平等的問題。網路上便發起了聲援具荷拉的連署行動,有 27 萬名網友連署,希望能夠嚴懲「色情報復」的犯罪者。根據韓國法律,超過 20 萬人署名的請願會被受理。

10 月 6 日,韓國女性更發起「不便的勇氣」(又譯:不舒服的勇氣)運動,上萬名的民眾再次聚集於首爾市惠化站,主張司法應嚴懲偷拍女性、以性愛影片威脅女性的犯罪者,並要求加重刑期。此運動發生後,南韓政府也在行為上做出改變,研擬將刑期由 3 年改為 5 年。

南韓女權運動的風起雲湧,女性的意識覺醒

透過 #MeToo 及南韓女權運動的影響,我們看見了女性意識的覺醒。越來越多人願意站出來,挑戰父權社會,這群人站出來,不只是為了自己發聲,而是為了所有女性爭取一個更好的明天。當有越來越多聲音出現,多元的、各異的、真實的,就能建立一個發聲網絡,提供當事人安心說出口的環境。


圖片|來源

當韓國女權運動發聲之際,也出現了反面聲浪,認為女權運動過於激進、矯枉過正,甚至產生了「彭斯效應」[註 2],男性開始害怕與女性接觸,甚至有了「厭女」情況發生,有專家認為可能會造成性別對立;更有女性認為「自己人限制自己人」,好像不跟隨女權運動的主張,「我就不是女權主義者。」(延伸閱讀:性別快訊|鈕承澤性侵之後:有罪推定、咎責被害者,#MeToo 運動的挑戰

而這些正反意見的碰撞,其實正好開啟了性別的對話。過去被認為是不可公開談論的議題,如今可以公開談論,並討論解方;女性從過往只能噤聲的位置,到能真實發聲並且串聯經驗,今年看見的,是改變持續發生,而未來,我們期待看見更多的改變,在更多國度落地生根。

回顧 2018 年世界各地的性別事件,請見 Gender Impact Award 全球性別影響大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