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徐若瑄,在戲裡戲外都活出自我的她,因為演出《人面魚》,在角色上挑戰自我,演到不像「徐若瑄」,同時也悟出「不要把愛情 100% 放在生命裡,還有別人很愛你啊!」

你怎麼記憶徐若瑄?是連名帶姓地喊她徐若瑄,或者 Vivian,還是鋼鐵 V⋯⋯徐若瑄在社群網路上,甚至也以「V 哥」自稱!不論你怎麼稱呼她,她那融合了可愛與性感的女性特質、兼具真誠與世故的明星本色,就是我們共同認識的徐若瑄的樣子。

2018 年的時序邁入秋冬,四年來歷經結婚生子的喜悅、也撐過喪父之痛的徐若瑄,久違地帶著電影新作《人面魚:紅衣小女孩外傳》回來與台灣鄉親相會。

雖已是華語世界中公認的女神明星,但徐若瑄私底下的親和程度依然讓人無法想像,首次相約做專訪,才知道徐若瑄是一見面就能輕鬆打造出愉快聊天氛圍的鄰家女孩。她這次在電影《人面魚》中飾演的「黃雅惠」一角,是個才華洋溢卻被男人拋棄的女鋼琴師,感情的受挫讓她一蹶不振,執著過頭、終至入魔。由於入魔後的扮相太過驚人,幾度讓人辨認不出來「牠」究竟是不是徐若瑄?

這竟是徐若瑄渴盼已久的角色:「我從很久以前就希望遇上發揮空間大的角色與劇本,但可能導演一直沒想到我,或是不相信我其實沒有包袱。」她認為能夠演到一個好角色,對演員來說是很重要的事:「所以這次我很感謝導演與監製,他們相信我可以做到。」

《人面魚》是徐若瑄的拍片求職信

至於徐若瑄究竟是怎麼做到的?她坦言在《人面魚》裡的活屍魔鬼裝扮都是親自上陣、沒有替身,徐若瑄笑說:「我們預算有限,能自己來就自己來。」

其實在亞洲,女明星因演恐怖片而展露演技者案例並不少見:許瑋甯才因在《紅衣小女孩 2》裡鬼上身演太好入圍金馬獎,往前還有李心潔演出《見鬼》而成為鬼后並奪得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獎!《七夜怪談》目前依然是日劇女王松嶋菜菜子的電影代表作;AKB48 創始成員王牌前田敦子也曾在單飛後力求轉型而演出鬼片《黑百合公寓》。從 Vivian 這次端出來的恐怖片《人面魚》來看,我們可以感覺到,產後復出的她準備好了,要當「女演員徐若瑄」了。

《人面魚》就是徐若瑄誠意滿滿所準備的一封「拍片求職信」。

徐若瑄在《人面魚》中所做的最大突破,並非只在於把自己弄醜,而是她演出了一個與自己真實生命經驗徹底相反的角色「黃雅惠」,並詮釋出了飽滿的角色執念——尤其對於女性失去愛情而陷入悲情狀態有深刻詮釋。

Vivian 透露這個角色原型她完全是照著自己某個閨蜜的樣子去演出來的,那個姐妹是個典型過得很辛苦但不會說的人,另一半不愛他,就會徹底垮掉:「我要花很多時間去開導她。那個姐妹在我電影開拍前,睜大眼睛跟我說,啊妳就演我就好啦。我回她說,對!我就是要演妳。很多神情演出都是從她那邊學來的。」黃雅惠一角,代表了多數父權社會結構之下,再優秀的女性都會輕易就被拋棄的處境,Vivian 更演出了當代女性一旦失婚,就擔心遭社會全盤否定的恐懼惡夢。

「真的很多這樣的女人,阿信般的女人,一旦愛倒了,人就空掉了。你知道有那種人嗎?人前很完美,外表很完美,但是心裡面很多的委屈,最後崩潰時就拉不回來了。因為她失衡了。」徐若瑄對於這樣執著的靈魂感到心疼:「一個人的個性通常都跟他的成長背景、遭遇有很大的關係,那是很難控制的。」嘗試去演繹一個與自己完全不同的角色,其實是因為徐若瑄最懂女人這份心事。

