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大之後,是否忘了最單純的美好與快樂了呢?我們都該學習孩子的純真,沒有分別心。人人如此,社會的對立與衝突,自然也會減少。

有了臉書這樣的網路交誼軟體,「讓自己看起來過得很好」,成了在臉書上最常進行的活動。不管是出國旅行、與家人聚餐、工作紀錄照、得到禮物的慶祝,大家都像全民記者,搶第一手消息要將這樣的「小確幸」公告週知,讓身邊的友人同事都知道「我過得不錯」。(推薦閱讀:大數據的楚門世界:自戀的打卡時代


圖片|來源

一般雙薪家庭,一週當中能與孩子共享的遊戲時光其實並不多,每到周五下午開始,許多父母親抓緊時間,帶孩子到新北耶誕城感受過節氣氛,帶孩子買衣服,吃美食。看孩子坐上絢麗的旋轉馬車,就拼命地拍照,坐上小火車也要不斷自拍,但是放下手機後,臉上的笑容竟然立刻消失。我再走到信義誠品的美食街,路上的人們或走或坐,眼神專注的看著手機,但其實臉上沒有表情。只有在食物一上來的那一刻拍照打卡,臉上的幸福感最足,接下來,長長的沉默瀰漫在每一張桌子,不管是一個人來、兩個人還是三個人。當我們在上繳臉書我們過得很好的功課,卻常忽略了,身邊的幸福。

在社會化的過程中,我們學會羨慕也學會鄙夷,羨慕那些物質生活優渥的樣貌,大人羨慕那些買了名車的同事、住在好地段的同學、總能出國度假的朋友,有帥老公、年終獎金跟聖誕禮物的人們。小孩就羨慕有變形機器人的同學,穿 Nike 的同學,學期末總能領獎狀的同學;自然而然也學會鄙夷那些講話口音很重的同學,那些戴著矯正眼鏡、衣服總是髒髒的同學,大家都不喜歡跟他們一起玩。

孩子不能選擇家庭的貧窮或富有,也不能決定自己的出身,每一個從家庭裡誕生的孩子,原本都是如此獨一無二的被呵護,到了學校之後,卻不自覺得被比較出智愚美醜貧富貴賤。孩子便開始形成一個一個的圈子,我們是一國的,跟你不是一國的,霸凌歧視也應運而生。但在初始,人還未被貼上標籤之前,這一切的評判標準都是不存在的,在初始,所有的人都是寶貝。

我們家庭小康,絕非富有,但能給孩子的儘量滿足,或許在寵溺的邊緣,但總想教他擁有就是一種責任,愛物惜物,與人分享,是得到這些的必要附件。不上學的潘雨,非常珍惜可以跟其他小朋友互動的機會,畢竟沒有那種每天都可以一起玩的同學。於是每次出門,他總要帶大量的玩具,有時是十隻機器人,有時是幾十台小汽車,有時是整組的積木,常常重到他自己也背不動。他爸總是說「我們要去的地方可能沒有地方玩喔!」「帶這麼多會揹不動喔!」,但潘雨總是很堅持的說「要帶去給小朋友玩!」。儘管他完全不知道,會遇到什麼樣的人。

前兩天為了訪友,我們一家來到信義區的貴婦百貨,還沒到之前,老公就擔心著待會潘雨會不會把吃了麵包油油的手擦在人家的玻璃櫥窗上,會不會在人家店裡跑來跑去,撞壞了東西一輩子也賠不起。好在潘雨倒是很會察言觀色,拿著麵包站在門外吃完,進來仔細地跟著聽這些鐘錶的歷史。