就算愛情沒有放到一百分,也不代表不專一

在表演時讓自己極度入戲、拍片期間和老公互動也變得冷淡的徐若瑄,即便現在已經從黃雅惠魔咒脫身了,仍不忘想宣導天下女孩「不要陷入到黃雅惠那種沒了愛情就沒了自己的局面」。

Vivian 侃侃而談:「我很年輕的時候就開始有很多挫敗的經驗,也是在挫敗了好幾次之後才領悟出來:不要讓愛情變成生命的全部。大部分被拋棄會完全爬不起來的人,都是因為把愛情的比例放得太重了。但其實我們沒把愛情在人生的比例放到 100 分,不代表我們不專一。我們一樣可以很專情於一個人,但生活中還有很多美好。人生可以分很多塊:愛情、親情、友情、事業、興趣,至少這五大樣,要平衡。我很早就已經理解到這一點,就算我在熱戀的時候也不會迷失。」

也就是因為如此,演了《人面魚》黃雅惠一角的徐若瑄才會跳出來為電影寫了主題歌《不值得》,「這個歌詞是經過很多生命經驗的累積才寫出來的,聽起來很簡單,但有很深的寓意。不知道經過了多少次失戀、挫敗、心痛,絕望了幾次?我才能告訴自己『你不要把愛情用 100% 放在自己的生命裡,你還有別人很愛你啊!』我們只要平衡,那麼就算愛情這部分失去了,還有另外四個東西,它們還在。」

其實不只是愛情很重要,Vivian 忍不住說起年初失去父親徐老爹的事:「今年我失去了我父親,那就倒下了嗎?我不行啊,我還有媽媽、姐姐、老公小孩啊。我還有我的事業,還有我支持我的粉絲⋯⋯旁邊的這些力量,都會讓你不至於陷入到谷底、爬不起來。人該把自己過得平衡一點,讓自己的生活和生命平衡,這樣失去一個人的感情的時候,才不會整個抽空、一無所有、活不下去。」

演戲時,我不想看到徐若瑄

徐若瑄在《人面魚》把女性從失婚後走向無底深淵的入魔過程既沉重又顯得可悲,她的表演讓電影因此從恐怖類型片進入到劇情片的範疇裡頭。Vivian 直說,「這角色沒有做好的話,就變成搞笑片,因為著魔的狀況不是一般人能呈現出來的狀態。我盡力了,也非常的過癮。當時我有把所有能量都用完、到達極限的感覺。最後有那場兒子和媽媽的戲,很撕心裂肺演完以後,我隔天整個人癱在那邊,全身肌肉也痛、喉嚨也痛、腦袋也空的,無法思考。可能觀眾看到的只是一場戲,但每個鏡頭都拍十幾條,還要從各個不同的角度再拍十幾次,或者有時候燈光重調、葉子重新吹⋯⋯(苦笑)。每一次拍,我們都要處在那個情緒裡面。」

這或許是敬業的 Vivian 自找的,導演曾透露 Vivian 每演完一次、看回放時都會問導演:「你有看到徐若瑄嗎?」而如果導演說有,Vivian 就會堅持重新演一次。(同場加映:徐若瑄的女人名言:沒有完美女人,是我讓自己完整

提及此事,Vivian 笑說:「演戲本來就是要把自己往後放,最好完全消失。演員就是這樣,今天我在《人面魚》用自己的肉體演出另外一種女人的個性和價值觀,詮釋她的執念,演另外一個和我想法完全不一樣的女人,那我當然要非常投入才作得到。在決定演黃雅惠之前,我就已經對自己說好了,我不要看到徐若瑄的影子。但既然肉體還是我的,我就要在這方面特別用功,在肢體上做出徹底的改變。」

「在開拍前我去上身體表演課、一邊啟發自己身體的可能性,也找出平常少用到的肌肉、把它們喚醒。通常是閉著眼睛去訓練的,想像自己是一坨冰淇淋、或一灘水,去流動。」這過程,讓身形姿態徹底轉骨,「例如平常我們會先用自己習慣的方式去抖肩膀,但我要做的是用各種方式嘗試抖肩膀、把所有的肌肉都抖出來。」Vivian 一邊說著,就從正常抖肩變成了活屍抖肩姿態,一副下一步就會爆衝過來的樣子,著實嚇到坐在她面前的我。

用身體演戲,其實是很精密的表演學問,徐若瑄說:「以前唱歌學跳舞,身體只是學舞步而已。但身體表演課會提醒我們的大腦,自己其實還有很多可能性。」強調自己在演著魔的時候,就是啟動這些少用肌肉的時刻。徐若瑄盡了全力,就是要讓自己看起來不是徐若瑄,「包括吃魚吃完在地上爬要用什麼速度?站起來又要用什麼樣的肢體去走路?臉、頭、眼神、肩膀角度,各方面要做到什麼程度?我都要微調出不一樣的東西爬給導演看。」

每一場戲,徐若瑄都會和導演討論女主角當下著魔程度到哪裡了?然後她就微調出不一樣的姿態,每一種,都扎扎實實地爬上好幾次給導演看:「我爬出了十幾種不同的版本,每次爬完就會一起討論怎樣爬是好的?我在每一場戲,都重新決定我入魔的方式。」

不工作我的生命會枯萎,拍電影是我的救贖

拍電影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其實也不符合女神級明星的工作經濟效益,但徐若瑄有很多願意。

Vivian 說,「拍電影是我的平衡劑。就跟我結婚之後沒有辦法永遠就當家庭主婦一樣。我一開始跟我老公說,你不可以不讓我工作,因為不工作,我的生命會枯萎。我的成就感無法只來自於一件事,我的生命也無法一輩子只圍繞在一件事情,我的生命,要精采。」猶記得 Vivian 在《人面魚》世界首映會上甚至說過「反正我也不想再看到徐若瑄了」這樣的一句話,那似乎也是某種電影宣言。

Vivian 解釋:「因為我覺得如果大家想要看到像是廣告裡那個外表漂漂亮亮的明星徐若瑄,那大家去看廣告就好啦。然後歌手是讓我的內心透過音樂作我自己。但是我覺得演員就是應該沒有包袱,用不同的樣貌,體驗不同的狀態。」拍戲動輒整個月都要沉浸在某種生命情境裡頭,那是和拍 MV 的那種一日戀人、一日職人或者一日幕僚的角色扮演完全是不同的,是更深層的生命體驗,「說到底就是我想要活得彩色一點,所以我很忙,電影也要拍、小孩也要顧,音樂也要玩,人生很好玩,很忙的!」(同場加映:徐若瑄給自己與孩子的情書:「用善良的心去生活」

透過演繹不同角色、讓自己置身於某種不安定的狀態,這份表演工作慾望,也是讓徐若瑄不甘於只作為一個女明星,而要往女演員之路堅定前進的一大原因。Vivian 感性分享:「可能跟我的成長環境有關,我的不安定就是我的安定。我從小一直搬家,也一直想要賺錢買房給家人,所以就一直很怕沒有工作,只好一直很拼很努力。尤其,其實娛樂圈有時候不是你努力就可以一直待在那裡的,有時候就是會被淘汰。所以我們除了努力工作,還要一直創新,一直給觀眾新鮮感跟期待感,不然當觀眾對你沒有期待感的時候,不期待你出唱片或拍電影的時候,你就是差不多要被淘汰了。所以我要盡量把每一個工作機會做好。我習慣這樣了。我的不安定是讓我比較有安全感的狀態。」

習慣了不安定的狀態,徐若瑄這輩子似乎也愛上那樣的生活方式:「就算結婚生小孩之後,有小孩的生活是必需要規律早睡早起。為了小孩,這樣的規律我可以做。但我也必須找方式去滿足自己的冒險慾望,不安定跟冒險的慾望是我的基本心靈需求,這反而是讓我比較有安全感的狀態。」而這份基本需求,能從拍電影的經驗中獲得滿足,「所以拍完電影,OK,我覺得我得到救贖、覺得平衡了,獲得了滿滿的力量回家煮飯和整理家裡,相夫教子。但一直這樣也不行,所以我會趕快去想一些別的事來做,做完再回家過上一段規律早睡早起的生活。」