好不容易,走出一隻錶 270 萬起跳的瑞士名店,覺得這裡還真不是自己該來的地方,好奇著都是什麼樣的人會來這裡消費?她們走路不知道腳跟著不著地?潘雨則是被樓下中庭寶麗廣場裡的聖誕裝置吸引,一個勁的往已經很擁擠的人潮走去。就看一堆貴婦帶著小孩,不只自己身上鋪滿了名牌,連小孩也各個是小貴族的打扮。她們不斷的穿梭在這些雪白聖誕裝置中間,自拍、他拍、美肌盡情拍,好似自己跟小孩都是精心打扮的精品,必須馬上上傳,幸福的證據。我遠遠看著實在有種非我族類的感受,猜測潘雨大概很難從中找到玩伴,估計待不了多久。

結果,當潘雨拿出玩具放在地上,孩子們開始好奇地向他靠近時,這些非常重視教養的媽媽們,都立馬阻止他們的孩子:這是別人的東西,你有問過人家可以玩嗎!?沒想到潘雨卻爽快的說「可以!一起玩吧!!」孩子們就蜂擁而至,原本不認識的一群小孩,就坐在地上開始玩著為數眾多的汽車機器人,各自相安無事現場一團和氣,貴婦百貨立馬變成兒童遊戲區。


圖片|來源

這時我心中的想法,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我發現孩子的眼中,沒有那些分別心,他也不會因為貧富貴賤的表象,去影響他要跟誰玩不跟誰玩。有時候是大人心中的判斷,劃開了自己與他人的界線,不管是對自己過高或過低的評價,都顯得多餘。當我還看著潘雨那不稱頭的居家打扮,穿梭在穿著豹紋、皮草、皮衣、西裝的小大人中間時,羞赧自己讓孩子穿得寒傖。潘雨卻用他的慷慨,證明了他心中的富足,重點不是他擁有多少玩具多少錢,重點是他有的都願意與人共享,那他的世界,就一點都不缺。現場最富有的孩子,就是他了!

那種富足,不是父母有多少財產可以去為他背書的,也不是有高標的物質就能達到。他的個頭小心中卻大氣,我枉為大人心中卻是條條格格的自我限制。或許小不是小,大不是大,富足或缺乏,單看心中是否廣闊,價格並不代表價值,或許孩子的眼光比我們更清楚。誰知道富養的孩子,心靈是否孤單?家教甚嚴的孩子,心中是否渴望自由?但潘雨願意張開手,那一瞬間,這些各自身上的標籤跟真相都不重要了,重點是:此刻我們在一起,共享美好的時光。不管貧窮或富有,我們總有可以給人的東西。


圖片|來源

我想有這樣平等的眼光與心智,等潘雨到了學校,或許可以繼續保有一種看待人事物的純真,保持一種開放的態度,以分享作為與社會的連結,以分享打破社會既有的價值判斷,以分享把我們貫注於他的愛,再給出去。而不像臉書這樣,用表象的事物去標籤價值與幸福,而是重視當下的共享,珍惜每次相聚的緣分。人人如此,社會的對立與衝突,自然就會減少,我們都該學習孩子的純真,將分享當作一種對所感受之愛的回饋,他們才是和平的使者。

而分享是需要學習的,潘雨在與小朋友相處的路上,也經過很多挫折。有帶著各式各樣的玩具、畫筆、機器人的哥哥,小心翼翼的保護著自己所有的產業,不許其他人靠近一步,不管潘雨怎麼拜託,怎麼哀求,對方都不肯施捨一點給眼前的他,最後只能帶著眼淚撲進我的懷中。也遇過一整家的玩具隨便你玩的大氣哥哥姐姐,不介入、不過問,自由參加,無限包容。也有在花博公園為了一個可以滑草皮的紙箱,而跟對方又拜又求終究未果的悲劇。他也曾執著傲慢,大聲伸張自己的所有權,不肯借其他小朋友玩具,搞得大家不歡而散。

於是在他的小小心靈,慢慢知道,一個拒絕可以傷人自尊,一個分享也可以擁抱世界。分享,是拉近與人距離的最快方式,也是對這個世界的善意表示。(推薦閱讀:「當你擁抱世界,世界就開始擁抱你」感受自己存在的療癒插畫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