原來,演戲這件事,對已經拍了三十部電影的徐若瑄而言,不只是對於事業上具危機意識的渴望嘗試,更是對於自己生命狀態的平衡追求:「出來冒險的時候,像是拍戲,我得到可以三天三夜不睡覺的空間,很高興,很累,可是很爽。我要平衡。我一直這樣,也不行。一直那樣,也不行。所以要一直挑戰、一直冒險,然後獲得成就感,那是我快樂的來源之一。」透過演戲工作為主婦生活找出路,以及透過演戲去體驗另一種人生,都是 Vivian 很需要的。演員的幸福泉源來自於他們不用一輩子僅用一種身份去活著,也是一種體驗人生的實踐者。

我希望你看完電影,對徐若瑄改觀

Vivian 希望大家能在看完《人面魚》之後「對徐若瑄改觀」,更希望有導演「會因此覺得徐若瑄有可能可以演一些你本來以為她不能演的角色。徐若瑄其實沒有包袱,其實什麼都能做!」值得一提的事,Vivian 對於影音工作的興趣不只在於幕前,而是連幕後的部分也都興味盎然!

兩年前,徐若瑄當了馬來西亞電影《我來自紐約》的監製,如今她更為《人面魚》電影主題曲《不值得》自寫自唱自演自導(MV),看似工作能量強大,徐若瑄則解釋自己其實是在做中學,「我們的專業不要浪費掉,多學一點,以後傳承多一些。這首 MV 是由我和《人面魚》導演莊絢維一起導出來的,他指導跟教導我很多事情,我現在慢慢的比較有概念了。」

以徐若瑄在演藝圈的資深程度,更顯她對新導演賞識的可貴:「雖然一直想要自己的 MV 自己導,可是我有很多技術上的事情,我有想法,也有想要做到的樣子,但技術我完全不知道,比如說攝影機和燈光該用什麼?怎麼擺最好?所以我邀請 David(莊絢維導演),跟他說我要拍《人面魚》主題歌《不值得》的 MV,你願意跟我共導嗎?他馬上就回我:『OK 啊!I’ll make you proud!』我們要在有限的預算之內把一首 MV 拍掉,其實很困難。我們有一堆夢想,想這樣那樣,但都不行,所以只好走意識形態風格來完成這支 MV,例如說噴煙和燈光效果!也是可以成功完成。你看《一屍到底》不到一百萬台幣拍,也一樣可以很成功。創意是最要的。」徐若瑄愛影音創作的心,始終那麼年輕。

講到《人面魚》導演莊絢維,Vivian 透露:「我們已經在討論下一部戲可以做什麼、在徐若瑄身上還有什麼元素沒有被啟動過的?可以用一下的都來試。我不喜歡做那種別人會想得到的事情。」莊絢維導演曾說在 Vivian 身上發現了演喜劇的潛力,徐若瑄大笑:「其實跟我比較熟的人,都會這樣瞭解我。我也覺得我應該要拍喜劇。」

我腦中瞬間閃過幾個被周星馳星爺狠狠弄醜的女神級演員。但顯然 Vivian 想得更廣:「還有講閩南語啊、演女角頭啊⋯⋯檳榔西施也可以!我可以,都可以!我從小的成長環境,加上徐老爹的身教⋯⋯很在地的表演,我能演的蠻到位。也希望我的這些特點有機會發揮在電影的大銀幕上面。」

也是這幾天以來,追著徐若瑄的《人面魚:紅衣小女孩外傳》世界首映會映後交流、親眼見識到了來自上海的粉絲告白「祝 Vivian 一生都不缺勇氣,一生都擁有愛情」;更在金馬獎頒獎典禮當晚驚見金馬最佳劇情短片《吉祥》得獎者大鵬直接向徐若瑄索抱,才了解到 Vivian 對於整個華語圈的魅力與影響力。

其實女神真的並不是如此難以接近,只要是擁有滿滿想法、並也想要與徐若瑄合作的影音創作者,或許閉關寫個劇本、勇敢向女神敲門,就有機會願望成真。這不是很勵志嗎?在我們身上還有什麼元素沒有被啟動過的?像徐若瑄一樣,都來試試看吧。